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曙光》第一章:将军家吐胆倾心(一)
    《曙光》第一章:将军家吐胆倾心(一)
    • 作者:念人 更新时间:2018-02-11 12:25:3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32

    夜幕下的南江,那漫长的江畔路灯,犹如天上一条长长的彩虹,从大到小,从近到远,向东伸去。江岸边,一座座顶天立地的高楼大厦顶上,那五光十色的广告牌,不断地放射出五彩缤纷的异彩。

    这心醉魂迷的异彩,它吸引着无数醉生梦死的年轻人,去闯、去狂、去享受,去追求自己的梦。但是,在这令人迷魂失智的异彩底下,也有不少至今无梦的人,在痛苦中挣扎、磨难、哭泣……

       这是一个令人十分不安的夜晚。

    这天夜晚,岸上的海关钟楼,响了八点整,一声接一声,仿佛像教堂中的祷告钟,是那样安静、孤独,那样的凄凉、刺耳。但是,当你用一种冷静的心情去倾听时,偶然就会发现,钟声静中有动,孤独显坚强,凄凉含飞扬,刺耳予安慰,给人间带来一种沉着不屈,向上的力量。

    王学瑞遭潘沿美腐败集团追杀,他投入南江后,本想了结这一痛苦的人生,可是,上帝却不让其带着这样的委屈与痛苦,遗憾地离去,偏偏没有赐给他死去的权利。

    他跳入江中后,从三米深的江底慢慢浮上水面,与水搏斗了几分钟,在筋疲力尽、生命一旦时,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像其他投江的人一样,大嚷大叫、大喊救命,而是在身子渐渐失去平衡的时候,他没有叫没有喊,也没有多大的挣扎,只是想尽快地离开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这时,一艘军用小艇在江面飞过,在王学瑞身边停下来,一男一女把他救上船,然后,小艇迅速地往小岛方向奔飞去……

    原来,驻小岛基地一位姓杨的海军少将,今夜他带领全家三口人去拜会驻河西的一位某部政委家后,乘坐上基地小艇返归途中,突然,发现小艇前面有人在江中浮动,感觉到有险情,然而,险情就是命令,军人的责任感,立刻涌上心头,于是,杨将军马上命令小艇停下来救人。当小艇在急速的旋涡中停下时,将军夫妇立即伸出温暖而有力的手,费了九牛五虎之力,将淹淹一息的王学瑞拖上了艇,然后,护士出身的女儿杨梅梅,一边急促地为其做人工急救按摩,一边催促小艇加速前进,返归小岛驻地。

    小岛,地处广南市的东边,四面环江,是一座环境优雅美丽的小岛屿。七十年代末,海军部队驻防后,由于是军事禁区,几十年一直都没有游人登岛,这里成为一个十分神秘的小岛。

    小艇到达小岛后,杨将军把王学瑞用力背起来,从小艇中跨上了岸,他就急急地往小岛中的家跑去。

    一到家,杨将军把王学瑞放在客房中,杨太太直奔厨房为王学瑞煮姜汤,梅梅取来医疗工具,为王学瑞量体温、模脉搏,为他按摩。大约三十分钟后,王学瑞痛苦的吐出几口苦水,嘴中渐渐发出两下“呼呼”的微弱声音,终于苏醒过来。

    王学瑞静静的躺在床上,慢慢地睁开了那双紧闭的眼睛,呆呆地凝望着房间中那雪白的天花板,然后,他转过眼睛来望了望梅梅那张善良温柔的脸,接着他又转眼睛,注视放在床沿边杨将军帽子上,那一颗闪闪发亮的五角红星,痛苦的泪水渐渐从眼角中流到枕头上,对眼前这一切,王学瑞心里既感到陌生又觉得亲切,既感到恐惧又看到希望。他含着眼泪说出重获新生的第一句话:“请问,这......是哪里?”

    杨将军看到王学瑞说话了,喜出望外地向前跨上一步,握住他的双手,热情地回答:“这里是小岛,驻军营地,请放心。”

    这时,杨太太端上热烘烘的红枣汤,用十分亲切的口气对王学瑞说“孩子,喝一口姜汤,暖暖身体。”说着,她一口一口的给王学瑞喂吃。

    王学瑞看到这里的人,个个都长着一幅善良的面孔,说话又是那样和蔼可亲,像对待自已的孩子一样,于是,心中就逐渐地安定下来。

    杨太太一边喂吃,一边看着王学瑞那张消瘦又显得十分委屈痛苦的面孔,关心地说“孩子,你叫什么名字,遇上什么不幸的事情吗?为何要跳江自杀呢?”

    杨太太这么一说,立即勾起王学瑞那颗压在心底深处的痛苦之心,于是,他像一见如故,一下子就想把自已的不幸遭遇全部倾吐出来。可是,脑子一闪,他马上联想到,这几年来,地方的腐败也漫延到了军队,农家儿子花钱当兵寻出路,以及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包二奶等一系列腐败现象都普遍存在,而且有越燃越猛之势。想到此,他考虑到杨将军,在军队里是享有一定政治地位的人,在情况不了解之前,假如将自已的反腐情况泄出去,碰上腐败之徒,那不是雪上加霜。于是,他就把刚刚想说出去的话吞了下去,眼眶里充满着泪水,用困惑的眼光凝望着杨将军一家人。

    “有心事,你就大胆地说吧!我们都是在农村出生农村里长大的,四十多年的军旅生活,我们对地方,对军队里的情况是了解的,尤其是近几年来的腐败情况,更令人担扰。”杨将军语重心长地说。

    “孩子,你走到这一步,我知道你有苦水,如有苦水,你就吐出来吧!咱们老杨也是走过不少曲折的弯路,才有今天,请放心吧!”杨太太相濡以沫地说。

    杨将军夫妻所说的话,句句都打动着王学瑞的心头上。他看到,尽管潘沿美一伙人是那样的狠毒、阴险,但是,世间也有不少人,他们依靠自已的做人良心去生活,也有不少人对社会如此腐败而感到愤怒。不过,这种愤怒只能压在心头上,敢怒不敢言,如潘沿美这样一伙人,在大众面前明火执仗,竟没有人挺身而出阻止,尤其是政法部门,某些人却是见死不救,听之任之,无动于衷。社会已麻木到这样的程度,即使制订出成千上万条法律法规,没人去执行落实,又有何用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