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主编评诗 >>  新诗 >> 卜白的诗
    卜白的诗
    • 作者:卜白 更新时间:2018-05-02 09:51:3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456

    卜白:本名严希。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朗诵艺术学会理事。曾任安徽省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副巡视员,现任安徽省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


    写在醉与非醉之间



    在公交站台,我站成一个站牌
    候车人一拨拨去,一拨拨来
    谁也没有把我当作站牌

    我今天并没有喝醉
    只是很想当一回站牌
    谁像读站牌那样读我
    我的心,便会流出泪来



    我的脚下是砖是花?
    五颜六色好看极了

    这些花儿真够硬实
    谁来践踏都不凋零



    乒乓球拍上的橡胶麻钉
    怎么铺在了人行天桥上?

    我等夜行人
    可不是乒乓球



    你说我喝醉了,我说没有
    不然,我不会小心翼翼地
    走在这刻满杠杠的盲道上


    我今天只喝半瓶老酒
    窗户怎么斜了?
    树枝也在乱抖
    亲爱的,请你还是跟我走

    你为何翻来复去只有一句话
    “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六

    这是洗衣机吗
    怎么是在洗我?

    波轮旋转着水流
    水流旋转着我

    窒息的感觉刚刚过去
    身上的水分又被脱去

    梦中,一具干瘪的皮囊
    晾在微茫的曙色里


    ◆卜一赏评◆


        一首诗在面对自身“存在”的象征时,总要在语言的缝隙透出微微的光,沿着这缕光,寻找诗歌所要到达的悟境,整体的隐喻要求诗人在未知的诗句中预示某种潜在。诗人卜白在“醉”与“非醉”之间平衡着个体与诗作的“可见性”:强调自己没有醉,在人海和车流的喧嚣中,“只是很想当一回站牌/谁像读站牌那样读我/我的心,便会流出泪来”,面对冰冷的站牌,诗人情感的动荡源于对物事的感慨,在我与站牌的对视中,发见表象的礁石只是人生大海的虚幻,而那个读懂诗人的人,或许早已在“站牌”的提示下找到了归宿,或许在另一个“站牌”的指示下匆匆赶来。线性的醉与非线性的非醉,只有在“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时,才能道出苍凉的深处一个人正“走在这刻满杠杠的盲道上”。诗歌所要抵御的是这首诗不断变换的场景给予读者的暗示,神来之笔的“洗衣机”的出现,在诗的生成上构成了“事实的加速器”,“波轮旋转着水流/水流旋转着我”,醉否?醒否?这首诗如此自然地给出了答案!


    (注:收录在《东方作家》公众号chinadfzj并被主编点评的诗歌作品,择优收入《中国100家实力诗人作品赏析》一书,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发行。欢迎投稿,拿出您最好的力作吧!




  • 上一篇王有强的诗
  • 下一篇美丽的塘猛村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