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10-14 03:44:51 《东方文学》杂志(第39期)出刊
       [阅读全文]
    2018-10-10 09:26:52 强烈推荐:朱文——无负今天
    北岛当面问我,能不能为《今天》四十周年纪念专辑写点散文?我不能拒绝,但心里还是暗笑了一下。在我写作的九十年代,他正全世界忙着搬家呢,当然无从听说我的那个小笑话。刚辞职时我感觉良好,一时还分不清没有牵挂和一无所有。朋友劝我为报纸副刊写点散文,说那样可以挣点快钱,...   [阅读全文]
    2019-12-05 09:11:27 郑永涛: 村庄里岁月的痕迹
    在我故乡的古老的村庄里,到处都有着岁月的痕迹……走在村庄里,常常可以看到古旧的老屋和围墙。土打的墙壁被岁月剥蚀得斑斑驳驳,无声地脱落了许多的松土,显露出腐朽的麦秸,使墙壁显得更加地脆弱。小虫子们在松软的墙上打着洞,享受着岁月的成果。老屋和围墙安详地矗立着,坦然...   [阅读全文]
    2019-12-05 09:09:58 黄宏宣:弹弓上的少年
    2017年的暑假,我正好50岁。时间过的好快,当初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如今,我也年过半百了。小时候,我的动手能力天生就特别强,只要见到什么新鲜玩意儿,就忍不住去捣鼓捣鼓,我拆过手电筒和收音机、扒过自行车轮胎、偷开过手扶拖拉机、捣过邻居家烟囱和煤炉……说到我们小时...   [阅读全文]
    2019-12-04 08:50:25 念人:男人,没有眼泪
    在故乡,尽管已是深秋的岁月,可是,依然是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当我踏上故乡的土地时,第一个碰上的熟人正是老朋友黄冰。多年不见,他已跨入了深秋。当年那黑得发光的头发,如今看上去,己是满头白发,脸额上添上了无数的皱纹。但是,当仔细一看,尽管人已跨入深秋岁月,但是,他...   [阅读全文]
    2019-12-04 08:43:52 史红霞:思雪魂
    我第一次看到白玫瑰,就着了迷。那浓郁的香味,那娇嫩的白色,点点花蕊,片片翠叶。于是我爱上了白色!我的东西都要白色的:白色的衣服、白色的包包、白色的轿车、白色的家具。爸爸说白色对女孩子太素淡了,妈妈却说白色更纯静!于是,我更爱白色!由于我特爱白色,我也爱雪。我感...   [阅读全文]
    2019-12-03 08:38:30 解永光:宋守宏水彩拾遗
    宋守宏水彩画家,水彩作品出版许多,民间传流也广;拾遗是说对先生的水彩画作品“补录缺漏”,如《史记·太史公自序》说的:“略以拾遗补蓺(藝)”,期能让青岛山东的水彩画艺术更加发扬光大,更多精彩亮丽。宋先生的水彩作品各级美展参展很多,这里拾遗,是指这些作品是家庭亲属...   [阅读全文]
    2019-12-03 08:29:45 侯国一:最是月夜思乡情
    每当谈及故乡的人和事,言及故乡的山和水,我的心海顿觉翻腾了起来,思绪四处飞扬起来。口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心有千般情感,却不知如何挥发。因为,故乡对我而言真的太重要了。重要到,你去尊重,你去珍惜。生怕,表达故乡表达的不系统或者不详实,而心生亏欠,亦或心...   [阅读全文]
    2019-12-03 08:22:28 黄宏宣:老舅的幸福时代
    几日前,突然接到小舅妈的电话,说我的老舅生病了,正在县医院接受治疗。舅妈说,他非常想我,希望我能够抽出时间回家看他一次。我的舅舅很多,亲舅和堂舅加起来有好几十个,老舅是我的堂舅,我俩同年同月出生,他还比我小半个月,和我一样,都是家里最受宠爱的老巴子。小时候,我...   [阅读全文]
    2019-12-02 01:04:52 荆爱民:我是否打搅了一只喜鹊的安静
    走在泾河岸边,寒风从背后吹来,一阵紧似一阵,只能加快步伐,片刻也不敢停留。泾河边除过松树、柏树外,其他树木都脱掉了树叶,枝节末梢精减到了极限,树木不再如春天那样生机勃勃,也不似夏天那样张扬,细胞似乎都停止了运行,减少了频率,减轻了幅度。柳树枝条柔软地向主杆倾斜...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