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0-10 09:26:52 强烈推荐:朱文——无负今天
    北岛当面问我,能不能为《今天》四十周年纪念专辑写点散文?我不能拒绝,但心里还是暗笑了一下。在我写作的九十年代,他正全世界忙着搬家呢,当然无从听说我的那个小笑话。刚辞职时我感觉良好,一时还分不清没有牵挂和一无所有。朋友劝我为报纸副刊写点散文,说那样可以挣点快钱,...   [阅读全文]
    2019-08-16 11:59:08 傅菲:候鸟是大地上的另一种节气
    无边的青色草浪,在风中起伏。草是竹节草和黑麦草,簇拥着翻卷。晌午后的微雨,也是青黛色。我站在草浪中间远眺,不远的地平线下,是茫茫的湖水,和追逐风筝的人。远处的岛屿,像隐现在烟雨之中的帆船。这里是初夏的香油洲——鄱阳湖最大的草洲,有近200平方公里。再过两个月,这...   [阅读全文]
    2019-08-15 09:46:05 王克楠:河流边的生活
    1这些年总是做关于海的梦,蓝色的海,蓝色的船,风浪飞扬,巨大的海岛,鲸鱼,还有小小的城堡。外婆说,楠子,你见到了城堡,不要进去,一旦进去,就死了。醒来依然迷蒙,不知是死了人,还是死了海。终于记起来了,是塞北的青城,呼和浩特,离那口冒着热气的泉眼的不远处的大昭寺...   [阅读全文]
    2019-08-15 09:42:12 周凌颖:那年,那月,那爱
    前日陪父亲去染发,发现他的白发又多了,原本密实的头发愈加稀疏,看着理发师几分钟就打理完毕,我有些怅然。时常感叹自己老了,偏偏没想父亲也在老去,老得让我猝不及防,甚至不敢想他已年近七十。父亲年轻时是十足的帅哥,一米七六的个头,浓眉大眼,棱角分明,尤其书生气满满,...   [阅读全文]
    2019-08-14 10:17:18 李正君:秋声
    等父亲下楼梯时,我看到了蟋蟀笼子。麦秆编的,最简单的样式,用麻绳串起来挂在饭店墙上。曾经认为笼子是我们为蟋蟀安的家,但它现在是空的。也像此刻的老家,我把它扔在田野里,屋顶没有炊烟,窗户里没有灯光,满面灰尘,所有的房间都装满了夜色。季节在城市里还是不动声色。树木...   [阅读全文]
    2019-08-13 01:08:52 杨云:一只蝉的恋歌
    轩窗外,风摆树摇,耳畔,蝉鸣成阵,是一浪高过一浪的高亢奔涌。轻倚静谧的楼台,任思绪随风飘远,慢慢羽化成深情呼唤的一只蝉。流金的季节,拉开阳光倾城的绚烂,向着璀璨的光明,向着清鲜的空气,我,一只蝉,蜕落了满身的尘埃,洗净了沉重的忧郁,着一袭透明美丽的薄翼轻纱,拥...   [阅读全文]
    2019-08-12 09:16:27 逯玉克:无处吊田横
    古来征战几人还?何处黄土不埋人?风云激荡的乱世,志在四方呼啸沙场的英雄是不会也不屑考虑命丧何处的。但田横想不到的是,他的一腔鲜血没有洒在他征战多年的齐地,却浸染在洛都在望的郊野。田横倒下的那个地方,从此有了个流传至今的名字:赫田寨。赫田寨,田横埋骨之地也,有齐...   [阅读全文]
    2019-08-12 09:12:46 徐三保:俗世的修行者
    伯父是盲人,中等个子,微微发福,脑袋大,耳朵坠子肥厚。伯父掐指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尊弥勒佛。第一次来的人,对简陋土墙瓦房内的干净和清爽,啧啧称赞。伯父将物件收拾得妥妥当当。出门敲打的竹棍,按序贴靠在堂屋的墙角。草绳成捆盘好、码在鸡笼顶边,编好的草鞋一排排挂在堂屋...   [阅读全文]
    2019-08-09 10:18:50 周静华:名花倾国两相欢——漫话丁玲
    一冯雪峰的出现,彻底击碎了沈从文的“三人行”大梦。姑妄言之,姑且听之。如果没有冯雪峰的突然插入,沈从文有可能会实现他和丁玲与胡也频之间的三人行美梦。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想而已。但你实现不了的,别人不一定实现不了。你做不到的,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冯雪峰就实现了他...   [阅读全文]
    2019-08-09 10:16:10 郑永涛:农家饮酒图
    我的故乡冀南平原,是华北平原的一部分。我的童年时期处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农村远远没有现在富裕,生活节奏也没有现在这般快,青壮年男人们也大都没有外出打工。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我的童年,便在这宁静的乡间度过,在一个名叫郑村的小村里度...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