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1-04 10:17:46 段炼:残存的苏州河古道
    位于普陀区长征镇西南端的建德花园紧挨着苏州河,与长宁区新泾镇隔河相望。随着苏州河的整治,鱼跃江边,鸟栖林间,建德花园附近苏州河段现已建成一片美丽的滨河绿地。在这里健身和游玩的人们,谁又能想到就在滨河绿地的北端尽头,还有一条残存的吴淞江古道。这条河道位于香樟路以...   [阅读全文]
    2019-01-03 09:14:24 尹学芸:升沉不改故人情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谁像我把一个梦做得那样长久,对,我的梦就是作家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做,那时候写日记,三行倒有四个字不会写,全部用汉语拼音代替。老师让我念报纸,我堂而皇之地把孔圣人念成孔怪人。为什么会有作家梦呢?还真说不上来。爷爷经常说,穷达尽为身外事,升沉...   [阅读全文]
    2019-01-02 08:53:28 余明然:故乡恍然是异乡
    站在街头望故乡,故乡恍然是异乡。水云深处湖天阔,难诉相思任笔狂。我曾经在网络与现实中,都碰到这样一件令我十分难堪的事:常常有文友在微信和QQ上,拟或是在与我直面交流时,冷不丁地这样来问我,他们说,明然先生,我们读了你很多的文字,总觉得你在内心里对故土一往情深,似...   [阅读全文]
    2018-12-29 11:23:23 王谨:多面西湖
    记不清多少次来过西湖了,仅记得印象深刻的几次。记得第一次来西湖,我还只不过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我和另一个同学结伴于寒假来到杭州,住进火车站旁一家客舍。在萧瑟的寒风中,我们步行来到西湖边,湖上已经结冰,看不到荡漾的碧波。走上把湖面分为西小东大两部分的苏堤,六座...   [阅读全文]
    2018-12-28 08:16:01 黄金屏:菱歌
    “菱花阵阵香吔——采菱送情郎哟——”这菱歌在水面婉转,在空中悠扬。但是,这唱歌的采菱姑娘可能并没有情郎,不信你听,周围的采菱大嫂们也在跟她一起歌唱,或许,她们在为菱而歌,为美而唱。端午过后,洪湖的浅水区就会有菱花的清香飘起,那朵朵细小的白花,是从密集的菱叶间突...   [阅读全文]
    2018-12-27 09:30:21 黄爱华:乡雪
    乡村的雪,是怎么下的?说不清,只晓得村人都叫它“强盗雪”,这样的雪,大都是后半夜,悄无声息地落,防守严密,风彻不透。即便有晚归人,撞上了下雪,也无法预知它的效果,只嘟哝一声,下雪了,然后拍拍落雪,上床睡觉。待第二天早上起床,一开门,四野茫茫,雪白一片,一声惊呼...   [阅读全文]
    2018-12-27 09:29:09 王发宾:四十年前的烤羊肉串
    40年了,一谈起新疆就想起在伊犁领着孩子吃烤羊肉串的那段记忆,甜甜的很幸福。那是1978年秋,妻子带着三岁的儿子去部队探亲,我从天山独库公路的玉希莫勒盖冰达坂下山,去那拉提接她们母子,接上后在团部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团里通知我:“明天带上家属去乌苏(师部所在地)工...   [阅读全文]
    2018-12-26 08:29:40 程树榛:“红岸”的变迁
    “红岸”的变迁</h2>□程树榛位于黑龙江省北满草原上的富拉尔基,原是一个达斡尔族渔村(汉语“红色之岸”的意思,简称“红岸”)。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荒烟遍地,野草丛生,狍子和野狼打架,兔子和狐狸赛跑,一派荒凉的地方。白天沥沥片片的沼泽,映着微弱的阳光,夜晚点点星火...   [阅读全文]
    2018-12-25 10:35:55 肖义成:听雨
    听雨隔着窗,飘飘洒洒,满眼的精灵舞动,满耳的音符萦绕。最享受这样美妙的时刻。春也好、夏也好、秋也好、冬也好,只要是下雨,就值得泡上一杯茶,端坐在桌前,静静地享受这样静好的时光。我想过很多次,我为什么会如此地喜欢雨。它是从古代悄悄的延续过来的么?是的。它是灵动洒...   [阅读全文]
    2018-12-24 09:35:52 张曰凯:在泉城的日子
    其实,我在泉城济南的日子不算长,不过4年。可是,它是我走向生活,初识社会的地方,于我情深意笃。那里的市井世态,风物人情,湖光山色,早已深深地印在心里了。我是在鲁西北黄土地里长大的。一个土里土气的少年,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袱,初次来到大城市里,眼花缭乱,什么都...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