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0-09-03 08:28:04 欧阳杏蓬:面死而生
    第一次生病,他根本没有想到死。他觉得身体的毛病主要在肛门,拉不出,又胀。每天都要上十几次茅厕,反反复复,有时拉稀,零零星星。有时候吃点儿盐酸小檗碱片又管点儿用,但只是管一小会儿,又开始反反复复跑茅厕,人也受不了这反反复复的折腾,日渐消瘦。他听了我娘的话,去县医...   [阅读全文]
    2020-09-01 01:34:10 王继怀:人生如点灯
    父亲指着煤油灯对我们兄妹说,其实做人跟点煤油灯就是一个道理,只要煤油不尽,灯光就不会熄灭,做人也是这样居住在繁华的都市,每当白昼已尽,城市里华灯璀璨,凭窗遥望浩瀚银河里闪烁不定的星辰,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儿时乡下的老家,想起老家散发着桐油清香味的木板房,想起木...   [阅读全文]
    2020-08-31 08:47:41 潘复生:在自己家里旅游
    从来也没有这样“宅家”,居然一个月闭门不出,在不到70平方米的空间进行漫长的旅游。要不是这场特殊的“战疫”,谁愿意如此冬眠式的木然猫于家中,无所事是,心急火燎。而如今,是在抗击“新冠肺炎”,宅于家中,就是隔离,减少人员流动聚集,切断病毒传染途径,卫己利人,不给社...   [阅读全文]
    2020-08-28 09:08:10 周艳丽:身体里的谷子
    谷子长在村庄的坡地上,可它却像我的影子,不管走到哪里,它都在我的身后站着,站在我身后的谷子有时离我很近,近到我恍惚自己的身体里也有一株谷子。这株谷子也像村头守望的一双眼睛,时刻牵着我的脚步,我的双脚不论向哪里迈进,都走不出它的视线,它的身影守在村口,根扎在村外...   [阅读全文]
    2020-08-28 09:04:39 阳关是一座山
    其实,比阳关更远的地方都去过,但在心底,长久以来阳关仍是一个远方的梦,是精神故乡的一个坎儿。只因为王维的那首《渭城曲》,那句“西出阳关无故人”。阳关处于河西走廊的西尽头,阳关以西是更加辽远荒凉的戈壁。唐代似乎是一个崇尚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时代,能够历经万里跋涉...   [阅读全文]
    2020-08-26 09:34:37 李文浩:齐鲁墨韵
    十一月的齐鲁,秋意将尽,略显萧瑟,却并不枯槁,更有一股高远磅礴的大气含蕴其中,仿佛寥廓天地间有谁以奇峰为笔,以河川为墨,以湖泊为砚,以大地为纸,书写出一个大大的“秋”字。而随着寻访的渐行渐远,这种意象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若说江南如画,那么,齐鲁便是字了—...   [阅读全文]
    2020-08-26 09:33:09 王丽娜:七夕,我们不只说爱情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又到七夕,又到婉约浪漫时,中国的传统节日,像七夕这样充满爱情色彩的节日,实在是少之又少。牛郎与织女的故事,也被演绎成诗歌、小说、戏曲等,在星桥鹊驾中弥漫着暗香。也许因为爱情是世间永恒的主题,所以七夕在历代演变中关于爱情的功能被无限放...   [阅读全文]
    2020-08-24 08:06:24 禾源:流淌在时光里的土地
    时光的长河,一刻一波,一日一浪,奔腾不息,从昨天流来,流向明天。我的记忆随波逐流,几十年来,即使死了千百遍,但只要抱上一抷土,如同草木,生命会在一场雨中复苏。我的村子安营扎寨在一块小洋田边的山丘上,便得了一个很本性的名字——洋头寨。这样的村子,对土地真不敏感,...   [阅读全文]
    2020-08-19 09:41:44 寒梅:村庄日月
    到我上学的年纪,村里已有百十来户人家。可要是放在八百里大平原上,它就是一个小小的点。平原上的村庄,不依山,不傍湖,身姿坦露,相貌平淡,起个名字也土气得很。习惯了和泥土打交道的乡人,按着时令节气,提耧播种,调配水分肥料,日日鸡零狗碎。一季一季的庄稼破土,发芽,成...   [阅读全文]
    2020-08-19 09:37:52 临水而居的旧时光
    小时候,我家屋前一个池塘,屋后一个池塘,童年少年的悠悠时光似乎都是波光粼粼的,屋后的半亩池塘水很是清澈,有源头活水,是我家和几户邻人的饮用用水,这池塘成了大家日常洗漱,洗涤的公用洁具。夏天,一早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搭上毛巾,带上牙膏牙刷,然后蹲在塘边的粗木珠...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