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4-16 08:05:41 曹森:回家
    说好了要回家为父亲上坟,但什么也没准备,妻只在我的兜里装了一沓那边的纸钱:“喜欢用什么,到地再买吧。”端坐在大妹的炕上,屋外的天清亮高远。大妹为我填了一把硬柴煨炕,说天凉了,你睡惯床的身子坐在这里不能吸着了。又一笑:“一会你就觉着了,比你家电褥子怎样?”炕暖了...   [阅读全文]
    2019-04-16 08:01:56 曹森:母亲是山地的一株垂柳
    垂柳是城市的风景,母亲却长在山地。垂柳是简洁而明快的,母亲也是。尽管岁月的风霜消蚀着母亲原本姿丽的容颜。母亲随父亲迁徙了许多个地方,最后定居在矿区,谢世于还算体面的自家院落。最终,安息在高高的山地。塞外的晚秋,百草枯黄,唯有垂柳青幽幽地绿着.她没有可食的果实,但千手千...   [阅读全文]
    2019-04-15 09:02:41 文德芳:土里的父亲
    我和母亲站在院外东侧的老桃树下,身后,竹林掩映着鱼鳞般的黛色瓦檐,青石板铺就的院落里,苔藓幽蓝幽绿。眼前,老桃树新绿的叶片间,已经能看到翡翠色毛茸茸的小桃了,老桃树的西侧,玫瑰花已经铺开长长的枝条,花儿在叶间绽放。父亲从桃树下的小径慢慢走来,我立即上前两步说:...   [阅读全文]
    2019-04-12 12:16:22 陶应芬:父亲的马垛子
    我家老房子的一个空房间里,还放着30年前父亲用的一副老旧、破烂的马垛子。马垛子是外公用竹林里最好的青竹篾编的,父亲一直舍不得扔掉。1988年,我出生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岗乌镇上的一个小村庄里,用父亲以墨水瓶改造的煤油灯照明,生火做饭全靠煤。我出生后,家里经济负担增...   [阅读全文]
    2019-04-11 08:46:50 所有的植物都是一盏灯,而香味就是他的光
    所有的植物都是一盏灯,而香味就是他的光。——雨果树啊树,亲爱的树,让我看看你的小嫩芽!春天来时,一切都象刚睡醒的模样。树木在发芽,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小嫩芽都是长在树枝的顶端,长在树的最外边。远远的望去,一棵树就象被一片嫩绿色的薄薄的烟雾覆盖着。因为...   [阅读全文]
    2019-04-11 08:44:39 陈艳敏:一片心安之地
    紫竹院是我爱的园子。十年的缱绻,风霜雨雪,四季轮回,草木荣枯,已使我对这个园子熟悉无比,并于熟悉中滋生了一份独特的情感。这不只是一个园子。正如史铁生的地坛不仅仅是地坛。生命已经由此牵连出了太多的情怀与情愫、感喟与感叹。漫步于此,融入其间,与自然万物作着能量、信...   [阅读全文]
    2019-04-10 08:31:24 温洁:最好的时光
    走出大千印象城的电影院,我一直在回味电影中的一句句经典台词,还有电影陪伴我度过的这一段最好的时光。《老师·好》这部电影从这句台词开始:“人生就是一次次幸福的相聚,夹杂着一次次伤感的别离。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了你们,而是遇见了你们我才有了这段最好的时光。”这部...   [阅读全文]
    2019-04-09 08:41:27 金小林:父母在
    母亲绑着一片湛青色过膝拦腰布,在老屋的锅灶头前烧猪食。隔溪对岸,父亲在路边的水泥空地上打豆子。窄窄的河床下,溪水如练,淙淙有声。一只肚白背灰的鹅,正高高举着脖子,探头探脑地率几只鸭在浅滩上摇臀摆尾。仲秋的午后,散落村庄周沿的梯田一片灿黄,微风拂面而过,裹挟着阵...   [阅读全文]
    2019-04-08 08:44:19 叶浅韵:鲁迅先生的温柔
    近距离地与先生对视,已经10天了。这是先生留于人世的能量场,我有幸被吸纳。一出房间门,我就看见先生的像,悬于空中的先生有些虚幻。在这个以先生名字命名的文学院里,被各种大师拓宽的维度与自我的渺小像一对经典的矛盾。对立统一,又不断向前发展。先生的目光里,有威严和神圣...   [阅读全文]
    2019-04-04 09:44:46 李洱:熟悉的陌生人
    艾柯的一个比喻是我喜欢的:文学是个野餐会,作者带去符号,读者带去意义。作者从隧道中爬出的那一刻,他要捂住双眼,以免被阳光刺瞎。他从黑暗中伸出手,渴望那些智慧读者牵着他,把他带到野餐会。从这里或许可以看出文学的巨大变化。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看到这一描述,是否...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