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8-08 09:36:29 朱明东:土豆花开
    在我眼里,大兴安岭上,最温暖的花儿,便是带着泥土芳香的土豆花儿。初到林区,家安在县城外一个叫塔南的小镇。暑假里,父亲在离家五里多的草垫子上,一锹一镐硬是开垦出两亩多地。到了第二年,当土豆花儿在这片新地盛开时,父亲脸上溢出少有的笑。大兴安岭林稠草密,土质有机养分...   [阅读全文]
    2019-08-08 09:34:02 孟小书:筒子河边儿的最后一晚
    这是老what酒吧最后一天营业,我们坐在门口喝酒。今晚没有乐队演出,很多老顾客和老板的朋友前来“道别”。这个livehouse酒吧开了十多年,很多现在成名的乐队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这里也蕴藏了很多人的记忆和过往。这其中,就包括了我和张明的。酒吧对面就是一所重点中学。张明说...   [阅读全文]
    2019-08-06 10:02:15 祁云枝:叶子的表情
    叶子的表情祁云枝1翠色的庄稼、树叶、草叶,铺满了田野,也笼满我整个童年。或大或小、或肥或瘦的叶子,有着工笔画一样的外形,充盈着深深浅浅的绿,心思缜密的脉络,递送出好闻的香。是叶子,让我物质贫朴的童年,在长长的记忆里,闪烁出富裕的色泽。叶子的模样,曾经激励了我的...   [阅读全文]
    2019-08-06 09:57:25 贾哲慧:老田
    小县城玉峰山半坡有一间意林书屋,估摸着县城一中的学生都知道这个地方,每次去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书屋老板是我的高中同学,老田,我们都这么叫,从上学的时候起叫到现在。我与老田上学那会儿同在学校文学社做文学发烧友,并不记得他写过东西,他的字写得规整,...   [阅读全文]
    2019-08-05 08:24:48 孙梦秋:在黑暗的时间里平静
    有谁体验过在黑暗中,静听风吹鸟啼的空寂和大静呢?我就有幸体验过一回。那是去年清明节刚过的时候,我想陪母亲多住几天,就在村子里待了下来。村子是一个百十人口的小山村,城镇化的步伐大踏步挺进,传统的农耕文明和恬静的田园牧歌,早被冲击得风飘絮飞。空心化的小村,白天仅有...   [阅读全文]
    2019-08-05 08:19:11 黄宏宣:柿子秋
    2016年国庆节,我和几位好友去南京高淳考察双女坟,途中,兴趣盎然的省作协陈春生老师无意间竟一下子看到了漫山遍野的野柿子,马上兴奋起来,他慌忙丢下我们,不顾衣着,沿着泥泞的草路一直冲向山涧,继而猴子般的爬上树枝,双手举着柿子,他居然像孩子似的高叫,“柿子,秋天!柿...   [阅读全文]
    2019-08-05 08:14:46 李庆伟:捕蝉
    蝉鸣是夏天的标志!在烧烤模式、桑拿天气里,午后一场雷阵雨,气温骤降了许多。晚饭后散步时,林荫道两旁树枝上无数的知了一起一伏地一阵阵鼓噪,让我想起了儿时捕蝉的趣事儿。社员们都到田野里干活去了,村子里静悄悄的,孩子们都在村东头的幼儿班院子里由老师带着玩“老鹰捉小鸡...   [阅读全文]
    2019-08-02 11:53:32 黎采:恋一只蝶
    我很确定,我被一只蝴蝶勾了魂。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这只蝴蝶将从此飞舞在我的心里梦里。三年前,盛夏的一天。雨后,初晴。我乘坐一艘游船漂荡在清江之上。我正在向一只蝴蝶靠近。说不清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只蝴蝶在召唤我,召唤我走近她。尽管这只蝴蝶一动不动,不...   [阅读全文]
    2019-08-01 09:44:47 姜秀波:季刀的月亮
    在很多苗族人心中,都有一支芦笙,或者一面铜鼓,或者一首古歌……一百多年前,芦笙还在,古歌还在,铜鼓却从这个苗寨神秘地销声匿迹了。历史上的某一天,季刀苗寨的寨老们神情肃穆,或者说有些惶恐地把铜鼓埋进土里后,便立下“规矩”:子孙后代,不得再敲铜鼓!敬畏上苍?敬畏神...   [阅读全文]
    2019-08-01 09:30:33 周静华:攀枝附叶空中狂——漫话丁玲
    一1925年,丁玲和胡也频同居了。日子不多,二人就把住所搬到了香山。毕竟是新婚燕尔,那段时间对两个年轻人来说,生活是非常甜蜜的。偏巧,沈从文则经梁启超和北京大学教授林宰平的介绍,到香山慈幼院图书馆当办事员。于是,这三个人,在1925年的秋天认识了。三个年轻人很快就成了...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