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1-17 10:02:23 许锋:禾雀花下
    幼时觉得,世上最不安分的便是麻雀了。冬天大雪纷飞时,麻雀竟会穿行觅食,颇有“风雪夜归人”的情致。清晨,雪一旦顿住,万籁俱寂,你听到的第一声响应是雀儿的叫。轻轻地掀开窗帘角儿,顺着门缝儿向院里窥视,三三两两的雀儿正焦急地觅着米粒儿。孩子们若有善心,定会悄悄偷一把...   [阅读全文]
    2019-01-16 09:30:30 宗利华:魅力之脸
    我长久地站在那一幅幅放大了的脸孔前。那是一张张老人的面孔。好一段时间,我感觉语言苍白无力。曾有幅油画也感动过我,我相信许多人也曾被它感动过。那幅画的名字叫做《父亲》,是画家罗中立的作品。有评论家曾给予其宏大的定位,称那是“中国社会和历史文化的一面镜子”。那张饱...   [阅读全文]
    2019-01-16 09:28:26 刀尔登:包公满身正气,为何没有朋友
    史记里记包拯平生不写私人信件,没什么朋友,与亲戚也不往来。他流传下来的文字,只有早年的一首短诗和晚年的一篇家训,其余全是奏议。包公的人格很了不起,是刚严的典范,政治上所有言行皆出公心,私德也修饰得一无破绽,里里外外立于不败之地。但从常识可知,人是不可能这样完美...   [阅读全文]
    2019-01-15 09:22:47 蒋建伟:鱼原来认识我
    从小到大,鱼好像都认识我似的,爱吃钩,爱逃,逃得轰轰烈烈,一条也不剩。更可气的是后来,有些鱼竟然吃得理直气壮起来,反复吃鱼饵,反复逃跑,每次都假模假样挣扎,再一脸坏笑着跟我说“拜拜”。唉,窝囊!这年夏天,我自感钓历颇丰,再说鱼已换了七八代,没有几条认识我了,就...   [阅读全文]
    2019-01-15 09:09:02 解永光:岸柳冬绿
    上午看见天水街西侧人行道可以通行了,走步就从这边走过,走到南边桥上拐进长兴湿地公园。进了公园,在河滩上水泥通道上坐休说话,看岸边柳树树景。两棵大柳树是眼前景的重点,南边一棵总体还绿,绿叶尚存,枝干在树叶荫里黑黑的支撑着;北边一棵向南的柳条柳叶显出黄亮颜色多些,...   [阅读全文]
    2019-01-14 02:25:33 丁利:雪落向海
    1一落雪,吉林西部的向海就安静了。弯弯曲曲的霍林河宛如一条银色的巨龙,卷曲在中国向海大地上,它的呼吸就是笼罩向海的一株株黄榆雾凇;向海东湖、西湖铺展厚厚的雪花连体棉被,大网捕上来的万千鱼儿,伴着水花、冰花、雪花涌出冰眼,鲜活的生命在冰上舞蹈,一条条躺在雪棉被上...   [阅读全文]
    2019-01-11 01:57:52 郑润良:荒寒而温暖的记录
    我和丽君是同辈,在鲁院期间,知道她除了评论写作之外,主要以散文创作为主。虽然因为学习时间短,接触不多,但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说集《疼痛的书桌》开篇《退学记》让我感受到了西海固作家共有的、面对贫瘠生存环境而生的文字背后的荒寒与坚硬。因为我无法轻易将印象中脸上...   [阅读全文]
    2019-01-10 09:50:19 王旺山:柿子红了
    富平的柿子红了。秋天的渭北高原,是被遍野的柿子染红的。穿行在富平乡间的任何一条路上,或远或近,都能看见星辰般点缀在枝叶间火红的柿子。不说那成片连畔的柿子林,就是清瘦的原野上乍现的一棵孤立如伞的柿子树,在深秋的渭北也能成为一个吸引我的风景。在2483年前,富平县叫频...   [阅读全文]
    2019-01-09 08:32:43 汪业成:我的祖父祖母
    我其实也没有见过祖父祖母,祖父祖母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离世了,祖父生于1896年,祖母比祖父小一岁。小时候的清明冬至经常跟着父亲一起去上坟,在那一片错落有致的祖坟当中有五座坟茔是要烧纸钱的,其中有一座坟要分别放上两堆火纸烧,每每这个时候父亲也不多说话,只告诉我说...   [阅读全文]
    2019-01-08 08:52:24 黄志超:邂逅可园
    要不是第一次来东莞采风,我是不会邂逅可园的。我要惊叹可园的雅致了。可园面积不大,但建筑精美、奇伟,它把住宅﹑庭院﹑花圃﹑书斋等元素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亭台楼阁﹑山水桥榭﹑厅堂轩院一应俱全。我遇上一座休闲游憩的“城市绿洲”了。漫步在迷人的可园,是十分让人向往的。这...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