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06-28 02:33:21 孔戈碧:写下就是永恒 ——读《惶然录》
    “有时候,我认为我永远不会离开道拉多雷斯大街了。一旦写下这句话。它对于我来说,就如同永恒的谶言。”读到开头这句话的时候,我完全被震撼住了,我无法描述出那一刻心中的感受。因为佩索阿写下了永恒。费尔南多·佩索阿1888年6月生于葡萄牙里斯本,父亲在他不满6岁时病逝,从19...   [阅读全文]
    2018-06-27 08:39:16 王剑冰:官渡怀古
    槐树冈上的槐花刚刚开过,四野的楝树就以淡紫的馥郁摇醒朝露。再过一天就是小满,小满一到,地里就一天天变样。乡里人会说,没听布谷在叫“快黄快熟”吗?布谷鸟一叫,官渡最好的时光就来了。真的是大平原,风一吹就吹到天边。除了树木和庄稼,没有什么遮挡和起伏。难怪这里有一场...   [阅读全文]
    2018-06-27 08:34:59 杨军民:回家的路
    车子如一叶扁舟轻快行驶在宽展的京藏高速上,耳边气流流水般往后涌。车里静悄悄的,我以为老父亲睡着了,通过后视镜一瞟,他正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兴趣盎然的样子,似在看一折子秦腔戏。父亲刚出院不久,劝他躺在后排休息,他却答非所问地说:“变化多大呀,多好,跑起来跟飞似的!...   [阅读全文]
    2018-06-26 09:29:41 陈离:为什么写
    许多朋友问:“为什么突然就写起了诗?”是有些突然。除了初恋时写下的三五首献给女友的情诗(如果那也能叫做诗的话),从未写过诗的我,2017年年初却突然写起了诗,而且真的有点“一发而不可收”,整整一年的时间,主要的心思都在写诗上了。写得真是太多了,也发表了不少,还得到...   [阅读全文]
    2018-06-25 09:19:16 路明:菠萝的每个疙瘩都曾是一朵花
    星野喜欢的是,蓝莓,香瓜,切成小块的菠萝,去刺的鱼肉,变形金刚,印着恐龙的T恤衫,带方向盘的小推车,摩天轮,漂亮小姐姐,汽车博物馆,坐在小马桶上一边嗯嗯一边看电视,抓紧爸爸妈妈的手,一二三,让自己高高地飞起来。星野不喜欢的是,洗头,打针,去幼儿园,煮鸡蛋,炒芹...   [阅读全文]
    2018-06-25 09:08:29 李青唐:宋代落第诗中的文人心态
    在宋代,科举考试是文人们光宗耀祖、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而当科举落第,诗人们只能借助诗歌来表达痛苦,由此形成了独具时代特色的一类诗——落第诗。从这类诗中,我们能感受到不同诗人们对待落第的不同心境,或绝望至极,或愤世嫉俗,抑或是乐观进取、迎难而上。这也给宋代以“议...   [阅读全文]
    2018-06-22 08:29:09 爱松:南糯山的声音
    钟楼黄昏再一次落下。南糯山巨大的影子,正试图伸进即将到来的黑夜里,只有偏居山上庭院一隅,用红砖砌成的高大钟楼,在竹林和树木的依衬下,再次被涂上了一层流动的金质光芒。一口黑褐色的精铸大钟,悬挂在钟楼顶部,只有进入钟楼,把头扬高,才可能看清这口70厘米高的镏金大钟的...   [阅读全文]
    2018-06-21 02:00:25 史飞翔:有时,伤害也是一种爱
    父亲是个农民。他原本是可以上大学的,但因为“文革”错过了。身为农民的父亲,当过生产队的会计,打过工、换过粮、烧过白灰,甚至还开过几天车。父亲一生不抽烟、不喝茶,不打扑克、麻将,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父亲勤俭,一生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去过几个城市。父亲一...   [阅读全文]
    2018-06-21 01:47:09 周静华:鼓歌白马河
    一好久找不到这样的感觉了。家军的《白马河》着实地把我折磨了一把,折腾了好几个夜晚,让我的热血又沸腾了几回,又实实在在地过了把挑灯夜读的瘾。那些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物,以及他们痛苦的思想和命运,一次次激起了我内心的热情。一个喜欢在庄稼地里行走的作家,当然是在自觉的寻...   [阅读全文]
    2018-06-20 08:35:45 王锐:沉默的河堤
    老屋的身后,就是河堤了。前些年春节回老家,只要遇上雨天,到老屋后的河堤时,汽车只能远远停靠在堤面上,然后人沿着河堤踩着深深浅浅的泥洼跳跃着步行。这段河堤在我眼中,如同年迈的老人,对承载的车辆、牲畜和路过的乡亲已经不堪重负。坑坑洼洼的堤面积满了雨水,因为泥土的硬...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