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0-07-23 10:46:25 吴晓锦:奶奶
    民国年间,从二十多里外的斗蓬寨嫁过来的奶奶使我爷爷提前结束了单身汉的日子。从斗蓬寨往北翻过两个山头后,站在山顶上就能看到县城,可是斗蓬寨人始终没能搬到县城里去,一直住在那山腰上。八十年代初,进县城读高中后,因为要节约点钱而每个周末和同学结伴走三个多小时山路回家...   [阅读全文]
    2020-07-22 03:03:53 任林举:大地深处的温暖
    长春的雪,从来都不是寻常的飘落,而是弥漫——无边无际的弥漫。洁白的雪花飞满苍穹,天地之间就没有了界限。苍茫里,是谁在飞针走线?一针紧似一针,反复牵引着人的目光,一时竟分不清雪花是从天上落下,还是从地上飞起。街道、河流、田野、房屋等等,地上一应事物之间的边界和轮...   [阅读全文]
    2020-07-20 08:42:14 郑永涛:仲夏书
    兰竹兄:仲夏时节,又入汛期,天气闷热。在这烦躁难耐的夏夜里,一个人走了许多的路,心中的躁动方才平息了一些。走在路上时,想了一些事,梳理了一些思绪,总想找人聊一聊,第一个便想到了你。但此时已是子夜,不便打扰,忽然就想到了用书信这种古老的方式倾吐一下,向你传达一下...   [阅读全文]
    2020-07-20 08:30:27 汪葆夫:怀念一个女人
    平生第一次深深怀念一个女人,是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十来岁的样子,是我心灵深处从不示人的一隅隐秘。那种牵肠挂肚、引颈悬望的思念,就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的煎熬,默默地、孤独地,不能分享,独自承受。这个女人,并非我的至亲骨肉,也非亲朋好友。她在我生命中,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阅读全文]
    2020-07-17 09:25:14 郑苏伊:家风的力量
    1992年8月16日全家欢聚为臧克家夫妇庆金婚。前排左起臧克家、罗文雯、郑曼、臧菁菁,中排左起罗连陞、郑苏伊、乔植英、臧乐源、臧乐安、汪本静、臧小平,后排左起臧田、王小彬、臧耕、臧小龙、石兰。我家有兄弟姐妹四个,两个哥哥为父亲臧克家的前妻所生,姐姐与我是母亲郑曼所生...   [阅读全文]
    2020-07-16 10:31:35 秦玉梅:黄河水流淌在我心中
    我是喝着黄河水长大的!今天站在黄河边,心潮起伏,思绪万千!我生于斯,长于斯,对黄河情有独钟!故乡的黄河永远使我魂牵梦绕!小时候,我和一群小朋友常到到河边玩耍,看那汹涌澎拜、一泻千里的黄河浪涛;看那水中穿行船只上的片片白帆;看那鱼儿在黄水中追逐打斗的嬉戏场景;看...   [阅读全文]
    2020-07-16 09:59:37 任文:霜降之夜
    10月份的最后一周,我和几位同事又到城郊北塬村去扶贫。北塬村位于陕西省洛南县。从城西上北塬村有条公路,不时有来往的车辆缓缓从身边驶过。晨雾笼罩着天空,能见度较低。上北塬是一条盘旋的路,骑自行车上坡吃力,我便推着自行车上塬去。走上塬顶,出了一身汗。眼前的雾霾逐渐退...   [阅读全文]
    2020-07-16 09:58:07 胡容尔:琥珀般的盛夏
    “赤日炎炎似火烧”。入伏后,酷暑游走,遍地流火。走在街头,汗流浃背,人像汤圆一样,在热汤里煮着。空气中似有一张滚烫、黏稠、湿重的大网,将人的整个身体挟裹进去,令人无法挣脱。就算躲入空调房中,虽体表温度下降,却难解内心的灼热,口干舌燥。不如与童年的夏天相遇,回忆...   [阅读全文]
    2020-07-15 12:12:53 安雷生:镰刀
    镰刀岁月,故乡的眷念。那么亲切、和蔼,那么谙熟、练达,那么值得回忆。而我将继续保持着恒久的仰视,以一种庄严而神圣的虔诚。弯月似的镰刀静静地趴在墙上,像憨厚的父亲累了暂时躺下歇息。那些如火如荼的日子,始终星星一样粲然萦绕着它的身世,依然让它的梦充满着骨性。满披风...   [阅读全文]
    2020-07-13 08:40:38 王跃文:太平街之隐
    太平街紧邻湘江,长不足一里,宽不过七米,隐在长沙大小几百条街巷里,并不招摇,却是个市井繁华之地。老辈人讲,原先的太平街麻石路一直铺到码头。河里上来的人,一路湿湿的脚印。穿草鞋的,穿布鞋的,穿皮鞋的,直奔这巷子。麻石街道两边,尽是青砖青瓦,厚重板门的商铺,梳齿一...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