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0-03-29 02:11:40 王章军:那些梨花开了
    <!--functionpub_date(yyyy-MM-ddHH:mm)parsebegin--><!--function:pub_date(yyyy-MM-ddHH:mm)parseend0mscost!--><!--functioncontent()parsebegin-->  没有哪一年让我比今年更关心梨花的开放了。<!--advertisementcodebegin--><!--advertisementcodeend-->  我不清楚自己为...   [阅读全文]
    2010-03-29 02:09:22 李坊洪:上犹城的码头
    <!--function:pub_date(yyyy-MM-ddHH:mm)parseend0mscost!--><!--functioncontent()parsebegin-->  一条大江从上犹穿城而过,江岸码头众多,码头上曾演绎过许多酸甜苦辣的故事,也曾闪烁着许多普通老百姓经营人生的精神亮点。如今,江涛依旧拍岸,码头早已荒芜,生活在码头边上...   [阅读全文]
    2010-03-28 02:07:54 吴朝阳:记忆中的元宵提灯笼
    <!--正文内容begin--></H1>  正欲陪着小儿子皇达前往对面超市购买图画本,老婆道;吓阳,你顺便把楼下店面灯笼里的灯给开起来啊!开灯笼做什么?我满腹狐疑。你想,今天都已经初十了,过两天就是元宵节啊(本地元宵是正月十二至十四)!哦,经老婆这么一提醒,猛忆起!  说到...   [阅读全文]
    2010-03-27 09:12:31 庄大军散文三篇
    大运河畔的初恋我们一行乘坐的白色三棱面包,随着如潮的车流,缓缓爬上了长江大桥。江风从车窗吹进,令人神清气爽。风而吹拂着头发,也吹开了记忆的闸门,让少年时代欢乐的小河哗啦啦浇灌几乎干涸的心田。三十年前,我们一家迁至扬州,在那个美丽的小城度过了我的中学时代。扬州的...   [阅读全文]
    2010-03-27 03:14:00 高玉飞:像蝴蝶一样生活
    </H1></H1>  </H1>  蝴蝶的生存纯粹是为了追求美丽和快乐,而人类的生存是苦痛与美丽的杂糅。英国作家查尔斯·兰姆的世界却能跟蝴蝶的世界媲美。兰姆的一生证明他曾经像蝴蝶一样生活。兰姆于1775年2月18日出生于伦敦一个贫穷的家庭。兰姆的父亲是法学院主管律师的助手。父亲约...   [阅读全文]
    2010-03-26 04:01:36 陈子茹:父亲琐忆
    <!--正文内容begin--></H1>  1  父亲,个头不高,很精明的一个农人。是爷爷奶奶七个子女中唯一的儿子,排行老三。  父亲的出生很有些传奇色彩:小时候,村里有个土地庙,内塑三尊主神。正座是土地,土地两旁一是火神,一是财神。进庙门左侧塑一色彩艳丽的金马驹,耀目抢眼。...   [阅读全文]
    2010-03-26 03:08:28 随笔:中国古代最大的主流和民间两栖写手―韩愈
    </H1><!--正文-->  中国古代最大的主流和民间两栖写手,当属唐代的韩愈了。韩愈一生写了多少文字,无法计量,多数都丢失在民间了。他创作题材广泛,长短不一,有报告文学,如《平淮西碑文》、《张中丞传后叙》;有墓志铭,如《贞曜先生墓志铭》、《南阳樊绍述墓志铭》;有祭文,...   [阅读全文]
    2010-03-26 02:37:09 戴天孚:一个城市的生与死
    城市,是被动的。每一个城市都是如此,在天高地远的笼罩下,在寒带、温带或热带的气候摆弄中,在那第一个落脚在此并搭了一个帐篷来过夜人的“钟情”里,它,作为城市,开始萌芽了。但是,是谁在左右着一个城市的生命力,是谁把一些城市推向了极度的繁荣,又是谁把它的面容风蚀得斑...   [阅读全文]
    2010-03-25 05:23:39 雷夫随笔:昨日黄花的今日芳香
    <!--正文内容begin--></H1>  梁实秋、林语堂、傅雷,都是我们常读的文人。我们习惯了读他们的散文、艺论或译著,而较少读他们的政论文。一方面是由于我们习惯让鲁迅统治了这一领域,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们总是怀着悲天悯人的心情不忍再翻开那三座大山,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政论文皆...   [阅读全文]
    2010-03-24 05:37:12 范晓波:吃水很深的城
      我回到鄱阳古镇以前,它已经在雨水里浸泡了三十多天,整个城池就如同一艘浮在水上的巨轮。这种气候在长江流域外是难以想象的。潮湿而燠热,除了蛞蝓、霉菌、水边的植物和我,大概没有谁能忍受这样的天气,它使人活在无穷无尽的期待与失望的搏斗中,每天面对耐心崩溃的危险,并...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