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0-02-05 02:45:16 园子里的脚步
    <!--正文内容begin--></H1>  站在题目里的园子,其实是个公园,人们都这么叫。可我还是愿意叫园子。类似的还有其他,比如农民,我习惯说农人;树叶,我乐意叫叶子。我很在乎这些细节,想让一切都显得暖和些,至少自己的感觉是这样。而不只是麻木甚至冰冷的辨识符号。每个字都应...   [阅读全文]
    2010-02-04 03:03:05 我的母亲已到了老年
    <!--正文内容begin--></H1>  母亲已经到了老年,我的母亲真的已经到了老年。这是这次回家我最深的感受。  过了春节,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年”,我的母亲就72岁了。这意味着母亲真正的步入老年(父亲也是)。  母亲肖虎,今年是她的本命年。大家都讲,本命年要穿红颜色的衣...   [阅读全文]
    2010-02-02 02:01:49 划过夏季的玻璃
    北北</H1><!--正文内容begin-->  这是整个夏季最热的一天,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那扇窗其实是不久前修缮的,请了对街的木匠。木匠有一个爱说话爱管事却不爱做事的年轻妻子,木匠在刨木锯木的时候,他年轻的妻子也跟到楼上,双手插腰两颊红红地在一旁东拉西扯喋喋不休,把现场...   [阅读全文]
    2010-02-01 04:27:03 鬼狐花妖的家园
    <!--正文内容begin--></H1>  山东淄博淄川蒲家出了个世界短篇小说之王,让鬼狐花妖有了自己的家园。我们沿着鬼狐花妖家园主人早年蹉跎岁月的行程,穿越时空,走进那光怪陆离的幽冥城、鬼狐花妖的世界里—“聊斋园”。  走进“聊斋园”,当你来到“狐仙园”时,大门口那两只一...   [阅读全文]
    2010-01-31 02:20:42 杨柳青青
    <!--正文内容begin--></H1>  公元1792年的三月,恰是阳春时节,运河岸上一个叫做柳口的村庄早已是美好的景色。村边翠柳垂绦,白杨飞絮,堤岸下许许多多的大小洼淀,也皆碧波荡漾、菱花出水。就在响晴白日的一天,将近午时,人们听说当朝皇上要从这里的河道路过,便一齐簇拥至河...   [阅读全文]
    2010-01-30 05:19:52 随笔:不一样的三毛
       [阅读全文]
    2010-01-29 03:35:19 穿行在故乡和异乡之间的夜行列车
    <!--正文内容begin--></H1>  北方的冬夜来得很早,因此,近来,穿行在异乡与故乡之间的旅程,总是从天色朗朗直驶进夜色茫茫。  细节的改变总会令人产生异样的感觉。如同冬雪夏雨蓦然而至带来了不同的视觉与心理感受,坐在夜行客车上,心亦生出许多别样的思绪。  侧脸向窗外...   [阅读全文]
    2010-01-29 03:25:15 父辈与农具
    </H1>我虽是农民,但老实说,我不熟悉农具。然而,我却深深地知道并理解父辈们对农具的感情。那份感情,已然超越了人对物的留恋,变成了一种只有朋友、兄弟,甚至是父子,拟或是人与神之间的情愫。我不熟悉农具,是因为我与农具少有接触。这是时代使然,中国的改革开放,使我辈有...   [阅读全文]
    2010-01-28 04:53:01 宁静的抵达
    <!--正文内容begin--></H1>  这,是个名不经传的湖泊,储水量却很大,据说是西湖的三倍。这,亦是个太平凡的湖泊,平凡得不曾有一丁点的传说,让她具有一丝人文底蕴。在崇尚天然回归原始的年代,它更是无法合上潮流的韵脚,它的身份证上,永远镌刻着“人工”的深痕。甚至,连它...   [阅读全文]
    2010-01-28 03:55:01 节孝亭的声音
    <!--正文内容begin--></H1>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一位伟大母亲的声音,它来自一座茶亭,一座颓圮的茶亭。  那是一个黄昏,一个没有起风的黄昏,我沿愚溪往西而行,九曲羊肠的小道旁茂林修竹,我从小石潭走过,那是柳宗元曾经走过的地方,我是踏着他的脚印而走的。千年前...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