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0-07-13 08:36:39 盛宠:追光无路 我自成灯
    “比寻找温暖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成为一盏灯火。”漫画中,两叶孤舟在茫茫大海上驶向远方的灯塔,灯塔微笑着注视它们,却在心底里为它们道出了文首所引的忠告。飞蛾扑火,是追求温暖却死亡的悲壮;腐草为萤,虽生于浊物却展现了生命的价值。与其求助外力,效仿他人,不如转而内省,...   [阅读全文]
    2020-07-08 09:39:52 阿蛮一:半山溪云的缪家
    缪家位于招虎山深处,笔架山西麓,是一个仅有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缪家有个民宿,起名“半溪山云”,慕名已久,在这个周末和几个朋友相约去那里吃樱桃。周末小雨,山路蜿蜒。一边是栽满了果树的梯田,一边是云雾弥漫的山涧,透过雨丝,能看到山下几个盘旋的弯道,在葳蕤的绿色之...   [阅读全文]
    2020-07-07 09:22:41 李素玲:顿丘曹园话魏风
    在我生活的豫北小城,有一座临水而建,以曹操父子诗作为主题的“曹园”。曹园内,紫藤廊下,木简之上、花木之间……处处皆是曹操、曹丕、曹植三父子的琳琅诗句,诗风慷慨,古意浓浓。魏晋时期的建安诗歌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颗明珠,曹操三父子的诗词歌赋更是构筑建安诗风的精神脊梁...   [阅读全文]
    2020-07-03 10:52:09 刘泽安:站着,站着,花就开了
    走出大门,久久地站着,看什么?门前,有一块供家里人耕耘的土地。说是耕耘,那是一种文绉绉的说法,家里人都曾经是农民的后代,说俗一点也是农村人,向上数一代就是农村人,对于土地有感情,平常该呵护的就呵护,更多的时候是索取,向它们要粮食要蔬菜要水果,反而把奉献的庄稼人...   [阅读全文]
    2020-07-02 12:09:00 杨文远:焉支悲歌
    焉支所指焉支山。焉支山是祁连山的一条支脉,又叫胭脂山。远在秦汉时期,焉支山就是水草茂盛的天然牧场,羌、月氏、匈奴等游牧民族曾先后在这里繁衍生息。焉支山是胭脂原料红蓝花的重要产地。据传,那时匈奴各个藩王的妻妾多是从河西一带的美女中挑选,匈奴语称各藩王之妻叫“阏氏...   [阅读全文]
    2020-07-01 02:50:45 郑永涛:父亲的“7.19”救灾记忆
    我的父亲叫郑梦林。我们家出了三代军人,父亲是第二代。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在驻津某部服役,当了四年的通信兵,练就了过硬的军事本领,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军事素质突出,退役后到肥乡人武部成为了一名民兵教练员。在训练了一批批优秀民兵的同时,也多次在上级军事大比...   [阅读全文]
    2020-07-01 08:18:32 蒺藜秧也开花
    一有一阵子,给自己起了个昵称,“疙疤秧”。疙疤秧是华北平原乃至东西南北各地常见的一种草,一种野草。之所以对它情有独钟,是它顽强的生命力让我惺惺相惜。无论遭受人类鞋底的踩踏还是马车轮汽车轮的碾压,眼看着它们成了一片只剩光杆儿的枯草了,过几天再看,又有新芽新叶生发...   [阅读全文]
    2020-07-01 08:01:03 田君:追随淮河的脚步
    一直有一个愿望,或者叫梦想,是关于淮河的。因为淮河对于我来说是一条母亲河,我的前半生都消磨在了她的左右;后半生显而易见,也不能再离她太远。多少年来,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那就是追随她的脚步,弄清她的来龙去脉、前世今生!2019年,中国作协的“定点深入生活项目”祝...   [阅读全文]
    2020-06-28 10:39:25 修新羽:绑架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陈教授。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的父亲。我看到你和你的科研团队在一起,应该这么称呼它吗?那些你教过的学生,那些你花重金从国外聘请的人。你们站在镜头前,以科学家特有的笨拙来接受采访。而真正吸引我的是你脸上的表情,陈教授,是你看向摄影机的眼神,与现在...   [阅读全文]
    2020-06-28 10:36:14 亲近母亲河
    第一次被一种壮观与磅礴的气势所震撼与淹没。嘈杂的喧闹声,兴奋的欢呼声,瞬间,被滚滚而来的巨大声响掩盖与吞没。当我站在黄河岸边,静静聆听,不,不是聆听,而是被一种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的声音冲击着耳膜时,竟然产生了片刻的恍惚与迷离--在气势如虹的黄河面前,我的身形似乎...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