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5-16 11:24:24 甘代寿:浮图的方向
    站在九朝古都洛阳城的热土上,看着那座高塔,顶天立地,视线沿高塔一级级爬行上升,昂起了头,目光被塔尖挑向苍茫的天空,光芒四射的阳光,让短浅的目光迷离了方向,无量的光辉,企容得肉眼的巡视。佛祖的教诲如日而来,我万般谦卑俯首低头,拾起自己影子。思考着,我从何处来,又...   [阅读全文]
    2019-05-15 08:16:07 刘乃玉:老城里的正阳时光
    1“老城里,正阳时光”,这几个字放在一起,给人的感觉真好,就好像不经意间来到老城里,漫步在正阳路的人行道上,去享受那不紧不慢的时光;就好像多年以后,走在新市区宽敞的大街上,突然想起老城里这个地方,脑海中就会播放起幻灯片,曾经在这里的一幕幕开始闪现在眼前。漫无目...   [阅读全文]
    2019-05-15 08:13:18 张秀超:为一个村庄送行
    一个村庄就要走了。老松上栖息着仙鹤、松下白胡子老头仰望长天的插掸瓶,被人装进了纸箱子里;波涛汹涌的江海里,八仙各展神通的木雕屏风装上马车;红红绿绿的驴皮影人、骑着高头大马的状元及第、刺绣门帘,都被车拉走了,在这个庄子上相守经年的物件儿,将风去云散般流往天南海北...   [阅读全文]
    2019-05-13 09:22:34 井秋峰:为历史掸去灰尘 ——文安井氏前言
    文安历史上,“纪井陈王”四大家之说流传久远。自幼时起,我就不断听长辈们谈起“纪井陈王”四大家,讲述与井家有关的故事;在参与编辑新中国成立后第二轮《文安县志》的过程中,我又接触到记录此说法的一些资料。在文安,井姓集中在急流口南阜庙、文安镇一村和安祖辛庄荀家务三地...   [阅读全文]
    2019-05-10 08:29:05 杨小凡:知白守黑
    我与杨老黑是发小。我出生在王井,老黑出生在牛屎集,两地相距不过五里路。王井是传说中汉光武帝刘秀饮过水的井,如今泉水清澈,甘洌清爽,异于它井,每年三月初七逢庙会,都有奇异事件发生。牛屎集有一个孤堆,实为商墟,但民间传说甚多,有的说是一头金牛所拉金屎所变,金牛乃是...   [阅读全文]
    2019-05-10 08:27:56 马国福:雨是大地的保姆
    雨,从天上到地下,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一眼就望到了头,可是雨摔不碎、滚不烂、切不断,她命硬,如猫,雨可以有九条命。我曾写过一首诗,题为《对一滴雨漫长一生的短暂描述》:一滴雨走了多少漫长的路,才来到人间。这坎坷的一生,柔软的骨头,从高处到低处,总能逢凶化吉...   [阅读全文]
    2019-05-09 10:44:20 五月,遇到槐花香
    暖暖的阳光下,柳絮没有漫舞,沉寂在角落里沉沉地睡下,避开了风的束缚,觅得一瞬宁静。沁鼻的清香袭来,发现早已置身在槐香的迷障里,似乎走着走着,整条街的槐树,瞬间绽放,淡淡的香馈赠给所有相遇的过往。街道上,车辆穿梭,行人往来,似乎未曾留意到槐花在枝头摇曳,俏皮可爱...   [阅读全文]
    2019-05-08 08:31:56 李占彦:开到荼蘼花事了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远了,而我们却总是在幻想中消磨着,以为有着大好的时光。春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在这暮春最后的日子,淡淡的忧愁袭过心头,于是决定出去走走,算是对这个春天的告别。光阴留不住,纵然有太多的牵挂,也是无奈,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怅惘。但是...   [阅读全文]
    2019-05-07 08:29:18 刘乃玉:一个小镇里的东夷天空
    1小镇,在黄海旅风的吹奏中成形,在海滨龙神的醉梦里丰满,明清士子石臼所观海的目光,绽开在傍依小镇的夷水河里,河面上蒙蒙的水气升腾起来,在小镇清亮的上空缥缈逡巡,这时一只蓝篷翘檐的红船缓缓划来,划开了小镇一幅迷离的画卷,载来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东夷天空。小镇是属水的...   [阅读全文]
    2019-05-06 08:52:33 乔显德:我家的那棵李子树
    在不经意间想起了我家的那棵李子树,触动了我的几多情思,引起了我的无限遐想,我想,该写一写李子树了。因我把家中的苹果树、葡萄树、梨树、石榴树、香椿树等写了个遍,唯独没写它了,它似乎也就找上门来了。我家李子树栽在老家庭院的西南角墙根下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那是过去那...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