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0-06-12 09:54:18 顾文艳:隐逝
    十一月中旬的一天,布鲁诺邀请我参加他的葬礼。我们并排坐在巴黎双偶咖啡馆的露天座,邻近游人熙攘的中世纪教堂,正对马路岔口边的阿玛尼商店。深秋阳光下暗弱的黑色标牌像童话里的女巫帽,扣在无辜无畏的行人头上,施魔法让他们忽然看到城市中心五光十色的忧伤。双偶咖啡馆坐落于...   [阅读全文]
    2020-06-09 08:14:51 石为先: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山春《灌阳竹枝词》有诗云:“都江堰水沃西川,人到开时涌岸边。喜看杩槎频撤处,欢声雷动说耕田。”每一次鸟瞰都江堰都会怀念当年勤劳且富有智慧的李冰父子,也会想起余秋雨先生在一篇文章当中写的那句话“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每当我们民族有了重大灾难,天府之国...   [阅读全文]
    2020-06-08 08:31:07 廖华歌:雨中的事物
    一夜冷雨敲窗,天明仍没停歇的意思。雨虽不大,却也并非蒙蒙细雨,雨点密实而沉稳。我犹豫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起床漱洗,然后撑了伞到河边台地上晨走。许是雨天,许是周日,往日人声熙攘的步道上,一下子空了,空得令我感觉走错了地方。没有了河岸边、台地旁那些钓鱼的、打乒乓球的...   [阅读全文]
    2020-06-05 08:21:41 田建忠:那仁花开
    新疆春天来得晚,阿勒泰的春来的更晚。树木花草似乎发现了时间的紧迫,开花、结果都赶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五月春来,六月开花,七月结果,八月草枯,九月叶黄,十月下雪。剩下的时间,一直到来年五月,都是漫长的冬天。图门巴是白哈巴边防连的一个季节性执勤点。每年五月至九月,...   [阅读全文]
    2020-06-05 08:19:07 张谋:时光镜像
    在流淌的时光里,我撑一叶小舟,逆流而上。我曾在时光的某一个缝隙里停留,驻足,留下了一些值得打捞起来的影像。这些影像都能在大地上找到相应的经纬,是一段时光里离我的心最近的地方。当村里的其他孩子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时候,我却在村子里井房后的乱石堆上坐着。那些日子,我...   [阅读全文]
    2020-06-02 09:36:18 迅遥: 等待开启的门
    随着父亲一声咳嗽,院门被打开了。母亲拿着纳了一半的鞋底儿,跟在父亲后边,我和老二也慌忙起身跟着母亲,相继出了大门。奶奶家院门门销没插,老二抢在父亲前面推开了门。屋里子的灯亮着,隔着玻璃,远远看见奶奶盘着腿,背靠在堆叠好的被子上,褥子就拥在她的腿跟儿。她一手用手...   [阅读全文]
    2020-06-02 09:32:56 魏市宁:马赛克与面孔
    2013年春节,我照常回到村里,参与它每年一次的喧闹。乡下到底安逸,只是烟花一响,想起瞬间燃尽的鞭炮捻子,后脑勺就跟着收紧。早起看新闻,东北某地,派出所抓到个盗猎者。再往下看,并没有端枪进出山林的惊心动魄,无非就是熬了锅油胶涂网上,拿竹竿撑起,从天空劫落了几只野鸟...   [阅读全文]
    2020-06-01 10:53:27 秦玉梅:三爷秦彰云
    三爷,是父亲的伯父,也是四代名医的第四代,因他排行老三,故叫他三爷。提起三爷,我由衷地敬佩,无限感激。敬佩他精湛的医术,求索的毅力,不懈的攻坚,慈悲的善心;感激他悬壶济世,妙手仁心,扶危济困,救死扶伤。总之,三爷是一个心中有大爱,手中有“真经”,能让穷困的病人...   [阅读全文]
    2020-06-01 10:45:36 刘巧玲:长寿村捋槐花
    洁白如雪的槐花含苞待放,一嘟噜一嘟噜满枝头,繁繁茂茂,挤挤压压,成片成片的恣意,蔚为壮观。一阵微风拂过,如无数飞舞的白蝴蝶在翩然起舞;特有的馨香扑鼻,很是迷醉,我经不住它色香诱惑,欣喜地打电话约远方的好友,趁着周末,赶着花期,去长寿村捋一次槐花,聚聚会,过过瘾...   [阅读全文]
    2020-05-27 08:42:06 禾源:曲阜之树
    树,生于天地,冠沐天光雨露,根吸地脉之泉,茎直横空,一年一年轮,看花开花落,见草枯草荣,参悟岁月,仿佛成了插在人世间的智慧标签。道家说,老子出生于李树之下,指树为姓;释家说,释迦牟尼觉悟于菩提树下。圣人之地的曲阜,自然也少不了树的故事。参拜孔府、孔庙,就要先通...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