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1-23 12:52:54 吴昌勇:落麦种
    秋天的黄土地,是半眯着眼的,秋风轻轻一摇就醒了。辽阔的土地,在老农的面前俨然是刚揭开盖子的蒸笼,空气中飘散着酵母的清香,每一粒泥土都雾气沉沉,蒸腾着阳光雨露。大自然用自己的手法完成对泥土的驯化,深秋的每一块土地,都是一个雌性且柔软的宫体,用接近春水荡漾的节奏,...   [阅读全文]
    2018-11-23 12:51:23 李平:大咸菜
    东北人喜欢在一些名词前面加上“大”字,比如:大葱、大酱、大米查子、大馒头、大饼子、大头菜、大萝卜、大棉袄……所以,理所当然,咸菜就被叫成“大咸菜”。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人的生活习惯。在饮食口味上,讲究南甜北咸。东北人家腌制的大咸菜,一个字:咸。东北...   [阅读全文]
    2018-11-21 09:08:18 桑林海:童年二三事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去过许多地方的城市,也就在我的心底留下了许多故乡,无论它们处于繁华还是冷僻,我始终在收获着自己。我是在十五岁那年南下去上海,父母在那里打工,暑假我去。火车急速驶过长江,长江那是一个粗犷的老农,黄黝黝的皮肤,雄浑的江面,江船零星的洒在它的胸膛...   [阅读全文]
    2018-11-21 09:04:08 罗大佺:一条小河的变迁
    家乡洪雅县有一条小河,名叫“牟河”,位于瓦屋山下青衣江畔的深丘地带,是洪川镇共同村惟一的一条河流。河流是一个村庄的心脏,也是一个村庄的乐园,因了这条河流,牟河坝在全村的位置举足轻重。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河水清清、微波荡漾,一年四季,碧绿澄清。小河的上端有一口水井...   [阅读全文]
    2018-11-21 09:02:13 高丽君:对话格尔木
    “我们格尔木,啥都好,就一点不好。”修车铺的大叔边检查轮胎边严肃地说。他指着门前的马路,“这渠水嘛,从家家门前流过,绕着城市走。夏天爱生蚊子,蚊子特别大,厉害得很”。宽阔的马路一侧,店铺林立,柳树成荫。水泥砌出的一米宽水沟,流水“哗哗”。这是格尔木的独特之处,...   [阅读全文]
    2018-11-20 08:20:59 刘岩丽:葡萄乡里葡萄香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把梦幻栽种,让梦想开花。曾经羡慕浪漫之都的浪漫葡萄红,变得不再遥远。葡萄栽种走进我的家乡,一场梦想之旅结出累累硕果,30年的栽培,“辽北葡萄第一乡的美誉”,早已香飘远方。金秋又如约而至,果实的馨香弥漫四野,飘散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丁家房的葡萄开...   [阅读全文]
    2018-11-16 01:19:44 唐樱:辣椒里的乾坤
    辣椒的美味把湖南人辣出了精神湖南人嗜辣达到了无辣不成宴、无辣做不成菜、无辣索然无味的程度。湘菜的主要特点就是一个字:“辣”。辣是湘菜的灵魂。“无辣不成湘”早已成为湘人的饮食个性!因此,湖南人也绝不会把辣椒当成普通蔬菜来对待,把它以各种形式出现人们的餐桌上:蒸辣...   [阅读全文]
    2018-11-15 11:11:35 陈美荣:小老鼠的光
    没有边际,没有方向。黑沉沉的夜,望不到尽头。浓浓的雾,周围全是雾,不知身在何处……一直走,一直走,困苦、焦虑、迷茫、恐惧。只要心里有一束光,就会有希望。小老鼠好累,他又从梦中醒来。这样的梦他做了好几次,不是挣扎在黑夜里,就是困顿于浓雾间。“起床了,宝贝!今天妈...   [阅读全文]
    2018-11-15 11:08:27 丁帆:追寻古典的夕阳
    当20世纪即将成为古典时,我们遥望漫漫的21世纪现代文化之路,感到了一丝历史的苍凉,亦触摸到了逝去的旧文化美学的哀婉之情。我总是喜欢和自己心灵最契合的朋友寻觅这古城里未被现代文明所浸润的文化遗迹和自然景观。最后一抹古典的夕阳,照耀在寺庙旁那座斑驳陆离的木结构的茶肆...   [阅读全文]
    2018-11-14 08:45:10 刘国林:捡鱼
    秋天,稻田里往外放水了,就等到田地干后,便可以收割水稻了。一天,小弟说:"我领你去捡鱼。″说得倒轻巧,鱼那么傻?眼睁睁的让你捡?″小弟瞪大了眼睛认真地说:"真的能捡到鱼。每当稻田放水后都能捡到鱼的,不信,我领你去见识见识。″说走就走。小弟把我领到稻田地排水渠让我...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