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10-17 08:54:34 杨炳阳:穿过夜色回家
    处理完公务,走在回家的路上,已是万家灯火。沿途所见的是一扇一扇窗口的灯光,所闻多是酒楼里弥漫的歌声。当我望见那些男人女人离开娱乐场所,潇洒地登车而去时,心中有点怅然。置身于这都市之中,我却离她的夜生活太远太远了。不远处,影影绰绰有一对恋人相携相伴。虽然听不到语...   [阅读全文]
    2019-10-16 08:11:47 康学森:十月白洋淀
    从小就对水充满了好奇与遐想,中学时村里有一个当水兵的叔叔探家,看到人家军装上的蓝披肩、帽子上的黑飘带很是羡慕,后来,我一心一意也要当个海军。当然没有机会,在上海警备区当了几年通讯兵,对水和海的梦想便遥遥地搁置在青春的记忆里。国庆长假,当几个搞摄影的朋友邀我一起...   [阅读全文]
    2019-10-15 09:49:14 秦风:一个省级作协副主席的官德沦丧
    安徽省作协副主席、安徽省诗歌学会会长、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歌月刊》杂志社主编、国家一级作家王明韵,2017年1月7日在合肥因涉嫌强奸一名女士被当地公安部门刑事拘留。(1月9日凤凰网)一位省级作协副主席,顶着光环的文艺界知名人士,本有着大好的前程,却没能管住自己的色欲...   [阅读全文]
    2019-10-15 09:44:51 黄宏宣:天桥下的烟雾
    因为三十年的相识、十三年的等待、将近一年的苦苦找寻,琴儿和大俊终于见面了。见面,只是因为他们心里还存放着一个将近三十年的美梦和奢望!见面,只是想解开心里那个难以放下的结!见面,更是因为彼此没有忘记那一句无言的承诺!可是,见面却是如此的……琴儿和大俊的父亲是同班...   [阅读全文]
    2019-10-15 09:34:26 曹森:一个曾经被开采过的地方
    很荣幸与你亲密而行只因为生在你的怀中从锄把到风镐从钻机到刷屏70圈年轮的变换不单单是工种听惯你暮鼓晨钟看惯你岁月浮沉你给我太多的记忆你留下了我懵懂的追寻无论发生了什么你说你都是那么爱咱的母亲原本是少女般的清纯是何时飘来了滚滚流云黑色的歌喉此起彼伏遥远的瞩目落满烟...   [阅读全文]
    2019-10-14 10:07:53 李亚强:我另外的一条路
    1、当两片厚重的白云将村子遮盖住的时候,我正在打麦场的一棵杏树的枝桠上,细细的枝头上突兀地挂着一颗熟透了的果子,黄橙橙的,似乎比我吃过的任何一颗都大,麦子已经收完了,杏树已经一贫如洗,成为名副其实的杏树而没有任何果子。不知道是二弟还是三弟,在放驴经过打麦场的时...   [阅读全文]
    2019-10-11 12:34:19 黄爱华:老井
    我再一次来到了这口井边。是送舅最后一程,按照土家族风俗,人走后要做法事,以期亡灵得到安息,中间要去“清水”。这也算是一种告别,此生已走完,跟他熟悉的人告别,跟养育他的山水告别。从此,肉身埋于泥土,灵魂永萦家园。舅虽是不治之症走的,但已是古稀之年,在农村来说,也...   [阅读全文]
    2019-10-10 09:59:30 离响:等一场开始或结束
    这是一场开始了很久的等待,具体我记不清了,因为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久到我经常会怀疑这件事情的存在。我常常觉得这是不真实的,像一场醒了还留存记忆的梦,或者是一个电影的片段,又或者是一张照片引发的想象。不过,这场等待在冬天变得明晰起来。只是偶尔间我依然不知道是否有这...   [阅读全文]
    2019-10-10 09:45:03 子隽:晚秋这驿站
    黎明,微信里铺天盖地有关秋分的文字爆了屏。秋分:阴阳相半,故昼夜均而寒暑平。我们与晚秋又一次不期而遇。我穿过那条小径,晶莹的露珠打湿了鞋子。风儿来过,一阵花香。我举目四望,那一树桂花已悄然绽放,米黄色的花儿,细细碎碎,密密匝匝,馈赠给路人一缕花香。这段日子,碌...   [阅读全文]
    2019-10-09 08:54:21 刘亮程:月亮在叫
    那一夜刮风,我听见三层声音,上层是乌云的,它们在漆黑的夜空翻滚、碰撞、磨蹭,挨挨挤挤,向往更黑暗的年月里迁徙搬运。中层是大风翻过山脊的声音,草、麦子、野蔷薇和树梢被风撕扯,全是揪心的离散之声。我在树梢下的屋子里,听见从半空刮走的一场大风,地上唯一的声音是黑狗月...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