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2-28 08:16:01 黄金屏:菱歌
    “菱花阵阵香吔——采菱送情郎哟——”这菱歌在水面婉转,在空中悠扬。但是,这唱歌的采菱姑娘可能并没有情郎,不信你听,周围的采菱大嫂们也在跟她一起歌唱,或许,她们在为菱而歌,为美而唱。端午过后,洪湖的浅水区就会有菱花的清香飘起,那朵朵细小的白花,是从密集的菱叶间突...   [阅读全文]
    2018-12-27 09:30:21 黄爱华:乡雪
    乡村的雪,是怎么下的?说不清,只晓得村人都叫它“强盗雪”,这样的雪,大都是后半夜,悄无声息地落,防守严密,风彻不透。即便有晚归人,撞上了下雪,也无法预知它的效果,只嘟哝一声,下雪了,然后拍拍落雪,上床睡觉。待第二天早上起床,一开门,四野茫茫,雪白一片,一声惊呼...   [阅读全文]
    2018-12-27 09:29:09 王发宾:四十年前的烤羊肉串
    40年了,一谈起新疆就想起在伊犁领着孩子吃烤羊肉串的那段记忆,甜甜的很幸福。那是1978年秋,妻子带着三岁的儿子去部队探亲,我从天山独库公路的玉希莫勒盖冰达坂下山,去那拉提接她们母子,接上后在团部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团里通知我:“明天带上家属去乌苏(师部所在地)工...   [阅读全文]
    2018-12-26 08:29:40 程树榛:“红岸”的变迁
    “红岸”的变迁</h2>□程树榛位于黑龙江省北满草原上的富拉尔基,原是一个达斡尔族渔村(汉语“红色之岸”的意思,简称“红岸”)。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荒烟遍地,野草丛生,狍子和野狼打架,兔子和狐狸赛跑,一派荒凉的地方。白天沥沥片片的沼泽,映着微弱的阳光,夜晚点点星火...   [阅读全文]
    2018-12-25 10:35:55 肖义成:听雨
    听雨隔着窗,飘飘洒洒,满眼的精灵舞动,满耳的音符萦绕。最享受这样美妙的时刻。春也好、夏也好、秋也好、冬也好,只要是下雨,就值得泡上一杯茶,端坐在桌前,静静地享受这样静好的时光。我想过很多次,我为什么会如此地喜欢雨。它是从古代悄悄的延续过来的么?是的。它是灵动洒...   [阅读全文]
    2018-12-24 09:35:52 张曰凯:在泉城的日子
    其实,我在泉城济南的日子不算长,不过4年。可是,它是我走向生活,初识社会的地方,于我情深意笃。那里的市井世态,风物人情,湖光山色,早已深深地印在心里了。我是在鲁西北黄土地里长大的。一个土里土气的少年,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袱,初次来到大城市里,眼花缭乱,什么都...   [阅读全文]
    2018-12-24 09:34:16 肖义成:老哥哥
    老哥哥记忆可以淡化很多东西,也可以风干、定格很多东西,老哥哥,历经20年,你在我的记忆中依然那么清晰和生动。——题记之所以称老哥哥为老哥哥,是因为老哥哥比我大了三轮有余。老哥哥是湘西新晃人,那是李白笔下“我寄愁心与明月”并欲让“愁”随风所到的地方——夜郎。可见是...   [阅读全文]
    2018-12-21 11:32:41 庞培:一个骨感的诗人
    无疑,陈东东是一个技术层面丰富的诗人,并且他身上有真正的喜悦。由于有了幸福的喜悦,他的悲怀——杨键曾经说过的那种对抗黑暗的智慧和能力——就显得尤其有价值。或许很多年以后我们看他,就像现在我们看类似历史上瓦雷里这样儒厚雅致的诗人;到那时候,作为诗人的陈东东的形象...   [阅读全文]
    2018-12-21 11:31:39 彭程:余干观水
    有些地方,名字就沁出一缕幽幽的古意,譬如余干。水之岸为干,此地位处江西省东北部,信江穿境而过。信江古称余水,以故得此名。地名既这般古雅,不难想象它的历史。它建县于公元前221年,这个年份颇为好记,恰恰是秦王嬴政翦灭六国、完成统一那一年。于是,自那时起,2200多年来...   [阅读全文]
    2018-12-20 11:16:07 肖义成:麓山行
    由于好文学,尤其好古文,使我对历代文学、文化大师无比崇仰,对名胜古迹也无比神往,人或谓之曰“附庸风雅”,我不以为病。四月中的一个夕近黄昏的傍晚,我信步来到仰慕已久的麓山腹地岳麓书院。无数双匆匆的脚在这片圣地小心翼翼的流连过,长的、短的、大的、小的、武夫的、骚客的、...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