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0-09-28 01:34:35 郑永涛:水墨村庄
    久久不回老家的我,中秋节时总算是回来了。对于久居城市而又习惯于城市生活的我来说,也许也只有像这次这样在必须的时候才会回老家一趟了。故乡,渐渐成了我常常想起而又时刻不放在心上的一个地方。八月十六的深夜,家人都已熟睡,望着窗外如水的月色,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时兴...   [阅读全文]
    2020-09-27 09:28:14 刘月新:戏里戏外
    “凄惨惨情依依,母亲早丧父女相依。只为功名赴京去,送女来做童养媳。”一段慷慨、悲忍的幕后河北梆子伴唱,把心情沉重的李小娟与同样心情沉重的父亲李忠义送到了台前。偌大的剧院一下子静了下来。不需道白,几句慢二六板和台上父女俩的表情,就明白无误地告诉了你这对苦命父女的...   [阅读全文]
    2020-09-24 10:52:39 念人:故乡的小船
    在记忆里,我记忆得深刻的是故乡的小船,是遥远的童年中那一叶扁舟。这条小船日夜停靠在江岸边,为乡亲们赶集之用。我的家乡叫塘猛村,与明朝定城是一江相隔。乡亲们要到定城赶集,必须搭上小船过南渡江。然而,南渡江是海南岛的母亲河,江面阔,但是,南渡江属于内河,水源头来自...   [阅读全文]
    2020-09-23 08:28:36 梁衡: 草木小记(三则)
    都市野味我住北京已有多年。眼见楼愈高,路愈阔,人愈多,车愈闹,烦不胜烦,便常思小时乡间泥土之乐。我所在的大院有楼数十座,柏油路纵横其间。早晨的锻炼方式就是绕楼跑步。跑完之后又觉缺点什么。虽路旁有标配的健身器材,然冰冷之物,不想去摸。两侧有银杏树,叶如小扇,楚楚...   [阅读全文]
    2020-09-22 09:30:20 薛舒:弄堂之隔
    我是外婆带大的。外婆家老房子的后门,通向一条弄堂,童年时代的我眼里,弄堂很宽,很长,每天有充沛的烟火气氤氲缭绕在面朝弄堂开启的每一扇门洞里。那是一条“繁华”的弄堂,有很多商店,油酱杂货店、布店、肉庄、五金铺、鞋帽成衣铺,甚至还有只在清晨和夜晚开业的杂货店,我们...   [阅读全文]
    2020-09-21 12:08:19 北乔:临潭酒事
    临潭人爱喝酒,喝出了自己的风格。小小的酒杯,映出高原人的性情。在高寒地带,酒可御寒,外面冰天雪地,屋里暖气荡漾,小酒一端,人生快事。传说,酒可以缓解高原反应的症状,有助于不适应高原的人的睡眠。这话自然不能全信,多是劝酒的招数罢了。多民族聚焦地,各种酒风俗相互碰...   [阅读全文]
    2020-09-21 12:06:13 胡美英:嘉峪关的味道
    清晨,窗外的鸟雀叽叽喳喳地在枝头叫着。高大的椿树已触到五楼的窗沿,伸出手去,甚至能摸到那浓绿的叶片。椿树下是一园低矮的果树。青枣泛着菜绿的光晕,小酸果粉灯笼似地满树招摇,棚上的葫芦整整齐齐地排着队,苹果和梨子从院头探出去,路上的行人伸手便可摸到。多年前,我刚到...   [阅读全文]
    2020-09-18 02:20:45 邓娜:难忘的两个教育故事
    时光匆匆,转眼间我在小教岗位上工作了23个年头。23年来,青春消逝在三尺讲台上,岁月在众多繁琐的小事中悄悄地溜走,皱纹堆积在飘飞的粉屑里......一路走来,留下了不少酸甜苦辣的故事,而让我最欣慰的是,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体验到人生价值!2008年,我从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五里...   [阅读全文]
    2020-09-18 02:11:42 江戎天:故乡是一座遥远的城
    祖母在世时,每次回老家都有一大帮亲人涌向老屋,围着祖母有说有笑。吃饭一般是两桌,有时候三桌,找不到座位的人就站着吃饭,站着夹菜,欢欢喜喜。吃完午饭,老爸和姑父们搬张桌子在外面下棋,堂哥和表姐夫们组团打花牌或者麻将。来往的乡亲也主动到家里坐坐,叙叙家常,和我们说...   [阅读全文]
    2020-09-15 11:02:42 念人:郊外的晚上
    前不久,从市区搬到郊外居住。小区前面是繁华干净的大街,后面是一片荒山,长满树木花草,山脚下有一条小溪,从西往东伸延去。小溪两边长着茂盛的紫荆花树、花草。这里,晚上散步的人不多,没有喧闹声,没有喇叭声,静得只听见鸟叫声。听惯了市区的喧闹纷乱的声音,如今看到郊外如...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