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0-30 08:51:59 孔爱丽:暖暖这单眼皮的秋水——浮龙湖水声潺潺
    我小时候,浮龙湖还只是一个水库,叫浮岗水库。经过西岸堤坝小石桥上的时候,我就喜欢停在那听水声。橘红色的太阳从水中升起或者将要落进水中,天空和水面都被映红了,很迷人。此时的水流以苍苍蒹葭为弦,霞光为谱,水流曲轻柔动听。我又喜欢听打开水闸放水的声音,水从闸的这边流...   [阅读全文]
    2018-10-29 09:15:28 秦岭:滇东的香火
    一支香,两支香,三支香。且高高,且长长。紫香不过三支,却一如滇东大地所有的人间烟火。三位身着古装的男女老者净手之后,各执紫香一支,点燃,鞠躬,然后虔诚地把紫香插进三尊古色古香的斑铜香炉。星星之火间,青烟袅袅升起。“咚——”倏然一声锣响,古老的《洞经古乐》仿佛从...   [阅读全文]
    2018-10-25 11:40:42 王尧:记陆文夫
    从我们学校的大门出去,是一条叫十梓街的路,顺着这条路走五六分钟的光景就靠近了陆文夫的住所。苏州沧浪区实验小学的南面,有一处在当时的苏州已经算很高的楼群,里面有一套房子,住着陆文夫一家——这是老师讲《小巷深处》时顺便说到的。有时走过十梓街往凤凰街,我就想有无邂逅...   [阅读全文]
    2018-10-24 08:56:15 远人:斯泰因的客厅
    一百多年前,美国还不具有对全球事务指手画脚的能力。彼时拓荒的激励和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使不计其数的美国青年在二十世纪之初漂洋过海地前往欧洲。在他们眼里,欧洲高踞全球艺术金字塔顶端,放射出夺人心魄的神奇光芒。到达那里的美国青年无不雄心勃勃,却还是预料不到他们将在巴...   [阅读全文]
    2018-10-23 08:34:52 白丁:鲁院琐忆
    鲁院琐忆</h2>□白丁生活中的琐事有时候更能让人记住。2008年9月1日,全国的学校都开学了,我也成了一名学生,鲁院第九期高研班的新生。两个月后的11月1日是我离开鲁院的日子。上午8时25分,我关闭了304房间的门,看了一眼那上面我的名字。两个月前来的时候,我发现抽屉里有个留言...   [阅读全文]
    2018-10-22 02:41:26 黄昏,写下青春的名字
    ——青春如黄昏里最后的那抹夕阳,不经意间转换了年轮。喜欢一个人站在的湖边,眺望西天,看黄昏里最后的那抹夕阳。通天的红,缓缓滑落的夕阳通天的红,火一般热烈是如此娇美绚丽,霎时间就没收了光芒。仿佛我也随着那最后的一抹夕阳,悄然滑入了花甲之年。晚风在杂木和蒿草间肆无...   [阅读全文]
    2018-10-19 11:16:21 念人:故乡的雨
    我爱故乡的雨,尤其是在夏天。一阵骤雨过后,把村中的小道冲涤得干干净净,一条像月牙的七彩虹高高挂在天边,勾起我不少的美丽幻想。我幻想变成七仙女,踩上那条美丽的彩虹,飘进那神秘的仙迷宫……故乡地处于亚热带地带,夏天雨水最多。小时候,每当我看到下雨时,心中就频频欲动...   [阅读全文]
    2018-10-19 11:12:37 “双百工程”散文随笔类:重读韩愈
    他的诗气势凌厉,笔力雄健,诗风与他人大不相同,他的诗无论说理还是抒情,都穷形而尽相,遣词造境唯物而敦厚。他一生用世心切,是非观念极强,用自己心中的标准衡量着政局,并从不退让,略显木讷刚直的性情,便注定了他无法有着淡然超脱的情致,虽然少了些仙气,却是一个在人间所...   [阅读全文]
    2018-10-18 08:59:45 胡弦:一头吃草的牛
    这堆草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什么草,但我知道它们:大蓟、小旋花、狗尾巴草……我从小就与这些野草相伴,熟悉它们每一种的生长习性甚至滋味。“老牛吃嫩草”,对于一头出了一辈子苦力的老牛,一头刚拉完车或耕完地的老牛,再没有什么比一堆嫩草更能给它带来安慰。牛鼻子上拴着绳,绳...   [阅读全文]
    2018-10-17 08:46:24 马明葆:一只驮着祈愿的黑头羊
    “哈格,你这次考试考好了寒假就去北山里浪去,如果考不好就不要去了。”这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冬天母亲对我说的话。这话对我很有鼓动力,北山距离我们村庄十公里,那里有我们生产队的一部分土地,北山相对村庄来说雨水多一些,收成也好一些。这年庄上的土地不但没有收上粮食,而且...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