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9-09-02 10:12:39 竹无心:一个诗人走了
    一个诗人走了寒冷的冬季,天上没下一片雪没有一朵浪花,在冰下发出声音没有一个人抬起头,看一眼太阳是否减少了她的光亮走了一个诗人欢庆的音乐没有半秒的卡顿嘹亮的歌声没有一丝的哀伤举着酒杯的手毫不迟延冲向另一只酒杯街上值守的路灯照例擦洗着黑夜的影子一个没被闪光灯照耀的...   [阅读全文]
    2019-08-30 11:04:31 杨美云:疤(外二首)
    提笔忘字的时候这个字就有了伤疤就像现在:窗外的雨落在芭蕉叶上摇摇晃晃。风一吹,滑落它停留过的地方,像我脸颊上被突袭过的吻痕。只有当事人知晓悸动汹涌,在决堤与云消之间来回踱步《圣经》里的七宗罪曾寄宿于你的身躯而佛经中的七苦,你将一苦一苦饱尝是不是北斗舀起来的水,...   [阅读全文]
    2019-08-27 10:23:32 尹宏灯:中年墙(组诗)
    ◎中年墙很多年前那些爷字辈的人走了他们身躯搭建的墙也倒了坍塌掀起的风浪遥远,天空平静近几年,一些父辈的人开始抽身而去。墙体掀起的粉尘,扑面而来空气变得窒息我忽然说不出话前面的墙已越来越少。而自己俨然也立成坚实的一堵硬生生地,将孩子们挡在了身后◎再次写到中年写下...   [阅读全文]
    2019-08-26 09:31:40 陈祥涛:与一条河流的对话
    与一条河流交谈的过程需要密切而细致地梳理情绪步步紧逼,血脉深处潜移默化的暗流涌向河岸漫滩遍野的石头开始深沉而有力地泛滥一个人与一条河流对话关系着生命地开拔与抵达这对于我,很重要这岸边的一花一草和我有什么关联这岸边停靠的驳船与我有什么关联这岸边塌方的泥土这泥土裂...   [阅读全文]
    2019-08-21 08:38:17 王自亮:呼喊与铁
    “有一天你发现你的呐喊阒然无声空做姿态”(昌耀写下这个句子时已收拾妥当,看了一眼窗外)在天空中,没人能听到你的尖叫在你身体里,一种很微弱的呼喊更没有人能够听见没有人呼喊没有事物需要呼喊没有人能够呼喊黑屋与真空沼泽,纸的碎片街角——花园的阴影霞光与玻璃世界头痛欲...   [阅读全文]
    2019-08-21 08:33:03 缪林翔:道
    流转的是万物,永恒的是它。棋局的身影里,一支无声的曲,滋熙着无形的花。繁忙的世界,空荡的心,彼此在静穆中凝华。顺着光阴的溪,可有怎般尖锐的锋芒,不能于夜色间熔化?而那一抹蔚蓝,通往寂寞深渊的路呀,便是家。...   [阅读全文]
    2019-08-21 08:28:57 飘雪:小旅馆(外一首)
    在这个小镇最北部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我刚刚才住了进来,来这个地方寻找一个人打开门窗让死寂的空气流通起来并且把电视的音量开到最大想以此来掩盖不远处正在建设的楼房里传来的机器的轰鸣声秋后的阳光已经薄了无精打采地扫过窗帘儿而此时,我依然盼望会有个人进来忽然有个人,走进...   [阅读全文]
    2019-08-20 12:40:18 徐兴映:傍晚时分,我捡起蝉蜕
    树尖上的残阳,已有些困倦当那片燃烧的云朵流尽最后一滴殷红的血古朴的寨子,喧嚣沉淀下来暮色迷离,听不见蝉声只有凄婉的风,擦肩而过抛给我一个虚幻的躯壳此时,我站成一堵无法捅破的墙...   [阅读全文]
    2019-08-19 08:07:08 张百良:老街
    我原谅,这破。这旧我此时,就站在往事上面给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的父亲,开门我站在人行路上,人行路高些我也高些。老房子更矮了老房子像越来越矮的母亲老街尽头,住着家曾经的家,贫穷,颓破。但每次走出,都要回去我原谅,老街。这么老四十年的老街坊,也这么老我认得他们。他们...   [阅读全文]
    2019-08-19 08:05:37 杨孜:白素贞
    离开这个世界后人们一定会忘了我就像我记不住我的爷爷的爷爷奶奶的奶奶但妳不会忘记我如果妳没有与我一起去赴死妳一定会移山倒海把我从亡灵中扒出来并给我找到另一具身体把我养在里面如同养蛊長大后我会变成最毒辣的爱情而为妳享用直到妳被法海老师抓进了雷峰塔我才从肉体中解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