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05-09 07:13:28 水云烟:半翅蝶
    一只蚂蚁偷走了我的一只折断的翅膀,我一路跟踪直到它拖着翅膀一起跌下台阶就那么看着它们翻不过身来我这么多情的人不肯露出一丝惊险的表情我没有搭救它们想起你远远的站在天边是的,没有人搭救它们作茧自缚的日子里我昼夜磨着利剑破茧出世却没有煺火的锋芒最终还是蜕变成斑斓脆弱...   [阅读全文]
    2018-05-08 12:14:52 旧时萧关:麦子
    安静地生长无所畏惧死亡被收割的麦子在漫天大雨里唱一首久远的歌我听到骨头开裂的声音像婴儿一样啼哭覆盖整个城市锦绣繁华你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世界剥去华美的衣裳剩下的全是欲望那里没有天堂没有温暖的麦子没有人陪你大声哭泣只有血红色盛开的罂粟...   [阅读全文]
    2018-05-07 08:29:43 王喜:飞鸟与天空
    两个胸怀小溪的人在俗世,掀不起什么风浪人间是薄凉了一些可我们内心的柴还需要一把火唯有在火里走过才能在人世的冷水里,淬出一把好刀我们不杀人,也不越货我们只是用锋刃,砍掉多余的部分还一首诗,一个朗朗乾坤不给你沏茶是遵从了实诚、实在,这一母同胞的弟兄已经很难把它们邀...   [阅读全文]
    2018-05-04 11:12:15 作人:一只麻雀被偏东风吹走
    一只麻雀被偏东风吹走这只衔着乡村的麻雀,在草之上风之下不敢叫出声音,不敢丢了自己在草之上,它想抓紧草在风之下,它被迫于不想跌撞的跌撞茅檐是故事里的茅檐断垣上,冷阳光梳不出半声喝喊溜出土碗的饭粒菜馇一别经年虫虫蚂蚂已经撤迁这只麻雀缩在蒿草丛中瘦成了老旧老旧的时光...   [阅读全文]
    2018-05-03 09:35:13 孤山云:刷黑漆的木门
    如果你不看这张照片,你永远别想在任何地方再次找到这扇门小弟弟用手指着照片上的那扇门刷着黑漆,锁头隐蔽在一块胶皮后面这是父亲的门我们曾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看着父亲往一扇新做好的木门上刷黑漆父亲那时的头发也是黑漆漆过的我们从未想过它和木门上的漆一样会褪色他看着他的...   [阅读全文]
    2018-05-02 08:39:04 山语:骨事
    1彝人爱讲骨事彝人必讲骨事2我的妈妈在命运之途行走了73年第73年竟成了生命的尽头于是她就躺在这个尽头开始燃烧在2017年6月6日的午后一座木烧烬一个妈妈化烬只剩下火红的一地碳所有的烟都去了天上我的女人背来了圣洁的水我和兄弟开始以青枝蘸水轻轻地泼洒在那一地碳上火炭的火慢慢...   [阅读全文]
    2018-04-27 08:01:28 钟芝红:下降的人
    所有影子里,黄昏的影子最不诚实,它逾越天赋到达某种守旧的激情。奏鸣曲里充满下降的人,未来却已经从更远处返回了自身。下降的人有借来的山脉,他短暂地发出自己,而更愿意发出太阳的声音,偶尔将光平均分成每个时辰的游戏,如果尚能在空隙中将角色辨别,以澄澈、简练的目光。语...   [阅读全文]
    2018-04-25 08:21:11 墨未浓:惊蛰之后
    谁也别想咬着春天的嘴唇不放松即使春天不喊疼,也会把你抛在脑后谁也别想在惊蛰之夜写下什么不朽的诗句那复苏的虫豸和蠕动的蛇蟒哪一个不是前世的金句和天外来物说完这些话后,我的梦里已经有拔节之声我蜷缩起双腿,似乎是在为一滴露水致敬...   [阅读全文]
    2018-04-24 08:35:34 谷风:一群鸽子
    它们闪着古老的光辉屋顶上飞起又落下通过翅膀你又看见汉语的早晨在楼群的顶端像另一群鸽子正梳理梦境难以相信——你如何去延续一种象征美好与现实之间一群鸽子与你的距离中间隔着一片阴影也许你正走过时间的裂缝遇见自己与一群鸽子进入另一个身体或者如何从你肉体上起飞当你隔着窗...   [阅读全文]
    2018-04-23 10:30:11 想起了山羊(外一首)
    二月,春风还冷得刺骨乡村的先人们便迫不及待地从山羊的体内复活悬崖上,他们四蹄如勾,抓紧危岩根根肋骨醒目,从稀疏的皮毛中爆出,如同脚下怪石的嶙峋尖嘴插入崖缝,艰难而贪婪地啃噬着刚返青的小草偶尔抬头,“咩——”地一声长叫,呼唤身后掉队的儿孙此时,你可从画面中看到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