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流年往事
    流年往事
    • 作者:古来风 更新时间:2010-02-11 05:32:31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4586
      回到家,我就将自己扔在地板上,不想动,不想说话,不想睁开眼睛。然后直到天黑。
      我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路的电话打来,我还有点迷糊。
      “喂。”我的嗓子有些沙哑。
      “桃子,出来,比特力。”路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很多时候,我都插不上一句话,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那边已经是一片忙音。
      我从地板上懒懒地站起来,随便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路从来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她从来不给我拒绝她的机会。
      比特力是一家酒吧,路经常也是非常喜欢去的地方。而我,不太喜欢里面的喧闹,比起那里,我更喜欢一个人躺在冷凉的地板上,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上一觉,这样,我就不会想起一些事情,睡梦中的我很安静,不出半点声音。
      到了比特力,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女子,她穿着今年最流行棉质吊带裙,深绿色的。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路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有张瓜子脸,干净的长发,漂亮的肤色,雪白雪白,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是如此好看,是的,我很少能看见某个女人穿那么艳丽的衣服也能够如此着眼。
      坐到路的旁边,她叫了一杯啤酒,对我说:“今天给你介绍个朋友。”
      我已习以为常,这样的事情已经在我生活中频繁的发生,几乎不隔多久,路就会跟我介绍一个朋友,可是也不隔多久,我就再也没有跟那个所谓的朋友联系,很多时候我都不想接电话,不想回简迅。当然,除了路的。
      我喝着啤酒,没有说话,路总是带着一种忧郁的眼神看我,她说:“为什么你不开心我就会跟着不开心,为什么你难过我的心也会隐隐作痛,为什么我不是个男人,是个男人该多好啊。”然后路就笑了,清澈爽朗的笑声,总是像针一样扎过我的心口,然后蔓延及全身上下。
      “路,我想一个人,那样清醒些。”我说。
      “你还是忘不了他。”路无奈地说道,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忘了吧,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痛苦呢。”
      我别过头,声音很轻,“如果世界上的事情能够想忘就忘那该多好。”路的手擅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垂下去。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
      然后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他喊,“路。”路转头对他笑笑,然后回过头对我说,“桃子,这是许绕锦。”
      我抬头,定定地看向男子,他干净的脸颊上有着清澈的笑容,微抿的嘴唇,和安静得如一潭湖水的眼眸,却在某一刻荡漾起微波痕痕的浪迹,这让我想起一个人,一个在我失忆时想起的人。可他还是那么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这是错觉吗?我是不是在做梦,我使劲的掐自己,果然,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确在做梦,一个很久都没有做的梦了。面前的男子,叫许绕锦,而不是张小枫。
      路说,“我要回家睡觉了,你们聊聊,许绕锦,麻烦你送桃子回家,她是一个笨女孩,很容易迷路。”我正想抬头说,我不是一个笨得连回家的路都不记得的女孩。可是路总是不给我反驳的机会,她回头对我说,“桃子,我先走了。”然后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便走出了酒吧。
      我一直沉默,没有说话,一杯一杯啤酒喝下去,许绕锦也很安静,似乎是在配合我的寂静。终于许绕锦抓住我的手,说,别喝了,我送你回去。
      我们走在那条亢长的小路上,一路无语。有点冷,我瑟缩了一下身子,然后有一件温暖的东西覆盖在了我的身上。
      “李晓桃,你怎么还是不喜欢说话,跟十年前一样。”我惊讶的转身看许绕锦,他看着我笑得有点坏。
      “我不想走路了,我觉得累,知道吗,许绕锦,我很累。”走了那么远的路,一路上长途跋涉,走了那么久的路,陪伴着我的只有孤独。
      “其实我有开车来的,可是,李晓桃,你愿意坐上我的车,让我一直载着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吗。”许绕锦的面孔在一瞬间变得忧郁,我别过头,假装没有看见。
      我说,“许绕锦,我快到了,你不用送我了,回去吧。”
      “李晓桃,我知道你没有忘,可是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抬头看向许绕锦的眼睛有些模糊了,多久了,这张熟悉的面孔在我记忆里却变得那么模糊,甚至是陌生。
      我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墙上的钟滴嗒滴嗒地响着,我知道时间在流逝,可为什么那些曾经却不会跟着流走呢。
      许绕锦的话让我难过,他说,“李晓桃,我一直没有忘记,关于你。”
      可是许绕锦这句话你让我等了多久,等到我对这个世界绝望,等到我转身走掉,等到张小枫的出现,你也没有告诉我,可是你现在跟我说,又算什么呢?
      我觉得痛,很痛,不然眼泪怎么会流。突然间,我忆起,那些有关于你的曾经。
      那是我十八岁的时候,许绕锦像是一束光芒一样闯进了我的世界。那时我的不怎么爱说话,安安静静,许绕锦说,“李晓桃,我觉得你像是一束百合,安静而美丽。”
      阳光下,我的脸开始发烫,我不敢看许绕锦的眼睛,我怕我会陷进去。
      可是许绕锦低下头,亲吻了我的额头,我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惊讶的望着许绕锦,我发现许绕锦的脸颊绯红一片,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笑了起来。
      许绕锦问,“李晓桃,你,你笑什么?”
      我笑得龇牙咧嘴,我说,“许绕锦,你跟他们一样,总是看不对人,我一点也不安静,我烦得很,我不是什么百合,我是一株喜欢仰望太阳的向日葵。”
      后来,许绕锦对我说,那天我在阳光下放肆的笑容很好看,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我笑,知道吗,许绕锦,我忘了告诉你,你就是我的太阳。
      许绕锦,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究竟是爱谁的。是我,还是姚小姗。
      许绕锦,我总能在远远的地方就能看见你,因为我永远都注视着你。只注视着你。我以为你也一样,眼里只会有我的存在。可是,许绕锦,你连分手都不说,就和姚小姗走在一起了。
      那天下着小雨,我忘记了带伞,我以为许绕锦会来接我,因为从来都是他会记得带伞,而我早已习惯了他的照顾。
      可是,我没有等到许绕锦,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事。于是我一个人走在了雨中,其实淋雨的感觉很不错,特别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天。
      但是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眼睛太好,因为就算是很远的地方,我依然可以看见许绕锦,他还是穿着白衬衫,淡蓝色的牛仔裤,依然像一个王子。
      他撑着一把伞,他的左手边是那个美丽的如童话里的公主一样的姚小姗。
      我不假思索地朝两人走去,我站在许绕锦的面前,我以为他会对我说他只是恰巧碰见了姚小姗,顺便就一起走。可是,他没有说话。他没有看我,他只是低下头,假装没有看见我,和姚小姗并肩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一阵冷风吹来,飞扬了我的长发,也寒冷了我的心。我突然觉得冷。很冷很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叫出许绕锦的名字的。我只是转过身,朝许绕锦的方向大喊,“许绕锦,你给我转过身来。”
      许绕锦停下来,回头看我,表情很忧伤,怎么了这是。我摇摇头朝他走过去。我说,“许绕锦,送我回去,我要你送我回去。”
      许绕锦没有说话,而他身边的姚小姗站了出来,她说,“或许绕锦只是忘了跟你说,我们在一起了。”
      一句话,像是一根针,扎在我的皮肤上,很疼,我不相信,我看向许绕锦,我说,“许绕锦,是真的吗?”我问得很轻,就如许绕锦第一见我那样,说话说得很小心,很轻。
      许绕锦眼睛里水波荡漾,层层翻滚,他点点头,对我说,“李晓桃,对不起,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全身没有力气,我真想晕过去,真想大哭一场,在许绕锦面前,流尽我一生的泪水。
      可是,最终我还是没有,我只是扬起手,给了许绕锦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许绕锦就拉着姚小姗转身消失在我的视线。
      我站在他们身后,我叫许绕锦,我喊许绕锦,别走,回来,不要走……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他们。我软弱无力地跌倒在地上,雨水溅起的地面很脏,我就那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了。我想就那样闭上眼睛,就那样沉沉的睡去。
      许绕锦,你告诉我。失去阳光的向日葵,要怎么样才能够继续生长。
      许绕锦,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是怎样失去了你。
      然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把自己扔在地板上,不想动,不想说话,不想睁开眼睛。
      如果不是遇见了路,我想我真的会死掉,我是在一个补习班认识路的,她穿得很时髦,头发染成了酒红色,有点乱七八糟的样子。不过看上去跟她却没有什么不配,或者是不适合。反而给我一种很酷的感觉。
      她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个金黄色的指环。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好像发现了我在看她,回过头来,对我微笑了一下。我有些愣住了,漂亮的女生我见过不少,可是能在穿得这样成熟还能够笑得如此清纯和干净的,我想我只见过路的。
      我有些愣住,然后回过神,笑笑,低下头。
      路喜欢拉着我的手逛街,喜欢叫我桃子,她说,“桃子很好吃,我最喜欢吃。”
      我说,“我不是桃子,我是李晓桃。”
      路对我的反驳从来都是不允理会,依然固执的叫我桃子。
      在一个很热闹的场合,我听着这样一首歌:
      那时候我们勾一勾指头,说好一起走到最后,今天这双手也算是有始有终,不敢再看你挥一挥,左手怕眼泪提醒我,舍不得倒数一秒钟就不能再回头,没有你我的手,相信你的爱谁也拿不走。可是我认得轻轻放开的痛觉是真的没有你,我的手记的这里拥有幸福来过,因为曾感受那是你的手牵着我……我突然蹲在了地上,眼泪它不听使唤的流泻下来。路没有问我怎么了,她只是站在我面前呆呆的看着我,然后跟我一样蹲下来,她轻轻的触碰着我的脸。
      在人流穿梭不停的闹市,两个女孩就那样蹲在马路边上,不动,不说话,只是各自埋着头沉默和哭泣。
      我曾经以为受伤难过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原来不是,路也有一段让她心痛的爱情,她没有告诉我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她只是说:“想他的时候,还是会难过,曾经以为他会回头,所以就没有勇气去挽留,原来是我大错特错。”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咬住嘴唇,我看着她的唇都被咬得泛白。
      我喜欢拉着路站在草坪上,背靠着背,望着天空大叫,然后大笑。
      路的笑容总是那么好看,我知道这张美丽的笑脸里有着数不尽的忧伤,可是她拉着我的手说,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但至少我还有你,桃子。路的脸被阳光照得暖暖的,我微微牵起嘴角,浅笑。
      我原以为我不会再接触爱情,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忘记,也不可能会忘记,可是张小枫出现了,没有任何预兆的,他站在我们面前,他叫我:“李晓桃。”
      我很惊讶,因为我认识张小枫,那个能弹得一手好钢琴的男生,第一次听到他的钢琴,我便被他强有力的旋律震憾了,他所弹的全部都是他自己的原创,每一首都很棒。他在酒吧做兼职,很受欢迎,可是他居然站在我面前叫我的名字。
      我张着嘴忘了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他。路在旁边偷偷地笑,我也没有注意到。
      我问张小枫怎么会知道我,他笑着说,“你的眼睛怎么只注视着路,我也是漫画社补习班的。”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小小的毛病,当我认准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注视着他,只注视着他,所以,这样的我,注定会被伤得最重。
      我傻傻的笑,我说,“张小枫,其实我也知道你,那个会弹钢琴的男生。”
      然后我看见张小枫笑了,像一片纯净的蓝天。清新清新。
      后来张小枫说,他看过我画的画,每一幅的颜色都很灰暗,就像是被困在黑暗里的心一样,找不到光明的出路。“可是,李晓桃,你明明有很甜美的笑容。”张小枫说,“我一直在注意着你,而你只注意着路,只注视着一个人,这样的人注定会被伤得很重,因为他会没有办法适应其他的人。”
      我跳起来反驳张小枫,我说,“谁我说没有办法适应其他人,我可以……”
      “那你也可以适应我吗?”我还没说完,张小枫就握住了我的手,我看向张小枫,我斩钉截铁地说:“当然。”
      从那天以后,张小枫就没有松开过我的手。
      我问张小枫,“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
      张小枫总是很简单的回答;“因为喜欢你。”
      “为什么喜欢我?”
      “秘密。”
      那是我跟张小枫在一起很久以后的事了,我听以前的同学说,许绕锦要结婚了。我装作漠不关心,不在意。可是张小枫看出来了,他说:“李晓桃,你哭吧,我的肩膀借你靠。”
      “谁说我要哭,我一点也不想哭,我高兴得很,同学要结婚了,我祝福他还来不及呢……”张小枫不等我把话说完,走到我身边将我紧紧的抱住,他的声音很轻:“李晓桃,我喜欢你,可是我从来没有要要求你也同样喜欢我,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开心,可是你不开心,我没有要你一定要装作很开心,因为我喜欢的是真实的李晓桃。不是戴着面具的李晓桃,因为戴面具的李晓桃,她的心情是假的,而她一直在难过。”
      那一刻,我没有再笑起来,也再也笑不起来;那一刻,我不再反驳张小枫,也没有理由去反驳张小枫,因为他说的全是真的。是的,我真的不开心,一点也不开心。所以,我哭了,在张上枫的肩膀上,伤心却又感动的哭了,伤心是因为许绕锦终于要结婚了,感动是因为张小枫的那番话。
      张小枫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知道我喜欢吃蛋烘糕就天天做给我吃;知道我喜欢喝茶饮料,就天天给我泡;知道我不喜欢吃姜,就悄悄的在厨房里将做好的菜里的姜扔掉;知道我喜欢听音乐,就天天给我弹钢琴……但是张小枫,你知道吗?我已经渐渐不再喜欢吃外面卖的蛋烘糕了;我已经不再去超市卖冰红茶了;我已经渐渐喜欢姜的味道的了;我已经好像迷上了你的钢琴……可是,张小枫,你又去了哪里?
      是那个曾被张小枫拒绝了很多次的女生,她跟我争执,她手里的烟还燃着,她说:“凭什么张小枫那么喜欢你,我追了他几年了,凭什么最后呆在你的身边……”
      我没有说话,我不想吵闹,我起身去厨房拿茶来泡,却听到她突然尖叫,我冲出去,看到沙发燃烧了起来,她惊慌地说:“对不起,烟头……”
      “快打电话。”然后我冲进房间,她很快也进来,她说:“你干嘛,还不快走,你家全是木制品,真要命!”
      “我找电话。”
      “你找电话干嘛,出去了几个电话买不了,快走。”
      “因为电话里,有张小枫留给我的电话号码。”
      “什么?”
      她将我连拖带拽的拉出了房子。救火人员已经来了。我呆呆地看着燃烧起来的房子。我看了看手中的电话,幸好找到了电话。
      那个女生走到我面前,问:“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
      我坐在草地上,摊开手,说:“因为这是张小枫给我的电话,因为这里面有张小枫的电话号码。仅有的,惟一的电话号码。或许你还不知道,张小枫,已经死了。”
      “什么?”她不敢相信的看向我。
      “那天下着阴雨,我、张小枫和路,我们在经过一家咖啡厅的时候,里面好像闹事了,就在我们要走过咖啡厅的时候,张小枫看到了他的爸爸,他爸爸受伤了,就在张小枫冲进咖啡厅的时候,咖啡厅却突然着火了,我惊慌地不知所措,是路紧紧拉住我,救火人员来了,火势已经很大了,我看到张小枫的爸爸被人推了出来,那一瞬间,整个咖啡厅轰然倒塌。我拼命的叫,叫他们去救张小枫,可是,他们没有,他们说,火势太大,根本没办法进去。我被他们紧紧的压制住,直到没有了力气,直到火被熄灭,他们才松开我,张小枫被抬了出来,我爬到他身边,他已经面目全非了。他在里面一定很痛很痛吧,我抱着他哭,对他说我爱他,他却已经听不见了。”
      “这个电话就是张小枫出事的那天他送我的,他说不管他在什么地方,只要打这个电话,都可以找到他。”
      “可是张小枫骗了我,不管我怎么打,都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女生踢了一下地,狠狠地说:“什么救死扶伤,什么英勇无畏,什么舍己救人,当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当真正可能会一命换一命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国家队员,却没有一个人向前,没有一个人去救张小枫。没有,没有,混蛋,混蛋。”
       路的电话打过来,她说,“桃子,你还好吧。”
      “你们怎么认识的。”
      “桃子,许绕锦,他并没有结婚。”路轻轻地说,怕惊动了我。
      “那又如何?”
      那边是一片沉寂,很久之后,许绕锦的声音传来,他说;“李晓桃,我们可以再见一面吗?”
      到了酒吧,我坐在路的身边,许绕锦的对面。
      “李晓桃,那时离开你,是逼不得已,你知道吗?”许绕锦说,声音很轻很静。
      “许绕锦,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总是自以为是以为我知道,你总是自以为是的以为我能理解,你总是自以为是的以为着……,可是,你忘了在乎我的感受。”
      许绕锦,多少年了,一切都随风而去了,凋零的树叶被风卷走,它,还会重新回来生长吗?
      在遇见张小枫之后,我就知道,我们早已没有了以后。
      许绕锦走后,路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她说:“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安排你们见面。可是这一切你都有必要知道。”
      “那时许绕锦离你而去,是因为他们家的企业就要面临破产,只有一个人能帮助他们,那就是姚小姗的爷爷,所以后面的事我不说你也能懂了。可是就在他们要结婚的时候,许绕锦的父母却在飞机上遇难。许绕锦做的所有一切原本都是为父母而做的。可是父母离去了,对他来说,企业家产都已经不再重要,于是他取消了婚礼。他本想马上来找你的,告诉你这一切,可是那时候的他一无所有,所有他没有了勇气……”
      “可他却没有想到,我会遇见张小枫,路,你终于做了一件错事,你不应该让他来见我,这一切都是没有结果的。只会让悲伤无限蔓延。”是的,没有结果,因为我们没有让时间倒转回去的能力。
      “我知道,可是,这是他想要的。想再看到你,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路的笑容变得凄凉,“这也是我想看到的,我想证实这个世界上是有真爱的,只是不能相爱罢了。”
      这个世界是有真爱的,只是不能相爱罢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