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行天下 >> 于贵锋诗25首
    于贵锋诗25首
    • 作者:于贵锋 更新时间:2013-04-03 07:37:1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928

     

    <山意>
     
    让一个人重了
    但不增加他的重量
     
    没有雨
    山一片一片
    淌落
     
    似乎被拎在半空
    那瓶掺水的墨汁
    有更深的碎片
    2012.5
     
    <又一次雨过天晴>
     
    威严的雷声之后
    你将肉赶进光明的树林
    你把骨头赶进幻觉
     
    你掏出心放在冰箱
     
    威严的雷声之后
    朝霞升起
    你给自己做条红裙子
    2012.5
     
    <即雨>
     
    润润的早晨燕子又低飞
    它来探听人是否相信
    雨临的消息
     
    此刻绿草含茵
    明亮在云隙
     
    药片,还在喉咙
    2012.5
     
    <雨细细化着云>
     
    雨落在老家的旧屋顶。
    雨落在小区的红墙上。
     
    乌黑,灰,发亮
    雨细细化着云
    天空,一张宣纸:
     
    我和亲人们
    一个个小黑点
    在稼穑,在捕鱼,在登高
    中间隔山,隔水
     
    隔着洇开的一大片荒芜
    太阳出来
    我们各奔东西
    2012.4
     
    <山中>
     
    槐忆幼事,可吃的芽。
    儿子跑过我身旁,像另一棵树
    去吃,去玩,去幻想。
    由此再往南,我曾去过
    那么多人买土鸡蛋的小屋
    在它的东面,有树葬
    我以为是将人埋在一棵树里。
    松树上有新针,柔软,亮
    柏树宛若雨水洗过。榆钱却
    等不及我来就老了。
    桃树和杏树,悄悄谈着未来
    松鼠侧耳。
    山中,还有其它植物,像杨树和
    小绿叶静静爬在白肌肤上的枸杞
    在学习风俗。
    据说夜里
    门都会像白天那么关着
    三两盏灯火
    各自琢磨
    2012.4
     
    <就当你是医生吧>
     
    你看看我像什么吗
    想着想着就
    软了
     
    你看看我像什么吗
    想着想着就
    硬了
     
    如此反复
    2012.4
     
    <四年后再游五泉山>
     
    那棵青绿的杨树不见了
    敲扬琴的,换了一个戴眼镜的
    海盗船还没有翻过虚设的波浪
    唱秦腔的,我看出来了
    她正把一扇门关上
    2012.4
     
    <我也吃暗中的星星>
     
    花椒芽有刺。香椿微苦。
    白云来到晚餐。
    白米粥,馒头,双黄蛋般惊喜的日子。
    哦,我们吃,窗外的雨水。
     
    我也吃暗中的星星,和纪念
    单单四月死亡特别多
    远的,近的,那么清晰
     
    单单在今天,两个我不认识
    但听说过的女人,死于
    写诗,天气,或病。
    单单晚饭后,妻子要领着儿子
    去看那个独自活着的老人
    她的老伴一个月前也死了
    2012.4
     
    <谢我们吧>
     
    孩子
    我们把星星浸在污水中
    去准备天空了
    孩子,我们相信,你会出污泥而不染
    你会明亮地升起
    2012.4
     
    <在城里>
     
    还有羊。驴也会从暗中偷偷跑出来叫两声。
    他守着一朵云
    据说一匹马跑到那里面去了
     
    都给他送来一根绳子
    说马会藏在一场雨中奔来
    他的头低垂,又抬起
     
    他有一张马脸吗
    在城里
    见过闪电,见过河水,见过速度
    他从来没见过一匹马
    2012.4
     
    <一则发黑的寓言>
     
    一座山突然坐到心里
    像恶神
     
    这多像过日子
    这多像一则发黑的寓言
    上面沾满了指印和口水
     
    那神多像你画下的
    你把纸撕碎了
    恶也就碎了,碎在
    任何一种事物
     
    繁殖,变硬,堆积
    这多像过日子
    你每天在清理
    每天也在生产
     
    你光鲜地走向早晨
    你把夜晚的脸揣进怀里
    你不敢对镜子说真相:
     
    一座山坐在那儿,像神
    但每个毛孔都散着倦意
    2012.4
     
    <那朵干净的云>
     
    “生病了。所有人。”
    春寒冷冷地看,似乎
    我还沉在致幻剂的温暖
     
    天空在黑下来之前依旧蓝着
    而中午停在山头的那朵干净的云
    已然不见
     
    “一颗星将代替它。”我更像
    病入膏肓的追赶者
     
    在路上,风抛下大把大把的蒺藜
    从中年的脚上
    我一边拔刺,一边远望
     
    远处:鸟儿拍拍翅膀,在归巢。
    远处:冰凉的药粉铺在白纸上。
    2012.4
     
    <追根>
     
    这么说它遇见了你,但不知寄居还是归宿?
    感激,疑问,抑或愤怒,没关系,它触动了你
    说明它活了过来。经过这么多年
    它在你身上活了过来:美的,丑的,自然的,变异的
    都活了过来。不错,它不是根
    它是截躯体。是的
    那是它的心,长满了疙瘩,起初像蘑菇
    后来就变得像一个个形状各异的毒瘤。
    从腰部开始,越长越多
    心脏位置特别多,像是心不停地膨胀
    越来越接近根的样子
    应该埋在土里,那些令人恶心和惊恐的东西
    但它们就那么在心上疯长。
    不堪其痛苦的喊叫,也为了阻止这生长
    我先砍了它的四肢,还是不行,那些疙瘩还是
    不停地长出来,而且变成了黑的,直到我
    砍掉了它的头。看起来它像一个花瓶
    这激发了我的灵感:去其皮
    把它从脖子那儿往下掏,掏出许多硬梆梆的
    骨头一样的东西,也掏出许多肉乎乎的腐殖物
     
    它空了。我插一束干支梅。
     
    不错,那是五月初,我归乡,被它吸引
    便把它装在一个蛇皮袋里带走了。它坐过汽车
    也坐过火车。有人说它看起来那么不舒服。
    也有人夸赞它像一件艺术品。可能吧
    我的晦气也是它带来的。可能它没有死
    从来就没有死。但我顾不上。我把它放在角落里
    就去忙自己的事。我的脚不听使唤地
    奔波着,我的头塞满了杂草
    我的四肢勤奋地要让自己像一个人
    我的腰疼着,我的心似乎一天天在变大
    以为能装得下世界。那天,我把它放在窗台上
    插了一大把干花。仿佛吸收了足够的阳光
    那花干燥,美。我看着。
    它突然开口:来了?仿佛它是
    这屋子的主人,仿佛我是它熟得不能再熟的朋友。
     
    我打量着它,它冲我笑
    2012.4/2013.2
     
    <夏日>
     
    都把自己减得少一点
    推动着美成熟,尤其早晨
    疲倦的鸟鸣中,世界裸着
    我们都不想起来
    黄昏来临之前就开始
    一次次去冲凉
     
    或者夜很深了,有人在渠水里
    这无论多么遥远,都能听见水
    在上游和下游的私语。而幼兽
    藏在时间的密道中不肯长大
    又仿佛一旦变得遥远,就画出
    准确的位置:在那儿永不离开
     
    2012.4
     
    <脸被一条一条撕>
     
    又一次,我枯坐春日的窗后
    像砖石吃掉幽深的一眼浅井。
    人间拥挤。
    云的虚给天空太多的疼。
    昨夜两个愤怒的影子,还在熟睡。
    昨夜四散的人,又散入事物的枝条。
    昨夜,星星很左
    政治像一块抹布
    擦完厨房,擦茶几,擦完床,又擦玻璃。
    上午在常青园,死亡让树已绿了些
    有几个人在烧纸,磕头,苜蓿
    在塑料袋里。路口,几个人等车
    遇上好心人便生出愧意
    下决心要把一块鸡血石共同赞美
    喝浆水,吃炒面片。
    哦,从沟里传来一只青蛙兴奋的叫声。
    春生虫,蠢蠢地动。
    更多的花朵,茫然地朝向人群
    更多的人群,朝向茫然。
    这几日,大吏和小吏耍着权力的花枪
    枪枪惊艳,湖水不及闪身
    就献出明亮的肚皮,享受蜻蜓的
    强奸。一张脸在哭
    它要让自己很牛叉,能解开
    经验、道德、爱和恶打的结
    它要用思想来纠正现实。
    从这张脸又飞出一张脸
    很抑郁,很抑郁,它被静静地撕着
    脸被一条一条撕
    脸像一张写满了字但没有用的纸。
    更远些,村庄在午睡
    它的头顶坐着一个浑身长满枯草的神
    那个在回忆的神,那个轻轻地落在
    蓄水池方形的骨头,等待水唤醒的神
    2012.4
     
    <病孩>
     
    爸爸你带我去哪儿
    不知道
    爸爸前面有什么
    不知道
    爸爸左边是什么
    不知道
    爸爸右边有什么
    不知道
    我们回吧爸爸
    你听门一扇扇在关闭
    爸爸我们去哪儿
    不知道
    爸爸你在干什么
    我在跑
    爸爸你停下吧我怕
    不行啊儿子停下我更怕
    爸爸爸爸你看星星
    傻儿子我上不去啊
    爸爸你自己走吧
    前边有一条河
    那儿有路爸爸
    它没有方向儿子
    风爸爸我们顺着风走
    风紧紧抵住我转不了身
    爸爸我想睡会儿
    别睡啊儿子这就到了
    鸟扑打得我眼睛生疼爸爸
    那是幻觉儿子你生病了
    爸爸你在干什么
    我在跑
    2012.3
     
    <纬度>
     
    思想被装上船运走
    这翻开的波浪
    多仁慈
     
    活下来的箱子
    是证物
    也有幸存者惯有的不屑
    和厌倦
     
    这又过了多久
    打开来
    依然有一个国家阴暗的眼底
     
    失踪的影像
    在任何一个醒来的早晨
    交叠和映照
     
    有穿透时间的一股寒气
    让一些年轻的向日葵
    突然耷拉
     
    一只北极熊会缓缓地
    看它们一眼:要习惯
    白雪的纬度
    2012.3
     
    <谢幕者>
     
    出场的赞词
    还在撰写
     
    疯狂的指挥
    一声不吭
    2012. 4.
     
    <雪·书店>
     
    这一小时,我胡乱翻着。
    我想在那些文字中加入雪,和它的冰凉
    但不能
     
    没有心。
    没有谁真正地放下。
     
    所有的雪
    都是暂时的
    会在融化中唤醒生长的欲望
     
    都举着荆棘
    穿过人群
    ──从书店出来
    我仍然和进去前一样
     

    雪扑眼
    更急,更斜
    2012.3
     
    <春雪写意>
     
    需要结束的,并没有不舍。
    需要留下的,水已洗干净。
    路上,繁华人间多了几份湿意
    和柔软。泥土那样,我也敞开自己
    呼吸着雪,想去年此时
    雪,凉凉的味道。
    想前年春节,尺厚的雪
    儿子随手拍下的
    坡地上的一片树林,像极了
    安静、灰白、民间遗落的一幅画
    那些树,有点歪,还在独自生长
    ──它们那么静地站在雪地里
    甚至寂静的村庄,仿佛也忘记
    它们的存在。
    想此刻,有点紧密起来的雪
    一滴滴雪水和雨水,从头顶
    流进了我光裸的的心
    我的心静静起伏着,那些积尘
    一点一点,被洗掉
    心里的那些树枝,黑或灰,干净而清晰
    心里的那些路,依然分岔
    但我知道通向哪里。
    越来越大的雪中,我走着
    那么多人和我一样,也都这么
    随意地走着,他们不打伞
    不站在商店门口躲避,他们说笑着
    和我一样,隔会儿就用指尖
    拂拂头发上的雪,那些调皮的
    天上来的雪
    2012.3
     
    <睡吧>
     
    昨晚揍了儿子,为了玩他说谎
    睡前在床上的黑暗中和他谈心
    说着说着有点心虚
    我不也撒谎吗,周围谁不说呢
    政府也说,国家一般不说
    说了的就是大谎啊
    我边想边说,揍你是为你好,你得听话
    生活惩罚说谎的我们
    神忙着制造谎言
    暂时顾不上
    孙悟空做他的佛去了,一些人躲进终南山
    发誓不与人打交道
    我边说边想:要是儿子真的不再说谎了
    他长大咋生存啊
    我说总之你要明白,揍你是为你好
    做事之前要好好想一想
    长大你就明白这叫“三思而后行”
    你要为你做的事承担后果
    总之呢现在赶紧睡
    睡吧
    晚安
    2012.3/2012.10
     
    <地下室>
     
    我把明媚
    吐它一身
     
    黑乎乎的猫
    恨恨叫了两声
    2012.2
     
    <继续吃>
     
    蚁卵,乌鸦,蜥蜴
    这当然是三个灵魂
     
    崩溃拌着表演我们都吃过
     
    一颗粗糙的流星
    划伤夜的声带
    2012.2
     
    <恍然>
     
    金正日去世朝鲜人涕泗横流──
    恍然35年前我们自己
     
    衣衫褴褛但哭着,眼泪吧嗒吧嗒
    砸起尘土
     
    恍然一群动物
    在祭祀
    (2011.12/2012.1)
     
    <短句>
     
    “荷花开了,
    银塘悄悄,新凉早”
    人邻枯笔写字
    粗疏,干净
    他谈最重要时刻
    尖锐之物自折,回到风俗怀抱
    谈面对自然
    亲近,间离,和恶浊的改造
    “微风记得,那人同坐”
     
    (2012年1月修改)
    注:引用诗句出自金农自题《荷塘忆旧图》,为其自度曲。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