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我看见秒针移动了一下
    我看见秒针移动了一下
    • 作者:宋晓杰 更新时间:2010-02-21 05:23:03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608

      懒懒地,极不情愿地,在盛夏的清晨,秒针醒来。
      一段空白篡改了另一段空白。自如。平易。
      勤勉的敲钟人,站在一场秋霜的前面,站在一场大水的背后,操纵着步履和节奏,须臾不肯离开。
      风火轮,朝着逐日的方向,步步后退。
      体内,那些火光冲天的厮杀!
      没有血。没有眼泪。
      沙塬升起,峡谷让位。坼裂出关隘黝黑的伤口。
      阵阵冰排沉陷大地。
      至于秒针移动了一下,还是两下。和我根本没有多大关系。它的危险在于:走,没有尽头。
      守夜人的梆子铿锵秩序,绵延不绝。
      破碎的花纹,脆亮地洒了一地……再一次提到桃花
      已不是招摇的季节。密密麻麻的枝叶改换了门庭,在晚风中不安地抖动,为一种言说的强词夺理提出质疑。
      陨落,或者在多汁的甜里安坐,都是一样的命运。
      沿着陡峭的坡儿,滑向怎样的深潭?
      裂帛之声,吹弹可破。
      冰凉小手、柔媚之眼。本是纤纤弱女子,柔滑的柳肩,为何要独独承载那么多负荷?流盼的眼波,暧昧,闪烁其词。
      路是自己的,也是别人的,太多的事情无力反驳。
      在酡红的笑意里醉倒是情不自禁的,真实的用意与桃花无关,但是,有谁肯为一个凡俗的女子击鼓鸣冤,冰释前嫌?
      理智之声越来越弱,
      命犯桃花!
      死在灿烂中!薄命的花期注定了一生都将酷烈、决绝。
      野草蒇蕤的荒冢,夜夜歌哭,声声呜咽。
      总有回不了家门的游魂在三更十分穿墙而过,伏在某个人的枕畔或颓圯的断壁痛哭一夜,让一生一世的鲜润青春蒙尘、饮恨、残破,无从诉说。
      一次又一次提到桃花,就是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辙,就是一次又一次撕开伤口:
      先是白的,后是粉红,但没有一滴血,在颤抖与冷漠中一一回绝。
      桃花溪水,一波连着一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