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一个人的旅途
    一个人的旅途
    • 作者:谭歆 更新时间:2010-03-04 02:57:42 来源:东方文学图书出版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559

     
     一片落叶拖着残破的梦从一个季节走向另一个季节,躺在时间的背景里喘息。
     班驳的树影掰碎了阳光搅乱了心事,落寞,忧伤,想一个人的初恋;
     枯瘦的小草抖落一身泪痕垂低着身子捧一片零碎的阳光揣在怀里。
     残败的玫瑰紧搂着憔悴的姿容畏缩在树根下垂低着头,无情的岁月正在践踏它的青春。
     一只小鸟从树上跳落下来,在泥地里冥想一条果实里的蠕虫。
     我倚在窗口凝望这一切,禁不住想起了你。
     在这隆冬的寒日,我渴望化作熊熊燃烧的炭火,为你驱寒,替你取暖。
     如果不够,就让我走进你的内心,跟随你的心律走进你的身体,使你达到爱的温度。
               一个人的旅途
    为了一个永存的青春,为了给蓓蕾寻一滴朝露,我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在黎明来临之前最宁静的时刻。
    像一只挣脱牢笼的小鸟,我自由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翱翔在广阔的天宇。
    打击已来临,侮辱已蔓延。
    岁月正将我推向喧嚣的尘埃,无边的黑暗。
    我的前路是莽莽的丛林,险阻的峭壁,荒芜的沙漠,汪洋的大海,泥泞的沼泽……
    我像一枝摇曳在风雨中的小草,狂风呼啸着奔过来撕扯我的衣衫,雷霆踩着闪电穿过时空击打我的身躯。
    我搂紧残存的希望,瑟缩在时间的这端冥想时间的另一端。天啊,岁月仿佛在这硝烟弥漫中反光投影出另一番景象了,田园春色已隐约可见。
    啊,在回眸的瞬间,我望见了遥远的那方灿美光明......
                 风一直吹
    风一直吹,当我从一个小镇经过的时候。
      我看见过往的行人都躲进了温暖的小屋里,蓝天那片云彩已被风带走,我的身边是灰暗的世界。
      我伫立在时间之外,看见草木颠覆,听到山野呼啸。
     我知道,总有一片绿野能够永保青春,总有一条河流能够从时间的上游到达时间的下游。大凡世事都如此,执著总能归于永恒。
    而今,我躺在一个倒峭的岩石上。暂时的放松使我感到无尽的疲惫,而我的冒着水泡的双脚正在隐隐的疼痛。
    风依然在我的耳畔呼呼地吹,好象是你絮絮叨叨的爱语,我的心儿便像脱僵的野马奔腾到你的身边去了。
    啊,我日夜思念的你,让我化作一屡轻风环绕在你的身边吧!            
                        废 墟
    我看见一片废墟,在一个小城的郊外。它像一部古老而神秘的史诗,被世人遗弃在尘埃的角落。
    我轻轻地走近它,去掀开这部神秘的诗集,啊,它竟如此馨香馥郁、古朴幽雅!我禁不住狂喜,恨不能一气吞下它的无穷魅力,纯美精魂。
    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荒郊上的废墟,虽然它落叶满地,虽然它一片狼藉,虽然它还有一点清冷荒凉。
    一屡白茫茫的热光投影在班驳的树影间,仿佛母亲深情而又温柔的怀抱,那些树枝便调皮地掰碎一地阳光,覆盖在时间的背影里。
    一条清溪从时间的上游缓缓地流淌到时间的下游,低低地诉说着废墟的千古沧桑。
    然而我爱这忧伤的温柔,如夏风轻轻拂面,仿佛触到心灵的温度。
    我凭水而立,陶醉在这远离喧嚣尘世的废墟中。我知道,废墟将继续献出废墟,时间将继续驼着岁月,美将继续轮回。
                     
     现在,我的头顶的天空正在下雨。白云已经躲到乌云的后面去了,但乌云并没有被狂风搅得翻江倒海。它以那豁达的胸襟接纳着风,化作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滋润着干枯的大地。
     我看见一个满脸肮脏的孩子把冻得发紫的小手伸出去,手就不见了。他索性奔进屋里取一顶斗笠套在头上扑进了雨中。他被雨水覆盖着,被风追逐着。
     他低垂着,胖墩墩的,沉甸甸的,他的身体已完全和雨融合在一起了。
    他仰起脸来捧一掬水泼到脸上,烂漫的童年在他脸上流淌,甜甜的。
     雨滴的声音流溢着母亲甜蜜的乳汁,缭绕着童年烂漫的梦。
     附近的林木和绿野都焕然一新了,池子里的水也被擦亮了。
     啊,让我也化作那透彻的清泉吧,让我以最平和的温度滋润你枯燥的心田。
                风奏响了春的琴弦
    我在洒满金色阳光的小径上聆听风奏起的春的琴弦,这是多么美妙的音乐啊,仿佛明月江岸的小夜曲!
    残冬终于消逝了,它以痛彻的忧伤献出了爱,毁灭绽开了蓓蕾。
    大地苏醒了,蝴蝶欢腾了,蜜蜂闹起来了。
    我听到,光秃的老树木托起新绿的声音,泥地里种子呼吸的声音,冰河唱起了鸭子的童谣;我看到花儿忙碌地梳妆打扮,蠕虫躺在草地里看一群孩童踩着阳光追逐风筝,几只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地蹦来蹦去。
    我的眼前是年轻的世界,绿的世界,花的世界;我的耳畔是生命的歌曲,晨的歌曲,春的歌曲。
    我伸手托一屡轻风,它竟在我的指间弹起了歌儿。啊,我的手也变作琴弦了,这春的歌声,竟处处溢满了。
                      风捎去我的思念
    当春的蓓蕾勃动的时候,我就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了。
    昨天,正午的微风如蜻蜓薄纱似的双翼在轻轻震颤。我住的小屋顶象孵雏的鸟儿一般掩护着倦怠的我,一曲悠扬的歌声从我的窗外飘进来,滴进我的心房。你可知道,那是怎样撩拨人心的歌啊!我倚窗凝望,在我窗外的一棵榕树下,一个男人垂低着头在给他的女人梳理如黑瀑般的头发,他的女人温柔地偎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哼起了爱的歌儿。那歌儿像乳汁一样清新,蜂蜜一样甜美,美酒一样另人陶醉。
    它使我想起了你,我一夜无眠,迫不及待地将我的思念捎给你。那爱,也如那歌儿一样缠绵,如春风亲吻花儿,阳光拥抱大地一样深情。
                           残荷声声
    这是雨后的荷塘。我驻足弥望,流连在它的淡淡的凄美之中。
    那滴滴清露盈盈地滑落,仿佛如蜻蜓轻吻水面,微颤了粼粼的波。
    缕缕微风轻轻地绕,连连荷叶颤颤地舞。
    ……
    这轻轻悄悄的撼动,淡淡浅浅的清芬,已醉了我的心,痴了我的梦。使我忘了今昔,忘了冬寒。
    回首往昔,楚歌陈梦。岁月茫茫匆匆,走过的路成了深深的纹理。
    不敢奢望,指间滑过的总是缤纷;只想留住,串串过事无悔的念忆。
    守一份宁静,如品一杯咖啡,亦苦流香。苦中的味,是忧伤的甜蜜。
    潮湿的眼,凝成的涩涩的粒,任由风飘坠吧,容其匿迹于茫茫尘寰。
    回眸间,辉光正倚在屋瞻,望一池残荷,听缠绵的轻吟。
              山崖一枝花
    一处悬崖的上面向天伸展着一枝雪白的幽兰。仿佛陶醉似的,微微地笑着。轻托一缕阳光罩在脸上,灵与美在乳汁般和暖的辉光中涌动,浮泛着幽幽的色彩,流溢着幽幽的馨香。
    偶有风轻吹,缕缕清芬拂绕,翘颤了兰的舞,落一地欢喜。
    几只鸟儿踩着金色的光芒披着柔柔的和风在林间蹦来跳去,缭歌绵绵。
    林木仿佛挤暖似的,密密麻麻地紧挨着靠着,草叶扭着身躯,醉听鸟的歌儿。
    我却独爱山崖的那枝幽兰。仿佛独托幽岩展素心,这恬淡的悠然,何等珍贵!
    浮世繁华,金辉冠冕,终归南柯一梦;幽兰之清芬淡雅,才是永恒的宝;幽兰之静谧安详才是永恒的港。
    我爱这幽兰,如爱你的淡雅清芬,那是只有心才能品闻到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