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依尔福:一只永生的猫及其他
    依尔福:一只永生的猫及其他
    • 作者:依尔福 更新时间:2010-03-05 02:29:49 来源:东方文学图书出版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947
      一只永生的猫及其他


    死在海拔三千米的高原 和死在显影过程中
    同样
    空洞无物

    而自然离我们并不遥远
    墓地和绝对的
    寂静
    就在我们死前
    因此 有人思考它 谈论它 描摹它 渴望它
    却永远无法到达


    再一次复临 身体被固定在
    木节上
    双手和双脚
    伸直
    犹如耶稣在十字架上渡过的
    那段苦难的
    岁月

    我甚至看见海虾
    被腌制成
    美味 作为它的代理人
    我有充足的理由
    把它们
    一口
    吞下
    如果它们不会写字 不会歌唱 只能绕着它们的关节
    跳跃

    向人们解释这一切
    实在很难 就如跟Mickey谈论不育症
    谈论她不喜欢的
    行政职务
    谈论野生动物园附近的
    一只山猫

    而一些土拨鼠 在酒吧里乱跑
    局势 据拉比讲 局势很快就越过了Mickey有效的
    控制范畴




    心灵哲学的界定


    如果哼哼也是一种内在欲望
    它本身肯定不是神话的
    一个部分

    市区常常传来笑声 令人难以捉摸的
    下落之声
    成千上万死因不明的孩子
    虽然眼皮
    被烧焦 可他们仍然
    活着

    电台 恐怖分子 波谱的一次反常抖动
    而我们必须把伤害降低到
    最小

    在港区被奴役的
    Mickey  以及与日常生活一起消失的
    葬礼习俗
    有人在台上讲经 有人凭借科学技术
    拼凑Mickey的遗骨
    —— 甚至包括自由和公共财产里的
    各种忌讳

    心灵和外部法则
    永远无法从不同角度揣摩 最好的机会
    是等她在书本里静静地
    产下幼仔

    雨水冲刷着圣赝 公众情结也开始融化
    而她嘘嘘的笑声
    随后亦消失




    马尾岛午后寂静的海标


    港口上空 他轻盈地滑行
    带着喜悦与恐惧的
    嘶鸣
    一会儿攀升 一会儿俯冲
    像一只真正的
    秃鹰

    他的对岸 是一位即将死去的
    养鸽人

    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吸引着鸟类爱好者 白鹭 红隼 鸬鹚和抵达生命尽头的
    混血姑娘
    天窗外 半岛上的飞禽 成群结队地
    睁开眼睛

    她卷曲着躺在我的床上 她的脸
    布满雀斑
    她把雪白的胳膊搭在我湿漉漉的
    胸前
    那种冰冷的感觉提醒我
    已是掘墓
    时辰

    海湾 甚至容不下一群飞翔的鸽子 甚至仍在出售令人生疑的新鲜的海胆
    潮起潮落
    掘墓人的尸体
    被波浪抛起又落下 甚至卷上海滩
    又被迅速带回

    那个混血姑娘 盘腿坐在泛着泡沫的海滨
    一边微笑 一边流泪
    像是嘲弄我们死后难忘的
    尘世
    和一段恋情

    码头阴暗的干货店 迄今都可以看见她干瘦的身影
    和永远张开的




      小鸟天堂


    再向外延伸 便是城市的边缘
    城市犹如一株株蘑菇
    远远望去 它们甚至只需短暂的一个黎明 鸟儿们就能把它们
    啄食殆净

    而我这双手 一旦离开水 离开坎坷而丰富的
    记忆
    它就像一种自然的
    姿态
    像一群展翅欲飞的
    鸟们

    很多情况下 一个真实的战争故事
    不可能被采信
    真实的东西
    并不真实
    比如西线的黎明 比如那些散兵坑 那些号角和木鱼的厮杀之声 那些描绘国王和侩子手的冰冷的夜晚
    那些开启城市要塞的
    死亡之门

    我记忆中存放着许多关于鸟类的预言
    它们忍受生命离开躯体的
    最后一次打击
    它们突然被压缩成
    各种姿势
    拒绝的 告别的 伤感的 绝望的
    姿态
    它们像垂死的
    渴望喝水的
    行刑人

    它们身上还遗存着若干生命的
    迹象
    时间 却突然把一切转换成无与伦比的
    几棵树
    而那位手里紧紧攥着钥匙的国王
    却被侥幸赦免一死

    战争期间 甚至没有人
    散步
    大陆吹来的风暴 却时刻不停
    这种现象甚至被定义为一种进步
    而鸟类 却不得不抱成一团
    徒劳地等待进一步进化的
    指令



    马尾岛及其他


    曝光标定 指的并不是光线穿过
    虫洞

    这也是痛苦的自我控制
    她的肩膀
    颤抖
    腰以下部分
    维特根斯坦把它归入词语的
    情感范畴

    而她的尸身再一次出现在画布上
    随海流缓缓地
    漂浮

    疼痛就是这样一种自身的
    感受
    画家捕捉看不见的过程
    海浪上的行人
    却为我们展示恋情 笔直或弯曲的
    树以及遍布海底的
    各种石头

    疼痛就是这样一种滋味
    它甚至不属于私人感觉 自尊和荒诞
    和恐惧的波谱
    比如 人们广泛谈论一万三千公里之外的
    一个岛
    而死人和那个女士
    却突然起身 强悍地把头伸入对方
    阴森的空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