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方阵 >> 霜儿:琉璃厂寻古(组诗)
    霜儿:琉璃厂寻古(组诗)
    • 作者:霜儿 更新时间:2013-12-24 09:18:08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81

     
    迢递
     


    上面是蓝,下面是一条褐红的线
    向日出再近几步
    群山逶迤,就是京都巍峨的帽冠
    迎面的人,正在城市起身
    穿过几个街口,几条岔路
    等待与我相见

    而我还舟行于野,被树掠过
    它们脱尽旧服
    不过是为来年换件新的
    栖息在枝条上的那些叶子,和灵魂
    永不复生。密密麻麻,都埋进土里

    日出的光线转眼老去
    我用目光清点窗外的落叶,也迢递前方的城市
    听说银杏树遍布街道,黄黄的张望
    会不会已被秋风割下
     

    步行街

     

     



    我在这里是没有记忆的
    有记忆的是那些百年招牌
    它们亮得晃眼,像古典女子套上时装
    深秋的街道不空荡也不寒凉
    总有一些人出现在街口和路上
    行色匆匆,却又忘不了驻足拍照
    我不知道他们去往哪里
    就像他们不知道我去向何方
    多少年了,这里总有人对面相逢不相识
    也有更多的人,走出街口
    不再出现。只有那些金字招牌
    俯瞰人间,你走到它面前
    它看见的亦不是你
     
     

    琉璃厂
     

    先是看见他的帽檐
    光鲜如戏。夕光在上
    枯树在旁,我知道那不是他
    只是他的幻象
    我知道他躲在街角或窗扇的某一处
    对着我微笑
    我对着一扇扇窗子敲击
    推开一道道房门
    似乎看见他的背影一闪
    又翩然不见
    我随他走进历史
    见他布衣峨冠,在秀才举人中穿行
    在招幌牌肆下止步,与各地方言中搭讪
    兜售笔墨纸砚
    清晨在街边洒扫,门前枝条尚新
    他弹身而上,下面车水马龙
    载着一页页故事
    封进槅扇后的书匣
    而他拣尽寒枝,奔跑的身影越来越稀疏
    多年后追寻他来的人
    看见的多是漆色如染,琉璃飞檐
    行人寥落,鱼目在奁
     

    书店


    铅字聚在这里
    窃窃私语。诵完关关雎鸠
    再说说二十四史
    那么多学者藏着纸张里
    等着给你解惑传道
    你从他们身边走过时
    你是主人,你打开他们时
    就被他们主宰。它们密密麻麻
    会把你埋进去,让你小成里面的一个符号
    一个字符。还会从你的眼角,进入肌肤、血液
    你走出来时,口中会发出它们的声调
    它们的思想。它们可以果腹
    也可以美容,走出来的你
    会发现自己脸色青白,目光如灯
     


    路过广场

     

     



    黑魆魆的,还不到晚上八点
    人民的广场上就没有了一个人民
    纪念碑下,只有一个战士沉在暗影里
    没有鸽子掠起,没有行人路过旁边的街道
    大地收回落叶,树木在风里黯哑
    这漆黑的心脏,仿佛一座寂静的坟场
     


    书法家
     


    有一截时间可以停在那个下午
    一个人走进历史就不肯出来了
    他扬麦秸时,像对着天空泼墨
    不扬麦秸时,就在知青点黯淡的油灯下放出一群飞鸟
    它们扑棱棱地,不是飞到展览会上
    就是跳上城市的街墙
    他不再会说家乡方言,它们栖息在父辈口中
    但记得老白干,记得67
    他口中的琉璃厂泛着晕黄
    那时他追着店铺长高
    现在它们却追赶着他
    父亲离开大湖,在京都躬身
    他在父亲身上抽芽,去海上航行
    而我们隔着江河,只在对岸招手,纸间相认
     
     


    裱画人


    在一所小屋,他梳理自己
    四合院简陋,拥挤
    他起身,不时往茶杯添加新水
    茶叶翻滚,绿闪展腾挪
    终于被打散。桑梓遥远
    他连过客也不是,四合院长大的他
    乡下只是插队的郊区
    父亲是一幅过手的名画,已裱进家谱
    如今,他依旧梳理字画
    诸般辛苦,尽付聊斋
    却也偶有颜如玉,绝版绝色
    令他抚摸纸张的手,震颤若蝶
     
     


    墨香


    这是郊外,空气清新
    远离天子脚下,墨汁香味肆意
    它没有水土不服
    像一朵花,从瓦上回归尘世
    石磨回忆着往昔
    走丢的推磨人,在尘土里各归其位
    我们登堂入室,在生产线上淌过
    看黑黑的墨汁,沿着百年秀才之手
    从街边叫卖中敛声屏息
    在瓶壁上开出一枝靛青的花
     
     

    寻隐者
     


    黄昏的京都城府很深
    高架桥上车子如弹珠,静默无声
    高楼林立,那么多巷子深埋其中
    那么多人,在半空中打坐
    或在低处私语
    而我们被车子深埋,可以恍略不计
    一条条路迎面奔来,一群群人
    像湖面波纹,逼近又散开

    我已嗅到了那人气息
    在喧哗扑面的人间
    我被夜色搅进迷局
    一个耳聋者打开一扇久闭的门
    他有皓白的头颅,高亢的嗓音
    他用声音灌满房间
    仿佛突然打开的水流
    他终于又得以回忆往事
    而故事里的事,如今只剩下他的名字

    寂静也在他唇边,当我们离开房间之后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