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江洋才让:老灵魂的隔世诉说
    江洋才让:老灵魂的隔世诉说
    • 作者:江洋才让 更新时间:2014-07-04 04:43:46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41
     
      2009年6月4日,朝阳把雪山的冠冕涂成金色,雪山非凡地展示自然王者的气度。宿留于此的摄影家被这一美景撼动,屏气宁息,调整焦距,定格这一美丽瞬间。这个时候,年老的牧民久美多杰,端坐在自家的卡垫上。他喝进一口茶,吐掉嘴里的茶叶,然后把碗里的余茶泼在地上。他气定神闲,拿起放在窗台上的军用望远镜向窗外的山上望去。他“呀”地发出惊叹,嘴里喊道:“雪豹!雪豹!”他清楚地看到一只雪豹出现在山脊。“多少年了,雪豹又回来了!”老人热泪盈眶,没有发出“豹子为什么会来到这么高的地方”之类的感慨,而是缓缓地从怀里掏出我交给他的录音笔录音,他自顾自地说话。许久,当他把录音笔搁在窗台,再次通过望远镜寻觅雪豹的踪影,可它却不见了。

      那天早晨,年老的牧人久美多杰和年轻的摄影家,以及他的牧人儿子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当他们离去后,他依然坐在卡垫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突然翻起白眼,呻吟几下,头一歪,便离开人世——“脑溢血”,牧民们说他死得毫无痛苦。

      那支录音笔又回到了我手里。可它是损坏了的。很长时间以来,我没有尝试去修复它。

      我知道这里头记录的是故乡的时光。一个老灵魂的诉说,将使它达到沸点。那些熟知的事物在慢慢走开;那些陌生的随着时代的推移好像躲到了灵魂的背面。而我的文学就是要记录和再造这些事物(事件),建立虚构的真实。

      久美多杰的灵魂走了出来,在梦里,他对我说:“你为何不修复录音笔,那里面有我很多重要的说道。”

      对于亡者托梦,确实不能忽视。我把录音笔交到电脑修理铺去修复……久美多杰坐在乡间的一块石头上,讲起了他的故事,这片康巴大地上发生的许许多多的故事。我知道,在他学会使用录音笔之后又做了大量的补充。那些土得掉渣的语言,显现朴拙之美,原来民间叙事这般精妙。当然,那是老牧人久美多杰说道的一贯特点。老牧人久美多杰,身穿皮袍,脸色黧黑,皱纹随着使用录音笔的次数而不断增加。这新鲜玩意儿,有时还得他初中二年级时就辍学的牧人儿子帮着使用,这样,他才会玩得熟练起来。

      “那么多的素材,写小说的素材,被我灌到录音笔里,你可不能把它浪费。”久美多杰活着时,坐在一块石头上,嘴唇发干,说话一本正经,“自我拿到录音笔的那一天,我就想着你最终会永远拿走它!”他呵呵地笑,露出牙齿,那残缺的牙齿豁口挂着干肉丝……

      我在努力地思考文学与这片土地的关系,这是宏大的命题。美国作家福克纳一生都在写一块邮票大小的地方,而他最终在《喧哗与骚动》中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另一片天地。那么久美多杰的诉说(如果它代表的是族群的记忆),与我的个人经历,头脑里储存的对于这片土地的人文感知碰撞,我不知会产生什么样奇妙的化学反应。不妥,“化学反应”像是在鼓捣各类试剂、添加剂,而创作的神秘性,就像拧动冰冷的把手,门被打开,扑面而来的却是满屋的炽热。那种不可预见性,比宿命更具内涵。

      “不是吗?我的族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追逐一座高坡。这座高坡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直到他们的眼中出现珠穆朗玛!野牛开始被驯化,游牧成为生活最主要的调子。强大的吐蕃帝国被缔造,藏传佛教盛行后,慈悲的花朵,一朵一朵在藏人心里打开,甘霖四溅……”老灵魂久美多杰,真切地坐在我屋子的一角,放在桌上的暖瓶和茶缸一点也隔不住他的声音。

      他说:“录音笔该修好了吧?明天,不妨听听。”

      录音笔打开:这是一个老灵魂的隔世诉说。他坐在乡间的一块石头上,发出的却是世界的声音!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