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中国诗萃》:严迪的诗
    《中国诗萃》:严迪的诗
    • 作者:严迪 更新时间:2010-03-31 05:38:22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930
    [导读] 海岸线你醒醒 太阳坐在岁月的电梯里 升起又落下 落下又升起亘古未竭 洋口港 坐在海浪的涛声里 涨了又退退了又涨 千年未变 海岸线 被一条出海打鱼的木船挡住了视野
    海岸线你醒醒
    太阳 坐在岁月的电梯里
    升起又落下
    落下又升起 亘古未竭
    洋口港
    坐在海浪的涛声里
    涨了又退 退了又涨
    千年未变
    海岸线
    被一条出海打鱼的木船 挡住了视野
    浅浅的满足
    一并老酒喝得满脸通红
    海岸线
    可以穿针引线的生命线
    针在我们手上
    线就在眼前
    等待只有愧疚 只有历史飘零的回音
    自知腹中饥 呼唤急切
    心很累
    海岸线 你醒醒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洋口大港已经怀孕
    不必多虑
    洋口
    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已经怀孕
    地球在转动
    并已转进十月 进入巷战
    每一条毛细血管都按严格设置的感觉走动
    胎位正常
    不久将分娩出一个声威大震的新港
    它的床位很长
    躺在素面朝天的阳光下
    为一艘艘巨轮
    提供了超过体重的摇篮
    人们已经意识到
    一个万状更为灿烂的空间在长江北岸崛起
    犹如 母亲的新乳
    一劳永逸地喂养现在与将来
    并给腹中的胎儿
    取了个值得骄傲的名字
    洋口大港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朝着世界解开纽扣
    潇潇洒洒
    此处的帷幕正在拉开
    风景独好
    它哪吞吐的魅力 已朝着世界解开纽扣
    交往中
    肯定只有感觉良好的月圆
    使你从中获益
    潮汐拍打
    白天的太阳
    夜里的月亮 交接不息
    二十四小时张开口
    将心情
    融聚成一束鲜花
    我在谛听踏海而来的远方脚步
    婚配肯定圆满
    浪可作证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从心底迈出的一步
    不为人知的锤打
    决策层 先把思维的冻结震裂
    门槛高了
    是从心底迈出的一步
    眼光的火焰
    烧在何处
    从碧波荡漾的湖水里寻觅
    也许是
    浅层次的一时欣慰
    如果
    从沉睡海滩里识别隐含的羽毛
    在没有前人脚印的
    车辙里
    这该是 深层次的高见
    命运之水
    将会源远流长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歌词在潮水里
    海滩泛黄的潮水
    来而复去
    哗啦啦 哗啦啦是未来命运的歌词
    歌词在潮水里
    “滩涂进行曲”一个昨天的梦
    谁来作曲
    此举
    已不是陷入某种幻想
    响彻云霄的乐章
    已成为
    海的语言 勇者的语言
    这组旋律
    不是短暂的瞬间
    它管几代人灿烂的笑容不离
    潮涨潮落的一副翅膀 坐上去
    这个过程
    也曾思虑过它的难度
    无用置疑了
    海浪的线条
    已是胸口起伏的音符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海上丝绸之路
    往日的记忆里
    滩涂浮现的形象 是潮水凶狠的警告
    岁月无尽
    心里至少飘了一点雪花
    虽无堆积
    却又无力扭转数百年来的冷清
    徒步涉水
    从陆上丝绸之路至海上丝绸之路
    不再久久地
    彷徨于堤上堤下
    黎明前夕
    多少人为此发出了惊讶的感叹
    在一个难以想象的方位
    在苏北 在洋口
    震撼着人们认为难以为继的心
    2007,9,12写于如东洋口港
    在遮阳伞下
    细白的沙滩
    浪的舌尖 添动出一弯白色的泡沫
    海弯的弧度里
    是只摇篮
    身后的绿叶
    增添了沙滩的丽质
    很自然
    给人以松软和轻盈的美感
    一行行脚印
    告诉大海 无价地享受天然
    在遮阳伞下
    如果躺到麻木地失去知觉
    生命的烟云
    即会随浪卷去
    2005,9,6于连云港
    喀纳斯湖的二道弯
    冰冷的风
    似乎无拘无束地在喀纳斯湖面放肆
    八月的高温天
    却要
    裹着黄军大衣御寒
    茫然四顾
    群山环抱的湖 好大好长
    顿觉神奇迷目
    我在船上
    目不转睛地搜寻二道弯水面可能出现的水怪
    令人骤然不得其解
    但愿与我的好奇不期而遇
    来时 听得出神
    船过二道弯
    一路寻觅水怪的期待落空了
    远近一无所见
    悄无声息
    船后的水面
    只是多了一层泛白的泡沫
    2007,8,17于新疆喀纳斯山庄
    烟花三月的唇边
    已分不出那些老枝和新枝
    临水的枝条
    是湖水离不去的意境
    绿了
    从城里来的水路
    融入三月 我走进的脚步
    瘦西湖
    你的美感和你24桥的身段 在我的视野
    未进入之前
    已有孕育
    否则 我不会如此痴情
    温柔的三月
    如同你轻轻开启的嘴唇
    2006,7,13于扬州
    好亲的语音
    飘浮在空气里的
    扬州口音 我是如此耳熟 亲切
    与瘦西湖的风
    一齐灌进我的耳朵 不间断的小调
    “拔根芦柴花”
    音符 柔和而舒坦
    一个春天的面孔在我的船头浮现
    再加上语音的渲染
    如轻风吹拂我的心屋
    2006,7,13于扬州
    岁月的距离
    这里
    曾擦拭过我心灵尚未落定的尘埃
    被湖面的风
    一下子吹醒
    吹醒了我当年的少年老成
    我带着活跃的脚步
    回到古老的大庙改做的教室里
    挖掘技能
    掘进真理
    只顾走动的太阳和月亮
    拉长了
    我年龄的距离
    但未
    隔断生疏
    只有两腿的力 已消耗在岁月里
    2006,7,13于扬州
    三月又聚瘦西湖
    选择一个
    树绿 水碧 寂静的休闲天地
    是最佳思考
    一伙白发 相聚瘦西湖
    尽管 这一伙
    已是冬天的目光 将要呆滞得搁浅
    相聚的神情
    又重新活跃起来
    瘦西湖的风
    轻轻掠过与老人的骨架相遇
    依然是
    当年的风骨
    用什么定义来解释都可以
    曾经为了 一卷山水
    追求
    比想象更远
    2006,7,13于扬州
    在富春茶社
    在茶社
    肚子 听从舌头指挥
    只要舌头探索一秒钟 就能回味
    陈年的感觉
    心尖上流溢出五丁包子的滋味
    走出去
    世界很大 这里是世界的一角
    喷薄的热气
    倾吐的话语
    蕴涵了晚年生活的现实
    摆动的时钟
    你慢些走
    让我慢慢地变老
    2007,4,2于扬州
    在退役的航母里
    对于这样一艘巨大的水中之霸
    显得过于陌生
    如今干瘦了的它
    长眠于深圳的一个港湾
    我踩上脚板
    它的身体似乎与天一样大
    不过它的
    整体的感官 停止了呼吸凝固了
    当年的霸气
    抖动身子
    虎威地口大无边 现在再也
    无此指令 但
    我也无法勘破它当年的秘密所在
    帷幕落定
    它躺在这里
    也没有什么感慨与不安
    钢质的船体
    日夜接受着浪的拍打
    2008,4,13于深圳
    脚印还在
    许多事
    被岁月的光阴吞咽而消失
    但这一段
    历史的发光点
    却仍在
    记忆之内或之外 闪烁
    溅起历史波澜的
    是有深深波纹的那代人 年轻时
    甩开的手臂
    有的人走了 或过早地走了
    脚印还在
    2008,4,9
    轻雾蒙蒙
    水波无愁
    一寸寸雾是它轻盈的呼吸么
    是醒非醒
    是否
    昨夜多喝了一杯酒
    轻雾蒙蒙
    我 却来重游
    无奈 犁醒了它的睡梦
    可并未闻有
    它狂饮后的酒味
    猜想 是不成立的理由
    雾的飘悠
    固有的美 不会化为乌有
    天阔 水瘦
    这儿依然是一杯意境清淡的水酒
    景色依旧
    杯中 仅是些气体的外流
    2008年4月于千岛湖
    你好 野马
    车窗里 我
    不断探头寻觅普氏野马的踪迹
    耳闻戈壁滩
    地球上唯一存活的野生马
    濒临灭绝的物种
    惊忧于
    马的原始基因唯恐消失
    我一路扫描
    一路落空
    从落空中 再度打涝折叠已久的期望
    日色向晚
    我又难解地想问 你的归宿在哪
    沙漠里你的水源在哪
    不该牵挂的事
    浮想联翩
    无栏的风呀
    别把它潇洒的鬃毛吹乱
    着火的阳光
    别把它美丽的色泽晒淡
    你好 野马
    我决不是寒暄说出的虚假
    马儿呀
    就差与你
    悄悄地说句心里话
    2007,8,16于去阿勒泰途中
    千岛湖
    湖有千子
    可称得上 是水域里的一代风流
    庞大的家族
    应是 不堪重负
    母亲湖
    它却平静如常 笑容如酒
    生下来
    就无须扶老携幼
    长相各异的子女 早有分居的自由
    独树一景
    抬头相见并不相亲 关系依旧
    阳光和雨露
    坦荡在水的胸脯
    子女们 只是闭门打扮自己
    让湖畔的风
    吹进来
    轻柔的手指 梳理绿色的发丝
    在水的绸缎里
    绣出了
    一幅人们带不走的杭绣
    2007,8,5于浙江千岛湖
    走进芦苇荡
    走进水 水很活
    船头 掠过大片茂密的芦苇
    碰撞出的记忆
    油然而生
    猫腰抚摸
    身旁芦叶上的那滴露珠
    犹如昨天的
    一滴血
    芦叶 它曾以
    一万片 一亿片作为密集的掩体
    展开了
    红色与黑色 光明与罪孽的交量
    为了蓝天更蓝
    立刻
    就可走完生命的全程
    天蓝了
    与夜共醒的桨声 远了
    正因为 我比
    别人多一些别人没经历过的章节
    过去的足迹
    惟恐丢失
    2007,6,15于常熟沙家浜
    战地护士
    展览馆的墙上
    老照片里的你们
    没有漂亮的长裙掀起诱惑的诗意
    肩背的
    只有药箱和绷带
    不是那只小巧的包
    随时都会紧张地修复游击健儿的躯体
    是同一性质的另一种格斗
    因之而
    与扑进战地的战友
    同属一族
    相约芦苇荡
    行为掀起心底的波澜
    我见到你
    你很神圣
    是扶助战争不可缺席的力量
    这个感觉
    只留在照片上 你们一个浅浅的笑
    照片上的留影
    是战争中的一粒子弹 留到至今
    2007,6,15于常熟沙家浜
    毡房的旅游之路
    毡房
    它智慧型地活着
    活在
    大山的胸口
    已试着从草原人居住的概念里
    走了出来
    极言春天
    破题于脑子拐弯
    不再
    老是守住牛和羊
    千年不变地撑着一艘旧船
    旅游之门
    已经半开
    来吧
    湖泊 草地 牛羊
    享受不完高原特有的无边风月
    补上你
    生活碗里的花式
    2007,8,25于赛里木湖
    春来茶馆
    面前 臃肿的木头木脑
    用不着斧头
    深冬里的动词
    漫无边际地旋涡 淹没一个大傻瓜
    在焦土上
    归途叩响绝望的黑色皮影
    这杯茶喝得
    余味悠长
    2007,6,15于常熟沙家浜
    终于见到了天池
    接近天的那里
    离地遥远的那里 山顶是只硕大的石碗
    盛了一泓神秘的碧波
    提起它
    遐迩闻名 身价很高
    令我向往
    山道很险
    是必经之路 我望而生畏
    悬着心
    硬着头皮上 为的是目睹为快
    云的眼睛
    天的脸蛋长在水里跟随微波闪动
    池边
    游人如织
    与心波相融
    我慢慢正要读懂它留在池里的诗句
    天已晚
    只好回去择题
    将印象复制出来
    2007,8,12于新疆天池
    是我走进了它的世界
    意境 宁静
    赛里木湖
    跨出了昨夜月色的门槛
    清澈的湖水
    一弘高分辨率的诱惑 俯首察看
    水底的沙砾
    微粒可数
    猛然间 使我一惊
    与我水中的倒影并肩而立了
    一匹棕色的马
    有趣的马尾
    似乎在闪烁其辞地解释属于我的
    纯属偶然
    我未想及的趣事
    绿草如茵
    临水的草坡
    本来就是它的宴席
    是它走近了我 还是我走进了它的世界
    2007,8,17于 赛里木湖
    月亮湾没敢久留
    月亮湾到了
    车停在山腰
    似感有只
    月亮的眼睛在东西两山之间
    深情地看着我
    我也凝神于它的象形文字
    在细细辨认它的
    身份
    站在
    盘山路上向下鸟瞰
    一目百米
    无法走近它多情的水波
    远视
    有它景观的刺激 也有恐惧
    只因
    山路险峻 天宇空蒙
    没敢久留
    2007,8,17于新疆布尔津月亮湾
    走进《渔湾》
    在古老乡村一隅
    一个已被遗忘的名字《渔湾》
    它乘坐时光的列车 没有下车
    隐蔽在
    绿荫浓郁深处的东房内
    面容清秀得
    多年没见过阳光
    历史的信鸽
    从宋代飞来停在我耳朵边
    对我耳语
    我谂知了开挖时那支支火把
    照彻白天黑夜
    才完成
    这弯腰的商渠
    后来
    废弃了它 以水代步的功能
    却成了
    如今的芦丛藏姣
    随着一个老人
    竹篙的点击 聆听水声里的新思维
    开挖了
    农民心里的一条新渠
    芦苇编织了它的拱璧
    我在一幅
    水织的绸面上 酣畅淋漓地漂游个痛快
    是一次对传统农业习惯的颠覆
    敲点出新的水声
    仅在萌芽
    2009,9,9通州石港
    你在太阳系
    ---献给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吴德明教授
    太阳系并非《北大》新设的一个系,是他主导研究的高科技项目,温暖社会的象征。
    ---题 记
    不去追寻
    童年的日子过得细雨绵绵
    似乎已经久远
    已从人生逆境中跨越
    也许因为这
    你爱上了世间的一切也许我的想象
    并不确切
    你 以沉默答谢世间
    丢不去老诚这份天生的个性
    心儿却多了
    一份升华的野性 喷涌智慧
    社会纷争复杂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你却活得像一朵
    美丽的云
    种植 彼岸
    种植 大胆
    种植 超前
    种植 花朵
    许多课题都从模棱两可中寻觅深索
    解开心口追求的完整
    展现始料不到的震撼都在你的
    试验之内
    灯光下的那份自我折磨
    用心将社会进步潜移
    手脑并用的旋律 也来自于你一生中的
    彻底燃烧
    你在太阳系
    常常震惊别人的梦
    你却低调在北大的校园里忠于
    那份坚守
    2009,11,3
    我读灯光
    我在乌鲁木齐书店购得一本洛夫“雨想说的”诗集,引起我的联想。
    ---题记
    我读灯光
    灯光成了洛夫诗句的河流
    我望见
    从朦朦胧胧的水面上行来一条船
    清晰了 他
    诗的腰枝 荡出的一寸寸秋
    我又似乎望见 他
    昨夜从李白家漆黑大门里出来
    将唐代资源
    与现代魔歌 成功合资
    有了“魔鬼之歌”
    他又去了枫桥夜宿寒山寺采购民间语言
    成了他
    现在的构思“雨想说的”
    续本
    一片园地
    意象像野花一样遍地皆有
    我想说的
    2007,8,14于乌鲁木齐
    一盏油灯
    一盏油灯度过了一生的夜
    年轻时进疆
    直到自我感觉衰老
    信条的真实朴素 只有灯光知道
    没有虚假
    虚假了他会离开灯光
    没有变形
    变形了他会讨厌灯光
    背着枪牧羊
    在石河子历史档案馆里见到一张,一个战士背着枪牧羊的照片
    ---题记
    牧场初期
    携带火药味的硝烟 漂浮不定
    空气很纯 尚有杂音
    背着枪放羊
    挡风 挡雨
    两只眼睛 两只探照灯
    注视远方洋装一个喷嚏的风雨大作
    虽苦虽累
    戈壁滩放大了心境
    可食的青草不多 饿了羊的嗓门不高
    他常常弯腰
    去抚慰羊群是否餐饱
    牧羊人与羊
    吃得一样清苦
    2007,8,19于新疆石河子
    严迪简介
    诗龄:五十年。从1954年开始写诗,1956年发表第一首诗开始,先后在《人民日报》《诗刊》《莽原》《作家》《芳草》《诗神》《岁月》《星星》《扬子江》《黄河诗报》《大江南北》《雨花》《人民文学》《中国诗人》《阳关》《绿风》《诗歌月刊》《中国经营报》《中国旅游报》《中国技术监督报》《海南日报》《西北信息导报》《贵州交通报》等105家不同报纸、杂志发表作品千首。其中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的29家。
    评论随笔:100多篇,有部分发表在《扬子江》诗刊、《汉语评论》、《江海纵横》、《陋室文学》、《沂蒙文学》、《九龙文艺》、《江海晚报》、《上海诗报》《江海作家》《诗潮》《海上诗刊》《大西北诗刊》《南通日报》等
    出版诗集:《春城集》《彩色的河流》《帆之歌》《岁月如歌》《春天流向你》《秋天流向你》《严迪诗歌.评论选集》等7部。
    诗作入选:有100多首诗,入选《中国诗人自选代表作》《中国诗歌选》等35个选本。
    获奖作品:有《创建之路》获一等奖、《海也抒情》获二等奖,《岁月如歌》、《秋天流向你》二本诗集获南通市政府文学艺术奖、《严迪诗歌.评论选集》文学艺术二等奖。还有各种一、二、三等奖、优秀奖等若干。专栏:诗歌创作、诗歌评论随笔。
    革命工龄:共和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现已离休。长期在市委、市政府,行政机关工作,写诗,只是我业余爱好,可这一爱好就是五十年,终恋未变。
    行政职务:曾任南通邮电学校书记、副校长、中共南通市委教育卫生部、中共南通市委宣传部组织科付科长、南通市政府处长、南通外事办公室付主任、南通市侨务办公室主任、南通计量管理局长、南通技术监督局局长、党组书记等。1948年10月参加革命,现已离休。现任老干部党支部书记。
    技术职称:高级经济师。
    文学称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通作家协会顾问。
    社会职务:曾任《计量报》南通记者站站长、《中国老年报》特约记者、《江苏计量测试》杂志编委、
    工作单位:江苏省南通质量技术监督局。电话:0513-85518368
    通信地址:南通市新桃园新村五幢201室,邮政编码226006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