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中国诗萃》:李德全诗选
    《中国诗萃》:李德全诗选
    • 作者:李德全 更新时间:2010-04-07 02:19:16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925
    [导读]《中国诗萃》来稿选读
     
     
    李德全,又名清泉,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男,汉族,1957年出生,甘肃卓尼县人。毕业于兰州师专中文系。1979年参加工作,现任职于卓尼县教育局。中国教育学会会员,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教育社《未来导报》特约记者。业绩收入《当代诗家代表作手迹宝典》。在省内外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诗歌、散文分别收入《中国青年乡土诗选》、《如诗岁月》、《情诗500首》、《青春的风采》、《中国朦胧诗纯情诗多解词典》、《当代散文精品选》、《2006-2007中国诗萃·经典卷》、《中国名人志》、《星河烛影》、《甘南藏人爱情诗集》、《甘南青年诗选二十人》、《芳草地》等20多部作品集。作品多次获奖。参编过《甘肃教育大典》(2002年卷)、《中华人民共和国省地县市教育发展大典》(2004年卷)、《甘肃教育年鉴》(2009年卷)、《卓尼县志·教育卷》(1981-2010年卷)、参加编撰了《中学写作概论》、《文言文学习手册》、《高中智能开发教程》、论文收入《中国中等教育研究论文集》、《全国语文教师精短论文大系》,《中国语文教师优秀论文集成》、《中国教育科研杂志》、《中国教育研究论坛》、《中国教育科研与实践》、《甘南教育》、《甘南发展》、《甘南报》、《卓尼教研》等书刊,论文多次获教育科研成果奖。
     
     
    相约黄昏后
     
    在几十年后的一个黄昏
    我们相约在那座尘封记忆的城市
    你那俊美的身影款款而来  步入
    我追寻的目光  灯火阑珊处
    记忆的花蕾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深知不再是激情燃烧的年龄
    爱你一次我就等于拥有了一生
    没有人像我这样爱你盼你
    哪怕在落雨的黄昏  在瑟缩的梦里
    在一个个冰天雪地的冬季
     
    能够静静地躺在你的身边
    看你熟睡时的安然与沉静
    瞩望梦醒后你甜甜的微笑
    没有谁这样的看你守你爱你
    梦的种子萌发在这个冬天的夜里
     
    拥着你我犹如拥有了一片草原
    为了草地的碧绿花儿的灿烂
    我愿是一泓清泉  缭绕你浇灌你
    让你的美丽青春焕发
    让你的微笑伴我一世
    2010.1.15.
     
    心灵之约
     
    站在高高的山梁上
    我凝望漫天飞舞的雪花
    春天的气息
    浸透了我的五脏六腑
    我的脚在生根  头颅在发芽
    许多年后  我注定就是一棵
    站立在高原上的白杨树
    等你飞落  等你栖息
    哪怕春去秋来  严寒冰霜
    我依然会默默地等待
    默默地瞩望太阳升起的东方
     
    有一天  在西部高扬的秋风里
    倘有大雁路过
    就会看见一群金色的蝴蝶
    翩跹着  为我跳着忧伤的舞蹈
    大地上花开花落
    季节带着年轮旋转
    被风雨剥蚀的树干上
    刻满了岁月流逝的伤痕
    心灵之约  那颗亮在深夜里的星星
    今夜  还会闪烁在我的梦里吗
    你那歌唱春天的百灵
     
    2009.3.24.
     
     
    我曾问起你
     
    我曾问起你  还记得
    我们的过去  和过去
    那一场绵绵的细雨
    那一片淡淡的月华
                     
    问起你  还记得
    三月柳树上掉下的
    鹅黄的毛毛虫
    双手可否还在颤抖
     
    问起你  我们何时才能重逢
    目光里涌动着伤情
    不尽的相思  定会
    夜夜陪伴你的梦境
             2010.3.19.
     
    等   你
     
    站台被夜色笼罩
    纷乱的人流争先恐后
    远处的街灯照亮着远处的人们
    我在夜色中  等你
     
    许多年前的记忆
    生长出花花白白的发须
    哪一缕是我
    哪一缕是你
     
    纷乱的人群中一个身影划过
    如一簇闪亮的火光
    划过记忆的天空  我断定
    那个身影就是你
     
    此时我涌遍全身的血液  竟然
    凝不成一句想了几十年的话语
    唯有珍藏心中的那抹微笑
    照亮了真真实实的我和你
          2010.2.28.
     
    回眸一笑
     
    在一个温暖的黄昏
    我清点尘封已久的记忆
    记忆的黄昏  黄昏的记忆
    记忆中的你在离我而去时
    曾留下精美的一瞬
     
    每当想起你的时候
    即使白雪飘飞的日子
    那个回眸一笑依然温暖如春
    在我思念的每一个黄昏
    都无法将它忘记
     
    这样的黄昏就是一首诗
    跳动的韵律在记忆的深处
    你的家乡离我很远很远
    然而那个回眸一笑
    却永远牵着我长长的思念
     
    在这个难忘的黄昏
    彩霞布满天空
    真真实实的记忆
    色彩明丽  让回眸一笑
    永远定格在心灵的窗口
              2010.3.9.
     
    飞翔的生命
     
    你浪迹天涯
    足迹踏遍千山万水
    漫长的旅途如蛛网般错综
    你却一意孤行
    飞翔的目光  早已
    滑落在黄河岸边
    而你  却依然溯流而上
    寻找九曲黄河第一湾
    那片草原的宁静
     
    是谁在为你打点行装
    是谁在村头的槐树下
    瞩望你远去的背影
    草尖上滚动的露珠
    是一首凄婉的牧歌
    抚慰一个孤弱的灵魂
     
    你是一只不羁的鸟儿
    今生注定要用飞翔的姿势
    飞越草地飞越河流
    飞越人生的艰辛
    远去的故事不再裸露于
    荒凉的梦境
    你明朝  还能否远行
     
    2009.8.13.
     
    你的声音你的微笑
     
    透过迷蒙潮湿的目光
    睫毛上挂满了摇曳记忆的忧伤
    几十年的追寻或是欢乐或是痛苦
    早已长成了黄河边那一抹凄凉的烟柳
    蓦然回首  那个甜甜的声音和微笑
    意外地绽放在一个遥远而充满等待的窗口
     
    那个难忘的声音那个难忘的微笑
    在长长短短高高低低的呼唤着
    呼唤着一个天涯游子漂泊的心情
    这声音和微笑把离别经年的距离越拉越近
    我的思念就在这个声音和微笑中疯长
    想你时便与记忆的影子切切私语
     
    那个声音就是你那个微笑就是你
    无论是在爬涉的旅途还是在酣梦
    苦苦恋着的往事和往事中的你
    在我思念的倒影中泛起层层涟漪
    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个微笑
    把我牢牢地连接在一个美丽的黄昏
                2010.2.19晨
     
     
    盛开的白玉兰
     
    在西部凛冽的风里
    在五月飘飞的雪中
    白玉兰毫无选择地盛开了
    盛开在人们
    期盼和惊奇的瞳孔里
     
    白玉兰开了
    一朵朵  洁白如皓月当空
    流泻清辉  播洒月华
    一树树  璀璨如华灯初上
    照亮一个漆黑而寂寞的夜空
     
    白玉兰开了
    与长风共舞
    与白雪同眠
    在我深沉而瑟缩的梦里
    你依然照耀着西部冷漠的脸孔
     
    白玉兰开了
    一如爱的炽烈
    生的洁净
    在世间千姿百态的纷繁中
    你独树芳华  笑对人生
     
    倘若那一天
    我跌下悬崖
    或是长梦不醒
    哪怕身边簇拥着万紫千红
    我也会一万次地呼唤你
    白玉兰啊  白玉兰
    2009.6.16.
     
     
    听一首歌
     
    如一缕清风掠过静静的湖面
    心中不惊的涟漪骤然荡漾
    如一缕沁心的芬芳飘过原野
    眼前无数蜂蝶起舞霓裳
     
    这是一曲动人的仿佛唱给你的歌
    这是一个亲切的仿佛就在我身边的渴望
    在一个难忘的日子里相遇相知
    时光凝滞在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
     
    你就是那沉静碧透的一湖秋水
    你就是那摇人心旌的一缕花香
    你是我漫漫旅途上相依相随的光和影
    你是我今生今世难以割舍的忧伤
     
    走在这崇山峻岭崎岖的山路上
    我犹如一只失魂落魄的羔羊
    看苍山如画残阳如血
    茫茫人海里你愿与我共话苍凉
    2009.9.6.
     
    唱民歌的老婆
     
    民歌来自民间  来自
    唱民歌人的心间
    老婆爱唱民歌
    轻轻地  不经意的一声
    飘过来  如一缕来自田野的风
    悠扬中婉转成老婆年轻时
    田野里那一串串滴着汗水的笑声
     
    老婆是一部谱了曲的民歌集成
    一页页民歌在泥土里生根
    一句句花儿在爱情里生长
    田野因此而年轻  年轻成
    一条开满山花的小路  蜿蜒着
    通向老婆瞭望的眼睛深处
     
    老婆的歌中有天空原野和鸟语花香
    喜怒哀乐和缠绵悱恻的主题
    凄凄婉婉的洒满了故乡的田埂
    用一声声斧头剁了白桦了
    或是红心柳的两张叉
    把故土情结编织成精美的嫁妆
    连同自己陪嫁给了不曾谋面的男人
     
    我是听着民歌长大的
    在三月桃花苍凉的风景里
    看云雀飞过蓝天草芽绿过山坡
    年轻而潮湿的心头
    民歌犹如春潮涌过  把艰难的日子
    永远定格在民歌生长的泥土里
     
    一段段日子就是一首首民歌
    我们手牵手从一九走到九九①
    让十二牡丹②开放在我们的精神家园
    让老婆不再寂寞的歌喉  洪亮着
    把一首首民歌栽培成一枝枝红花绿叶
    装点我们依然泥土芬芳的心情
     
    注:①九九:民歌《九九》。
    ②十二牡丹:民歌《十二牡丹》。
              2010.2.17.凌晨1时
     
    春之语
     
    揭开白雪飘飞的封面
    玉兰花在三月的风中蠕动
    山林里的一条条小溪映着浅草
    流出山谷流入大河  三月
    在你清丽的微笑中舒展温柔
    此时  有风儿轻轻耳语
    ——春天来了
     
    朝阳跳起了光明之舞  你那
    丰腴的身姿律动着七彩之韵
    涌动着热情的脸庞血色浪漫
    所有的生灵都在接受圣洁的洗礼
    当玫瑰色的梦从你的身边擦肩而过
    此时  有阳光轻轻耳语
    ——春天来了
     
    在小溪和浅草的疏影里
    河水跳跃成闪烁的涟漪
    三月听不见钟楼上悠扬的钟声
    听不见杜鹃鸟一声声的催耕
    这个季节是生命萌动的季节
    此时  有小溪轻轻耳语
    ——春天来了
     
    当燕子划着弧线  翻飞着
    为大地精心裁剪五彩的花衣
    滴哩哩的燕语便随着潇洒的雨滴
    飘落原野  飘落田埂  洒下
    一串串湿漉漉的祝福
    此时  有燕子轻轻耳语
    ——春天来了
              2010.3.4.
     
    登天水麦积山
     
    在一个秋季,我犹如一只疲惫的蝴蝶
    看见辽阔的田野一片空旷便四处追寻
    追寻的目光时时被秋风吹折
    追寻的翼翅时时被冷雨飘零
    秋雨中我跌落在烟雨朦胧的麦积崖
     
    原来这麦积崖就是由陇原田野里
    那一捆捆麦穗堆成的一座巨大的麦积山
    千百年来掩映在飘飘渺渺的烟雨里
    任凭电光石火天崩地裂的震撼
    麦积山下依然香火缭绕禅音萦耳
     
    走进麦积山,我犹如走进
    鳞次栉比的蜂巢  在悬梯间穿梭
    我仿佛又是一只饥饿的蜜蜂  战兢兢
    盘桓于千百个大大小小的洞窟
    偷窥神态各异的朝代和躲进崖洞的诸佛
     
    走过散花楼,我与佛若即若离
    我想  即使悬梯崩塌我也会扶摇直上
    贴身麦积崖  再经千百年风吹雨打
    虽然难以跻身诸佛之林  但一定会
    闪耀成一幅不知朝代的天然壁画
                  2009.12.14.
     
    父  亲
     
    想起父亲就想起一座山峰
    那巍峨的山峰壁立着
    那布满山脊的岩层的褶痕嶙峋着
    那褶痕就是父亲汗渍斑驳的皱纹
    那随岁月荣枯的草木
    就是父亲老迈艰辛的年轮
     
    父亲是大山的儿子
    历经了风雨雷电的洗礼
    挺直了饱含风霜的腰板
    勇敢地  让我们走出大山
    走出那一条
    祖先也不曾走出的山谷
     
    父亲有着大山的坚毅和倔强
    有着对儿孙的理想和憧憬
    指引我们走出了大山
    走出了世代繁衍生息的家园
    踏上了一条比山路平坦
    却比山路更加艰辛的人生旅途
     
    想起父亲就想起我的儿女
    他们坐在父亲盘起的双腿上
    喝着父亲的浓茶
    揪着父亲的胡须
    牵着父亲的衣襟
    我的儿女一个个是在父亲的怀里长大的
     
    父亲一生安居于三间寒舍
    温馨于一席清贫
    在回望自己的坎坷中
    牢牢牵着放飞风筝的那根丝线
    走过多少风雨多少晨昏
    留给儿孙的只是凄然的笑容
     
    父亲  如今我沿着你指引的路
    走出大山  走过坎坷
    走出你一生也未能走出的艰辛
    无论何时何地  我滚烫的血脉里
    永远回响着你的叮嘱
    定会时刻矫正我前行的脚步
               2010.3.4.
     
    甘南草原
     
    七月流火  一阵风
    把草原吹动  绿色的海浪
    升起  一只鸟飞过
    蓝色的天空  云很远很远
     
    在收割完青稞的田野
    和马群趟过的河流
    长云绵延的地平线
    推向梦中草原的深处
     
    甘南草原
    从牧人的帐篷
    和躬耕的农民眼中
    格桑花黄了  杜鹃花红了
     
    此时  又有一只鸟飞过
    飞过炊烟缭绕的帐篷
    飞过高高低低的麦垛
    在草原蓝蓝的天幕上渐飞渐远
            2010.3.21.
     
    记忆中的故乡
     
    一缕清风吹过 拨动我思乡的心弦
    故乡离我很远  远离我的生活几十年
    我渴望走进故乡  走进故乡怀抱的温暖
     
    故乡是长在高高低低崖畔上的一丛丛马莲
    故乡是女人水桶里咯吱咯吱摇晃的冬天
    故乡是长长短短飘忽在晨光里的袅袅炊烟
     
    故乡是每天清晨家家户户放牛放羊的呼喊
    故乡是女人站在房上呼儿喊男人吃饭的悠闲
    故乡是听不完的鸡鸣狗吠邻居叫门的自然
     
    故乡是雨天伸出小手去接屋檐上水珠的童年
    故乡是牵着奶奶的衣襟骑在奶奶背上的烂漫
    故乡是人们远离后永远忘不掉做不完的梦魇
     
    故乡不再是定格在记忆深处烟熏火燎的从前
    故乡不再是土墙土地冷风穿堂的衰败与寒酸
    故乡是走南闯北的游子心中难以割舍的眷恋
                           2010.3.22.
     
     
    南国之旅
     
    从冰天雪地的西北
    到花木葱茏的南疆
    飞机穿越云山雾海
    火车飞跨万水千山
     
    世界很小  也很平静
    从高空看不见城市和乡村
    在疲于奔波的人流中
    看不见一丝忧伤和艰辛
     
    走到天之涯海之角
    在城市之外乡村之外
    天南地北的人们
    摩肩接踵不屑一顾
     
    在没有村庄找不到家的地方
    只有一批批擦肩而过的旅客
    无声无息匆匆忙忙
    用贪婪的目光传播文明
     
    穿越时空的隧洞
    感觉咫尺天涯的词义
    海很平静
    山很平静
     
    从千年不朽的龙血树下
    走来千年不泯的生命
    让三亚湾的海浪
    托起一带椰林迎风招展
           2010.3.10.
     
    山城小街
     
    山城依山势而建  小小的街道
    令行人急匆匆走了几百年
    小街有许多故事  如我般
    忧忧郁郁或是疯疯癫癫
    穿越岁月  穿越各种脸孔
     
    小街也如我般曲折如我般坎坷
    经常让人挖掘被人修理
    在岁月无常的冷冷暖暖中
    有人消失在小街的尽头
    有人从满头青丝走向白发皓首
     
    小街也不乏热闹
    此起彼伏的马达声震耳欲聋
    风驰电掣的摩托车不装消声器
    讨价还价的交易声企图压制物价上涨
    唯有背着书包的孩子们等待在校门口
     
    小街一天天变得繁忙和华丽起来
    并肩而行的夫妻或是情人
    撑着花伞的女孩或是留着长发的男孩
    把小街颠簸得熙熙攘攘
    纷乱的脚步把小街踩得日趋瘦小
     
    小街啊小街  你承载了
    太多的收获和艰辛
    太多的希望和失望
    太多的兴奋和疲惫
    以及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的各种表情
     
    天黑了  车稀了 人少了
    街灯在朦胧的夜色里次第开放
    酒吧是人们发泄情感和欲望的地方
    一副副醉脸上洋溢着花枝招展的光芒
    于是小街便冷落在轻歌飞扬的梦里
            2009年12月21日
     
    是谁在呼唤我的乳名
     
    三月的小雨在阳光下淅淅沥沥
    闪烁成朦朦胧胧的泪光
    河岸上的疏柳摇曳着凄切和忧伤
    河水汩汩  或是欢乐  或是痛苦 
    天空飘过一抹殷红的离情别绪
    远处  是谁在呼唤我的乳名
     
    遥远的岁月离不开我的记忆
    行走的步履把思念越拉越长
    漂泊游子的脐带永远连着故土
    时时牵动我归乡的神经
    花开花落的故乡魂牵梦绕
    远处  是谁在呼唤我的乳名
     
    路边的花儿在向我招手微笑
    听不清哪一句才是我那浓重的乡音
    草地上的露珠不是鸟儿流出的眼泪
    杜鹃啼血是他乡一道苍凉的风景
    思乡的泪水养活着即将枯萎的往事
    远处  是谁在呼唤我的乳名
    2010.3.5.
     
    瞩望黄河母亲
     
    站在黄河母亲的身边
    看怀中婴儿怡然自得
    浩浩荡荡的是黄河母亲的声音
    吱呀呀的水车
    转动岁月  记录着
    黄河母亲亘古的年轮
     
    这不仅仅是黄河岸边的一道风景
    黄河母亲的神韵
    千秋万代
    激荡着黄河儿女的汩汩血脉
    汹涌澎湃青春常在
    一如黄河母亲的雍容风采
     
    黄河母亲啊  我在瞩望你
    你那给人自信的目光
    会使我点燃黑夜  找到光明
    你那宽厚丰满的胸脯
    青春鼓荡  养育华夏儿女
    一个个坚挺起龙的脊梁
            2010.3.10.
     
    走进河西
     
    走进河西,我犹如走进干涸千万年的海底
    走进河西,我从渺渺西来的风中听见凉州大云钟的悠扬
    长长的河西走廊,畅通了长长的丝绸之路
    绵延的祁连雪峰,映照着大阴山胡马驰骋的疆场
     
    我从马超龙雀高扬的鬣鬃上
    看到了漫天风尘中那一弯边关冷月的苍凉
    我站在天下雄关透过祁连山的皑皑白雪
    听见了莫高窟传来的那一曲千年琵琶的悠扬
     
    我从鸣沙山东麓的最高处遥望着石室宝藏的普天佛光
    我从月牙泉那一弯清冷的寂寞里听见了金戈铁马的回响
    而今西出阳关的人们可见故人可有美酒
    茫茫大漠的苍凉里可否看见长河落日的景象
     
    那天衣飘飞美丽动人的伎乐仙女翩翩起舞
    那袅袅仙乐伴着天女散花使壁窟风动生香
    那响彻大漠穿越黑夜的羌笛不绝于耳
    那边陲胡烟里凄冷的火光点燃了一个民族再生的希望
     
    走进河西,我从千年不死的胡杨林里谛听那串遥远的驼铃
    走进河西,我从一只徘徊的鸟翅里追寻飞天祥和的梦想
    走进河西,我从九色鹿美丽的腾跃中感悟芸芸众生的福祉
    走进河西,我走进一个凝聚古老民族精神华光的艺术殿堂
     
    我沿着河西走廊采撷大漠光华耀眼的每一缕阳光
    我站在阳关古道回望远古苍穹下历史篇章的厚重与苍茫
    愿飞天长袖凌空飞舞尽情播撒圣洁缤纷的丝路花雨
    愿五千年中华古老民族气壮山河的精神血脉万古流长
     
    2009年8月29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