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张礼:村庄的留守儿童与老人
    张礼:村庄的留守儿童与老人
    • 作者:张礼 更新时间:2015-12-02 03:39:35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85
    [导读] 一 古老的村庄,寒冷的山风,温暖的小屋,老人与孩子、山坡与暖阳、路边的荒草,还有那只常蹲在火塘旁边的老黄狗,构成了一幅静谧的山村景致。村头村尾的老土坯屋,在岁月的浸浊中如花甲的老人,脱落的墙壁,倒





    古老的村庄,寒冷的山风,温暖的小屋,老人与孩子、山坡与暖阳、路边的荒草,还有那只常蹲在火塘旁边的老黄狗,构成了一幅静谧的山村景致。村头村尾的老土坯屋,在岁月的浸浊中如花甲的老人,脱落的墙壁,倒塌的屋顶,让人无法想象它过去的辉煌,苍老的土屋背靠着土屋,老人佝偻的背影留在土坯墙上。

    村庄的劳动力一直在向城市转移,留下老幼留守,村庄鸡鸣犬吠之声,像是一种无奈的喟叹。老人们手扶拐杖倚靠着夕阳下的山墙,夕阳苍黄地映在他们布满褶皱的脸上,老人们眸子里射出的光,是阅尽世态的深邃,是尝遍人间烟火的沧桑,还有守望儿女回归的念想,及盼望团圆的希冀。







    爷爷奶奶不时发出的咳嗽,若一张缺口的锯子,一声声切割着留守的晚年。那咳嗽的声音,一松一弛就若一个老人的上坡或者下坡,像极了其磕磕碰碰的一生。

    山茶花进了城市的客厅,野山菊到了夜总会的吧台,山桃花妆点了美容店。只有一山山的野杜鹃花,固执地留守在山坡,把山映红着。孩子、老人,这些村庄的留守者,一如既往地眷恋着村庄 ,眷恋着村庄厚实的泥土。







    山村校园门外,一群留守的乡村老人,在等候放学的铃声。放学的铃声响了,乡村的小孩争先恐后走出校门。守在校园门外的老人,赶忙牵住自家孙儿的小手,拉的很紧,怕丢失了小生命。没时间去接孩子的,爷爷奶奶就会在上学前叮咛,放学了早回家,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爸爸妈妈外出,一年两年或者三年,打工归来,孩子与父母,熟悉的面容变得陌生,久违的声音似懂非懂。父母张开双臂,乖乖,抱一下。对视了许久,孩子羞怯地缩在一旁不敢出声。爷奶只好说,孩子,别怕,那是你爸妈啊。









    这个农民工挤压城市的年代,村庄愈来愈干瘪,空洞地孤立在乡村的翠绿里,农民工把汗水一滴一滴,洒在城市蛛网一样的建筑楼上。

    外面的世界够精彩,外面世界也很无奈。儿时的伙伴,流走去了远方,把汗水一滴一滴,洒在城市飞转的车轮下。牛哞、鸟鸣 、狗尾草、皂角树、村头的大榕树,远离了视线,尘埃、流动的人群和汽车尾气却扑面而来。







    一只斑鸠在秋天的林子里叫,它的叫声填满着山林的空旷和枯寂。爷爷奶奶越来越老,儿女的探望越来越少,爷爷奶奶身体上的零件,也开始一件件地坏了,许多时候,老人很久也没有走出封闭的屋子。

    归鸟,啼红了深秋大山深处的一枚枚枫叶,炊烟不紧不慢从老屋的烟囱里爬出。老人的孤寂,就若门前那棵老刺桐树上的枯枝。一个孩子、两个孩子,在学校的围墙外,在一个土堆边扔土疙瘩。一束狗尾巴草,迎着风就长在学校的围墙上,一个小女孩,在围墙外垫起石块,把一束摇晃的狗尾巴草拿在手里。

    而一个孤独的老人,背倚靠着土坯墙一直在念叨着:村庄,村庄,是谁抽空了村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