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三嫂
    三嫂
    • 作者:高山#流 更新时间:2015-12-14 03:09:38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791

          三嫂和三哥两口子,都说不般配。
      三嫂,长得像朵花,身体鲜嫩的能掐出水来,气死日头的瓜子脸永远是那么白皙,小蛮腰樱桃小嘴,尤其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勾人魂魄。据长舌妇们讲,不止一次有男人因为走路看三嫂,不幸把车骑到了沟里或者撞上了电线杆;三哥,黑不说,又矬,还不喜欢说话,用庄稼人的话说,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碰个跟头也不说话的死阴蛋,人们还都说三嫂跟着三哥屈了。三嫂不但模样俊,而且好脾气又随和,和前家后院东邻西舍,关系处得没得说。全庄一提起三嫂来,没一个不夸的,都愿意同三嫂供事,不论谁,有事找到三嫂,没一回不痛快过。而三哥却不是这样,他过日子死巴,特别是别人一向他借什么,就像剜他的心似的。村里私下都说,一棵黄花菜被猪啃了。
      那年,他新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前邻居来借,说:“老三,你三轮车有空吗?”三哥十分警觉地说:“你问三轮车干什么?”邻居说:“我有点儿急事,想骑一下。”三哥随着说:“没空没空,她姥娘昨天刚骑去。”邻居没借到三轮车,想转身往回走,三嫂从屋里出来了,向邻居说:“你借三轮车呀大嫂子?”大嫂子说:“啊,不是没在家吗。”三嫂说:“你单听他的,在家呢,我给你推去。”说着,三嫂便从偏房里推出三轮车,让大嫂子骑去了。
      三哥心疼地直埋怨三嫂,“行,日子这个样就过好了,刚买的三轮车,她骑一回,咱就少骑一回,她能给仔细着骑吗。”三嫂说:“不就是个三轮车吗,你还趁么,你就不和人家别人借么,关死门子朝天过?”说得三哥搭不上话来。
      长了,人们都摸透了这两口子的脾气性格,借来往还,再不大找三哥了。来人一进门,直接说:“老三家在家吗?呦,三嫂出去了,没事,等她回来再说吧。”
      三嫂心里有杆秤,别看三哥蔫儿吧唧的,可是心善,没有人知道三嫂的过去。三嫂原来在娘家是方圆几十里的一朵花,心高气傲,非城里人不嫁。县城的小姨把她介绍给成里一个局长的公子,见了面三嫂便一见钟情。那小伙子是个帅锅,又能甜言蜜语,没几天就俘虏了三嫂,未婚同居了,差不多有一年吧,三嫂怀孕了。可就是在那个时候,帅锅移情别恋,公然把女孩带回了他们的出租屋。死要面子的三嫂痛不欲生,没脸回去,一时想不开在晚上跳进了马颊河,正巧被来这里逮鱼的三哥救了下来。看到三哥憨厚实在的样子,三嫂终于明白了,婚姻是实实在在的过日子,选对象不是买幅画,再好看也不能挂起来,干脆就嫁给了三哥。
      结婚以后,三哥特别疼三嫂。平白无故地捡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三哥乐开了花。以至于结婚后好几年了,像三哥这般年龄的,平时没有在家的,大都出去打工想俩儿钱。可三哥一肚子小心眼儿,他舍不下三嫂,怕她在家……这么俊的老婆。三嫂直骂三哥是个窝囊废,不出去挣钱,在家死靠吧。孩子大了念书得花钱,得给他娶媳妇,得给他买楼。现如今,大起脊的厦房已不上讲了,都想为儿女操心往城市里奔了,到时候,我看你指望什么。
      三哥在家里死靠,三嫂说,你不出去俺出去。可三哥更不放心了,三哥更胡思乱想了。急得三嫂没法,只好在家想了个挣钱的法,她在家养兔子,起五更熬半夜的,每月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
      三哥也不是不想挣钱,而是他没什么本事挣钱,一没文凭,二没什么手艺,只能在家随那些实在出不去的人干修房盖屋起墙垒灶的活,一天倒也能挣个五十六十的。但这几年活少了,农村里没有盖房的了,三哥再没了挣钱的门路。他一心想找个既不出远门儿,又能挣钱的活。终于,三哥想到了一个活。他想,壮劳力都出去了,浇地是个大活,为这好多出去打工的逢到浇地时现往回蹿。有人曾说,咱庄咋没给人浇地的呢?三哥盘算着,全庄七八百亩地,浇一亩地按二十五块钱算,甭说全庄都用他浇了,就是浇上一半,一年最少浇三遍地,那也能挣个三万两万的。说干就干,三哥没给三嫂商量,就买了潜水泵,防水线,电表闸把子什么的。三哥撒出信儿去说,他给人浇地,别人不用自己看水,保正给浇得可边到沿儿的。信儿一撒出,就有不少找三哥排号浇地的,有的提前把钱都给了三哥。
      三哥顺好了线,把泵下到河里,就等合闸了。三嫂来了,三嫂问三哥,先浇谁的啊?三哥说:“谁问的早先浇谁的,谁给了钱先浇谁的。”三嫂拿眼白了一下三哥说:“不行,别光钻到钱眼子里去,先浇前头七婶子的吧,去年七叔病死了,七婶子娘们儿孩子的,谁浇地也都是捎带着给她浇了,而且都不要她的钱。”三哥说:“早晚咱也给她浇了不行吗:”三嫂说:“不行,一个早一个晚差远了,万一河里没水了呢?在机井里浇地太慢,得好几宿的在地里熬,她一个娘们儿家,一个人夜间在地里不犯恼啊,先给七婶子浇。”三哥说:“可是都给人家说好了,把软管子都伸到地里了。”三嫂说:“瞎犟。”不容三哥再说,便把伸好的软管子又调到了七婶子的地里,接着合上了闸把子,清清的河水,瞬间流进了七婶子的地里。
      三哥的计划被三嫂打乱了,蹲在那里生起了闷气。
      正巧,七婶子来了,七婶子早知道了三哥置了水泵浇地的事,但她手底下紧,没好意思张嘴,可又忍不住到地里来看看,一看三哥是先浇的她的地,高兴得不知怎么感谢三哥。“嗨,大侄啊!你刚置了泵,就指望这几天挣钱,先给别人浇,末了有空给我浇浇就行了,这是怎么说的,忒不好意思了。”
      此时的三哥,正生着三嫂的气呢,便把肚里的话说给了七婶子了,不先给你浇行吗,没看见人家在那里盯着吗。这话把七婶子听懵了,她抬头朝不远处一看,三嫂正在地头上给她看水呢。三嫂也听见了三哥说的话了,嗔笑着说:“三哥,听听,么人啊,下了力不知道为人的话该怎么说。”七婶子忽然明白了,说:“三嫂,侄儿媳妇啊,可别为这个和俺侄儿抬杠啊。”三哥跟到七婶子身后,也回过味儿来了,“婶子,其实,一买泵时我就打着你的谱了,你言语不言语的,一打谱就给你浇。”
      三嫂听了三哥这话,笑了,笑得哈哈的,像一朵盛开的荷花。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