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新闻视线 >> 原创舞剧《仓央嘉措》:一位活佛身后的人性世界
    原创舞剧《仓央嘉措》:一位活佛身后的人性世界
    • 作者:东方暖 更新时间:2015-12-30 03:00:26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60
    [导读]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2012年年初,我到拉萨布达拉宫采风,去了八廓街那栋以仓央嘉措而闻名的玛吉阿米餐厅。屋里,来布达拉宫朝圣的藏民们喝着酥油茶,沉默地看着在仓央嘉措画像面前拍照的喧闹游客。窗外,是静静矗立在高原之巅,凝视着无数磕长头的信徒们的大昭寺。

    那时我感受到的,是仓央嘉措的孤独。

    三年后的今天,坐在民族剧院《仓央嘉措》大型原创舞剧彩排的黑暗之中,那种感觉再度袭来,亲切的打阿嘎、欢快的竹笛、奔放的热巴舞和藏族歌手清澈嘹亮的歌声让我恍惚觉得身处拉萨,而不是三千七百公里之外的北京。




    竹笛与打阿嘎:一位小活佛的欢乐童年


    仓央嘉措有一颗凡人的心。在藏南一处叫做门拉沃域松的偏僻处,他和母亲、家乡的亲人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舞台上,演员们身着用毛笔刷出黛青、朱红、铬黄色肌理与褶皱的藏袍,手持打阿嘎,在民歌为主调的乐声中边唱边打,围绕着和母亲嬉戏的小仓央嘉措,庆祝着盛大丰收。

    热巴鼓的鼓点代表智慧,高高挥舞的牛尾扫去佛像前的尘土,俏皮的竹笛就是少年仓央嘉措,他自由得像一只初生的鸟儿。在他周围,耕作的人们旋转着散发大地柔和质感的裙摆,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与国画的写意奇妙地融合在一起,整个舞蹈焕发着独特的诗意。让人不禁想起了仓央嘉措的诗。

    时间转眼到了仓央嘉措15岁那年。密教大师单达林巴有预言曰:“秉此殊业者,将于香巴拉雪山的西南隅,降生成为众生之主,执掌圣教,护卫苍生。”

    人世间的贵贱尊卑、欢乐悲伤,从此完全纠结在他一个人身上。




    上师的教诲:少年仓央嘉措的罪与罚



    被确立为转世灵童的仓央嘉措于1697年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那一刻,“仓央嘉措”这个名字就被一个个金黄色的光环牢牢系在了每一位朝圣者的心上,少年的命运从此改变。

    少年仓央嘉措与上师江央扎巴辩经的这一段,由深沉而忧伤的管弦乐营造出沉静、内省而怀着深深愉悦的氛围,小仓央嘉措与上师对坐,上自佛典,下至诗歌、逻辑、医学和天文历算,一一苦学。

    舞剧中,饰演上师的男子对少年的谆谆教诲通过两人背抵背、相互配合的舞步缓缓展开,当上师的手指指向远方时,少年仓央嘉措和我们仿佛都看到了佛祖的光芒和虔诚的藏民,听到雷声隐隐和水声涟涟,日光和月光照进了布达拉宫的窗户。

    最后,上师虔诚地闭上双眼,将打坐的仓央嘉措背起时,那一份内心的感动无以复加。就像仓央嘉措自己流着眼泪回忆的那般,“老师对我的教导,如同连绵不断的恒河水。”

    这段舞剧的编曲几经周折,作曲李沧桑老师在创作这段以“辩经”为主题的弦乐时,导演一直不通过,直至修改到第四遍,把这段原本过于强烈、嚣噪的旋律打磨成如今祥和、深沉的音调时,上师和仓央嘉措的那种亲密无间的师徒关系才凸显出来。初闻这段音乐,暗自惊叹于导演对这出剧、对仓央嘉措本人理解之深。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吊诡:上师们要他远离红尘学习佛法,而他却借由佛法重返红尘;他们要他学成妙音天女之法来弘扬佛理,而仓央嘉措却专一于妙音天女的诗歌世界而罔顾其他。一个人可以深思熟虑地忠于自己的选择,也可以不假思索地忠于自己的心。



    洁白的仙鹤:活佛仓央嘉措的内心世界



    如何将对尘世的爱转化为对佛祖、对普世的爱?如何爱众人亦如爱自己的母亲?仓央嘉措在痛苦的自问中旋转、如白鹤一般张开两臂呼唤天上的神灵,然而没有人回答他。一切都需要靠他自己参透。

    舞剧第三幕,在悠扬缓慢的扬琴声中,梦中的亲人们一一出现,排着长队,向仓央嘉措告别。他们深情地望着他,一步一回头。

    仓央嘉措总是被人望着。他是活佛,藏民们满腔期待地望着他,怕他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活佛;他的上师望着他,希望他懂得佛祖的一片苦心;他的政敌也死死望着他,希望找到机会把他手中的权柄夺下。因为这个尊贵的身份,他们的目光囚禁了他从十五岁之后的全部时光。

    排在队伍最后的是他的母亲。仓央嘉措想要上去拥抱她,然而母亲却将双手放在额前,向他一步一跪拜,一步一叩首,仓央嘉措内心的挣扎、母亲失去儿子的隐痛、以及两人身份从母子向“佛祖与平民”的剧烈转变在这时达到最高潮。看得人无不扼腕落泪。

    仓央嘉措可以没有母亲和亲人,藏人却不能没有他。独舞中,饰演仓央嘉措的青年男子身着红色僧袍,在音乐中缓缓起舞,长长的僧袍是此生的束缚,也是对母亲、故乡剪不断的思念。但是他不能回头。

    这一幕的配乐《洁白的仙鹤》烘托出了仓央嘉措的整个内心,引领着他找到了自己的灵魂。

    此时此刻,我已分不清台上的人是饰演仓央嘉措的男子,还是真正的仓央嘉措,只是强烈地感受到生而为人,我们都是时间和空间这纵横两条轴线上一个小小的坐标,哪怕最强悍的自由意志也无法从因果的大网中挣脱。帝王将相如是,才子佳人如是,草民百姓如是,仓央嘉措亦如是。

    辜鸿铭曾经在《中国人的精神》一书中说过,“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的创始人,都是异常并且反常地具有强烈情感本性的人。这种本性让他们感受到了热烈的爱的情感,或者说是人性的友爱,这就是宗教灵感的源泉,是宗教的灵魂。”我深以为然。

    我渴望再度与舞台上的仓央嘉措相遇。他的童年究竟是怎样的?他和他的云卓仙女如何相遇?他又是如何参透佛法,成为了众人心目中那个不一样的活佛?相信下一次,我会看见一个更加饱满、更加鲜活、更能称之为“人”的仓央嘉措。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