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诗评 >> 李自国:王垄散文诗集《梦中蝴蝶飞》序
    李自国:王垄散文诗集《梦中蝴蝶飞》序
    • 作者:李自国 更新时间:2010-04-14 04:22:1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787
    [导读]王垄散文诗集《梦中蝴蝶飞》序

    生命的大树,枝叶都是诗情,点滴的日子,都打满了思想的补丁。静谧的心灵深处,溢出人格诗风,一首好的散文诗,必然体现出一个诗人与生俱来的个性以及他深刻的人生体验,展现他内心深处的光芒,散发着人格的魅力与人性的馨香。诗人王垄在散文诗集《梦中蝴蝶飞》里体现了他细腻的情感,深邃的思想,敏捷的文字和高尚的品德,他以一种高远的精神向度,一种思索和情感的指向,平实、朴素、温暖的诗意,将理想的精神赋予清晰的现实指向,凸显出生活的态度,关乎生活,关乎纯净的诗魂。散文诗的“诗性”在字里行间跳跃,诗人笔端流淌着散文诗的诗质和韵味,令读者仿若品一杯香茗,温暖由心而生。

    散文诗追求一种纯净,在语言的背后总是蕴含着无可比拟的精神力量。王垄的沉静让他的诗歌生涯开满了无数让人艳羡的鲜花,大量的诗歌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林》、《诗选刊》、《黄河诗报》等各类报刊杂志,部分作品还被介绍到海外;一本本散文集、诗歌集呈现在读者面前,他著有诗合集《红雨》(1990年)、散文集《还娘乳》(1999年)、诗文集《没有开始》(2008年)、诗集《我从垄上走过》(2009年)、散文集《因为柳堡》(2009年)等等。他拥有从寻常事物进入深层意蕴的洞察力和敏锐的诗性感受力,孜孜于构建一个自己的诗歌世界,通过深厚的生活积累与语言积累展开对文学的认同,在迅速切入生活的内核时传达出诗人独到的美感经验。这也是王垄《梦中蝴蝶飞》深层的审美意蕴之所在。

    在文学丛林中潜行,王垄和许多优秀的诗人一样,用年轻的诗行留住岁月记忆中的痕迹。散文诗倾向于诗的情感和想象,在内容上不像散文那样沉重,语言上不像诗歌那样惜字如金,虽是吉光片羽,但是意象得以附丽,情感诉诸文字,让诗人可以在内心获得宁静的片刻酝酿出丰富的情感经历。在《柳堡,柳堡》中,诗人写道:“柳堡,柳堡,母亲常在我耳边,念叨你朴素的小名,在诗和生活、真实与幻想之间,你的距离恰如其分,这种关注,使春天得以在我们心中延伸,最终抵达故乡抵达理想中的风景。”柳堡是诗人的故乡,也是诗人心中无限蔓延的思念之地,无论是诗与生活还是真实与幻想,它总是诗人纯净的语言中诗化的景致。对于柳堡,王垄抹不去的情怀清晰可见,《柳堡少女》、《柳堡风》、《十月,在柳堡》、《水边的柳堡》……浓浓的眷恋之情在笔端流淌,分明就是诗意盎然的怀乡情怀。“在八月的荷花之上,我仿佛就是一株荷花,在故乡的风里,与十万奔跑的动词相遇,与十万喷涌的诗句相遇。这些亭亭玉立的我的姐妹呀,这些含蓄而奔放的我的姐妹呀,从老家大片大片的风景里走来。我相信,她们已经为我守候多时了。她们的碧绿和纯洁,是为我美丽着的青春和力量。”(《荷花之上》)诗人王垄让诗语趋于丰富,诗人自我与意象完美融合,有着非常的精神与艺术境界。

    王光明在《散文诗的历程》中曾说:“散文诗的艺术精神和美学魅力,并不来自生活现象的自然美感,而是来自生活感触提示下心灵世界极深的内省,是通过审视和开发内心生活的宇宙来为文学世界带来新的审美空间和美学魅力的。”正是因为散文诗的艺术精神和美学魅力没有来自生活现象的自然美感的分担,则必须通过诗人对心灵世界的挖掘来表现其神韵和魅力,这对诗人的语言表达的丰富与精确无疑是一种挑战。王垄在创作的过程中,保持着难得的冷静与深刻,却又用感性与柔美的文字展现着散文诗的美学魅力。“纸钱飞舞,夕阳飘摇,磨盘般旋转的梦幻在古老的瞳仁中慢慢西坠。唢呐吹走了满目的风尘,皱巴巴的脸上蠕动着苦涩的泪,叶烂了,岁月烂了,胡须一样的根也烂了。厚唇颤动着,用锹刨着褐土刨着无边无尽的苦痛,挖着那只失落的小调和曲中沉重的音符。”(《牛祭》)在诗人丰富的语言背后,我们读出了“苦痛”与“沉重”,“纸钱”与“夕阳”渲染出悲悯的境地,难以掩藏朴实的诗句下的疼痛感。诗歌检验的是个人的内心和灵魂,诗歌精神展现了诗人对世上万事万物的态度。诗人王垄在《我的诗还能留在哪里》中写道:“纵使我把所有的语言,都集中在一首诗里,回报我的,最多是梦中的一阵花香。一个季节获得的能量,总是有限。在我们对未来失去信心之前,还有多少日子,会在我们的掌心燃烧?//一块小小的石头,也许就能溅起一朵心底的浪花。而我怎能在你青春的树上,刻下记忆的伤痕?深秋的夜晚,已经变得深不可测,而我的诗越来越瘦削不堪,贫血的爱情,不知道谁能来收拾骨头。”他道出了诗人内心的无奈与坚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人是在承担苍生灵魂净化过程中实现对语言的承诺,因为诗人的内心永远存在对个体意义的追问与对难以挽留美好事物的叹息,以此让他们在尘世的梦得以保持清丽。“我知道,我所谓的乘着梦想的飞翔,对于那片天空来说,很容易被视作异类的举动。我敏感而多血质的天性,注定无法飞舞在月光的水面,尽管我的眼中早已写满蓝色的憧憬。”(《虚构另一双翅膀》)诗人放慢灵魂的脚步,敏感而多血质的天性并不妨碍他真诚地生活,真诚地感受,对生活充满憧憬。

    王垄是一个执着而坚毅的歌者,他把诗语当做自我价值实现的途径,在感受生活与现实的过程中获得心灵的安慰,也在诗意氛围的营造中实现诗性人生的转化。即使是日常的生活,在他的散文诗世界里,也会散发着诗性的芬芳,即使是琐碎的生活镜头,摄入他的诗语境地之后也会充满了无限的人生况味,像《怀念》、《记忆》、《星耘》、《品月》等篇目。经历丰富的王垄,沉思着歌唱,在打满思想补丁的日子里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李自国,笔名西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会成员,全国一级作家,著名诗人,《星星》诗刊副主编)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