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征稿 >>  征稿 >> 电影剧本《芦花飞》寻第三方合作
    电影剧本《芦花飞》寻第三方合作
    • 作者:梁卫山 更新时间:2016-06-29 09:51:4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42
    [导读]附部分章节。联系本站。

     


    天边。


    红红的太阳光辉照耀下,洁白的芦花在飞。


    音乐声起,推出片名:芦花飞及主创、主演、演职人员名单。




    圣城街头。


    走来行事匆匆的高言。他提着包,抬手招呼下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


    高言上了出租车,关上了车门。车子发动起步了,高言从出租车反光镜看到,妻子李玉芹拉着女儿玲玲跑来,他急忙让司机停车。




    圣城街头。


    李玉芹领着玲玲背着大包小包气喘嘘嘘地跑来。高言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说道:“这又不是搬家,干嘛背着大包小包的追来?”


    玲玲童声童气地说道:“爸爸,你出发不带日用品怎么行?”


    高言接过了东西,亲了亲女儿红扑扑的脸蛋,对李玉芹说道:“快领孩子回家吧,光在这儿耽搁,坐长途汽车要晚点了!”


    李玉芹说道:“好的!”


    高言重新上了车,挥了挥手。出租车绝尘而去。




    高速公路。


    一辆双层的公共汽车在高速行驶,高言坐在车上,双眼望着前方。




    省城。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高言左手提着公文包,右手提着大包小包,走进了省电业宾馆。




    圣城,供电公司6号公寓308室。


    李玉芹神不守舍地坐在屋里。


    玲玲说道:“妈妈,你怎么不去上班?”


    李玉芹慢慢的说道:“妈妈啊,再也不用去上班了!”


    玲玲忽闪着大眼睛,问道:“妈妈,你是不是下岗啦?”


    李玉芹叹了口气,无言以对。




    省城,林海市,芦花湖。


    风光秀丽,湖水清澈,芦苇依依,垂柳拂面,绣舫穿梭。


    高言与开工作会议的经理、副经理们一起,登上绣舫,绣舫开动了,他们沿湖游览美丽的芦花湖风光。


     


    绣舫。


    另一侧,一位身材婀娜、面貌姣美的女郎,身着合体的天蓝色连衣裙,头戴天蓝色的太阳帽,足蹬真皮女式凉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湖水出神。她面无表情,神情有些恍惚。


    离这位标致女郎不远,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正用DV拍摄芦花湖美丽的风光。




    芦花湖。


    绣舫行进到湖内一簇大垂柳边,软软的柳条轻轻拂过这位女郎的面颊,她觉得好玩,就探身去够垂柳枝,谁知身体失重,整个人摔进了芦花湖里!


     


    绣舫。


    绣纺上的游客乱作一团,那位手拿DV的中年人大声叫喊着:“不好啦,有人落水啦!快救人哪!”


    绣舫的另一侧,高言听到了喊声,急忙跑了过来,他看到了在湖水中挣扎的穿天蓝色连衣裙的女郎,就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湖水中。


    高言迅速游近女郎,一只手轻轻托起她的腰,另一只手奋力地向前伸去、划着,同时,他双足用力地蹬着水,向绣舫游去。


    那位中年男子见状,用DV追踪拍摄着……




    绣舫,舷梯。


    高言已经游到了绣舫旁,他用一只手抓住了舷梯的扶把,另一只手揽紧了女郎的腰枝,将女郎撮到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双手抓住舷梯两旁的铁棍,足蹬铁棍中间的横棍,一步一倒,慢慢地攀上了绣舫,将蓝衣女郎轻轻地放在绣舫的甲板上,喘着粗气。




    绣舫。


    游客们见高言成功地将落水女郎救了上来,都热烈地鼓起掌来。高言也得意地笑了笑,来到了穿天蓝色连衣裙的女郎身边,大声喊道:“大家闪开,我做人工呼吸抢救她!”


    说着,高言俯身蓝衣女郎,就见天蓝色的连衣裙罩住女郎曲线动人的身躯,美极啦!高言俯身要口对口的做人工呼吸,他这一低头不经意一看不要紧,竟大惊失色,失声惊叫道:“是她!芦、芦花……”


    这时,那女郎吐出了几口水,慢慢的苏醒了过来,高言却跌坐在甲板上,他万万也没想到被自己救了的蓝衣女郎,竟是自己的初恋情人芦花!


    一旁,那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向高言伸出了手,拉起了高言,说道:“我姓张,在省高院工作,你救人的经过我已经用DV记录了下来,这就送到省电视台去播放,召号大家向你学习!”




    圣城,一座复式楼小院。


    绿树、花卉环绕着这个复式小院,幽静而优雅。


    李玉芹领着玲玲走进小院,玲玲高声喊着:“爷爷、奶奶,我妈妈刚下的水饺,给您送来啦!”


    高言的父亲、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高父,高言的母亲、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太太——高母,急忙迎出门来,高母说道:“噢,我的乖孙女来啦!”


    玲玲把用塑料袋罩着的一个大瓷碗拿了出来,递给了高母,说道:“奶奶,妈妈包得三鲜馅的水饺,可香了,奶奶,您尝尝!”


    玲玲拿起了一个水饺,塞到了高母的嘴里,高母咀嚼了起来,边吃边说道:“嗯,真是很香啊!玉芹啊,你做的饭就是对我的胃口。玲玲,你妈妈做事哪,事事顺奶奶的心。”


    高父说道:“好啦好啦,一家人就不要在太阳底下晒着啦!都进屋吧!”




    复式楼内,客厅。


    客厅内整洁、干净。大家进屋后高母忙着切西瓜,高父忙着开空调,看到高母、高父在忙活,李玉芹急忙说道:“爸、妈,别忙活啦!我娘俩一会儿就走。”


    高母说道:“这是说得什么话,刚来就要走?”


    李玉芹刚要回答,玲玲却抢着说道:“爷爷、奶奶,我妈妈下岗啦!”


    高父要说什么,听孙女这样一说就沉默了……




    省城,林海市,一座漂亮的小别墅。


    别墅的客厅里装饰阔气,大落地窗对着美丽的千佛山、芦花湖,十分养眼。客厅内大背投、家庭影院、高级音响一应俱全。


    芦花打开了大背投彩电,对着有些拘谨的高言说道:“你先坐一会儿,看看电视,我要洗个澡。今晚就在这儿吃饭,我要好好招待一下我的救命恩人!”


    高言站着说道:“我还是站着吧,这浑身湿漉漉的!坐下来弄脏了你的沙发!”


    芦花说道:“那好吧!我洗完了你再洗!”




    浴室。


    芦花走进浴室,关上了门,开始放水。




    客厅,大背投彩电。


    电视里正播放着精彩的文艺节目,吸引着高言的目光。这时,浴室响起洗浴水声,高言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就见磨沙花玻璃罩着的浴室内,隐约可见芦花洗浴的身姿,高言脸上发热,赶紧回过了头。




    浴室。


    浴室的门打开了,只见芦花穿了一身浅碎花的浴衣走了出来,她一边用毛巾擦着长长的秀发,一边对高言说道:“你也去冲个澡吧,水,我已经放好啦!”




    客厅。


    高言望着芦花走来,她用一只修长的手拿着毛巾正擦着秀发,就见芦花洁白如玉的手腕上有一条长长的、蚯蚓般的长疤,十分刺眼。芦花感觉到了高言的目光,急忙用另一只手拿毛巾擦秀发。见状,高言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回电业宾馆冲澡吧!”


    闻言芦花不高兴了,她说道:“怎么,不愿在这里洗澡?是不好意思呢还是对当年分手的事情耿耿于怀?”


    高言结结巴巴地说道:“都不是!我是说,你的、你的……”


    芦花幽幽地一笑,说道:“你是担心他……?告诉你吧,我的老公在上珠海做大老板,管着几千万元的大企业,一年到头不回来几次,我儿子在省立十六中就读,一个月就回来一次!”


    高言赶紧说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


    芦花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总之,要在这里冲澡,还要在这里吃饭!我要好好谢谢我的救命大恩人!”


    高言只得乖乖地走进了浴室……




    大背投彩色电视机。


    大背投彩色电视机里正在播出新闻。一位女播音员说道:“各位观众,今天上午在芦花湖绣舫上一女游客不慎落水,众游客齐力相救,场面十分感人!一位在法院工作的同志,用DV记录下了这动人的场面……。”


    大背投彩色电视视里播出高言救芦花的全过程。


    芦花不眨眼地看着。


    新闻播完后,泪水盈满了芦花美丽的大眼睛,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说道:“看来这缘啊,是不该绝的啊!……”




    浴室。


    高言已经洗完了澡,他看到一旁的一件新浴衣,犹豫了一下,伸手拿了过来,穿在了身上,走出了浴室。




    客厅,大背投彩色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出一部叫座的电视连续剧,荧屏上出现了一个文雅的男人,忽然,这个文雅的男人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凶神恶煞的男人在狠狠的抽打着一个女人!


    (幻觉)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化成刘森林,女人则化成芦花。刘森林一边抽打着芦花,一边咆哮着:“你,一个农村出来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我面前可不咋的!不要以为脸蛋漂亮就有了一切、就能包打天下!”


    芦花说道:“我从农村出来的怎么啦?脸蛋漂亮又怎么啦?天生就是这样长的!”


    刘森林说道:“这么长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没有我的钱,你能臭美吗?”


    芦花说道:“谁花你的钱啦!这钱是我开东方快车快餐店挣来的!”




    客厅。


    芦花长发披肩,坐在空调下直发呆。


    高言轻轻的来到客厅,说道:“芦花,我洗好了。芦花!”


    芦花“哦”了一声,缓过神来。(幻觉消失)


    高言关切地问道:“芦花,你怎么了?!”


    芦花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好啦,咱们吃饭吧。”




    圣城,千榕纺织集团刺绣厂生产车间。


    李玉芹将织花边的布料、线团放在桌子上,接过了保管员送上的领料单,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她抱起布料、线团刚要走,有人在她的肩头上拍了一下,一回头,见是也已经下岗的王姐,就问道:“王姐,您也是来领织花边布料的吗?”


    王姐可是个乐天派,说话做事风风火火,她哈哈一笑,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应道:“可不是嘛!不找点活干浑身不自在、不舒服!玉芹妹子,等我一会儿,我领上布料、线团咱们一起走!”


    李玉芹说道:“行啊,王姐,我等你。”




    圣城,渤海路。


    渤海路是条步行街,整个街道宽阔平坦,街道两旁高楼林立,十分繁华。


    远处,走来了李玉芹、王姐。王姐有说有笑,而李玉芹却紧锁着眉头。


    王姐说道:“我说玉芹啊,虽说咱们下岗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你看我们也是在自食其力嘛!”


    李玉芹牵挂着到省城林海市开会的高言,就心不在焉地应道:“嗯!”


    王姐又说道:“我说,玉芹啊,你就知足吧,我们两口子双双下岗,而你呢,高言在好单位上班,脾气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李玉芹心不在焉地答道:“哼!”


    王姐有些不高兴了,她说道:“玉芹,我在跟你说话呢,别老是‘哼、哼、哼’地应付我!”


    李玉芹笑了,笑容很美,她说道:“我的好王姐啊,我这不是在听嘛!”


    王姐说道:“哦,玉芹,别光傻笑!我可提醒你啊,你家高言在好单位上班,人又长得帅气,小心被别的女人抢走!”


    闻言李玉芹不满意了,说道:“咳哑,王姐,瞧您都说了些什么!”


    李玉芹与王姐并排走去。


    她们说着话走远了,渐渐溶进繁华街道的人流里……




    省城林海市,小别墅。


    高言在按着小别墅院子的门铃。


    芦花那婀娜、标致的身影出现在别墅楼的房门口。见是高言,她赶紧迈开轻盈的步子来到了小院门口,打开了门,说道:“是你啊,高言,快请进来吧!”


    高言走进小院后,芦花返身关上了门,同高言走进客厅。




    小别墅,客厅。


    在客厅门口,高言问道:“芦花,要换鞋吗?”


    芦花说道:“不用!我这没那么多讲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