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中国诗萃》:杜志峰的诗
    《中国诗萃》:杜志峰的诗
    • 作者:杜志峰 更新时间:2010-05-08 01:32:20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773
    我们的父亲
    在他头顶撒尿还哧哧笑的人
    为我们披星戴月不顾冷暖的人
    咬碎骨头也不吭一声的人
    说话结结巴巴弯腰驼背的人
    在同学同事面前我们不敢称呼的人
    为我们的尊严而丢失尊严的人
    能自己流血也不让我们流泪的人
    一无所有了还说亏欠我们太多的人
    只剩下皮包骨头了还说内疚的人
    在看不见的地方花着大把钞票的人
    到后来我们也与他一样的人
    普 通 人
    想何时踢腿就何时踢腿
    想在哪儿伸腰就在哪儿伸腰
    开门关门进进出出
    门里门外都清新自由
    空旷的地方大喊几声笑笑
    角落的时候放两个响屁逗逗乐
    热了光着膀子吹咸汗是自家的权力
    冷了脱了袜子烤臭脚谁也管不着
    有时夸张地哭也有时放肆地笑
    日月星辰都那么友好
    如果这么着还不算幸福
    那幸福到底是什么
    易 碎 品
    无论嘴上说不说内心都清楚
    这是世界上最脆的东西
    风吹过时也许会响
    雨打来时可能会叫
    对它笑大多会收获喜悦
    对它怒基本上自寻烦恼
    我们知道要小心轻放
    可总能听到它叮叮当当
    多少心都让它打碎过
    这最娇气的东西
    经常还要擦一擦洗一洗
    可也不能长时间不用
    搁置久了它也会生锈的
    弄不好的话
    它还会寻求挪挪地方
    称  号
    有一个称号我们经常说起
    说它的高度说它的光泽
    还经常把它放入天平
    看它的份量还够不够标准
    我们总是思念寒流时的温暖
    我们一直没忘危难时的挺身
    我们为不屈的真理深深的感动
    我们蔑谈麦克风前的大嘴
    我们向无名鞠躬的螺钉俯首
    我们向流血尽瘁的烛炬致意
    我们坚信那面飘在高处的象征
    和召唤我们充满信心的星徽
    这个称号已经烙在心中
    我们崇拜它深红的魅力
    本来你让我们早已不再迷信
    可我总想以迷信的方式祝愿:
    共产党万岁
    壶 口 瀑 布
    从远远的地方来
    看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壶
    怎么把天上之水一口吞下
    黄色巨流倾泻一万年
    也不曾填满过这一口
    巨口呼出的声音可想而知
    马背上的琵琶是他的呼吸
    威风锣鼓是他的咳嗽
    秦腔也只是他的轻言慢语
    许多人到这儿都按捺不住
    有的想一醉方休
    有的忍不住对天长吼
    也有的边思索边从各个角度
    拍照留念
    更多的什么也不说只是站着
    长久的站着
    有些人半天之内看了多次
    翌日凌晨又来了
    到六点半还在凝神
    这些人都是不认识的人
    但在晨曦揭开的夜色中
    看清了他们的脸面
    是与壶口一样的表情
    西 藏 的 山

    无论是从天上向下俯视
    还是在地面向上仰看
    不管是在汽车上左顾
    还是在火车上右盼
    我们的目光里都是山
    山的头上是山脚下也是山
    山的前面是山后边也是山
    路系在山的身上
    水穿在山的脚上
    树与草丛生着山的汗毛
    河水纵横交织着山的血管
    雪扣在头顶当然是白帽子了
    房子再高都是佩戴的胸环
    在西藏土地上的这些山
    就像身着正装的一个个卫士
    高高地挺立在祖国的西南
    纳 木 措
    在这儿
    所有的大都要瘦身
    一切的高也都得低头
    远方的美还是免开尊口吧
    无论怎么摆怎么显
    只能在她的角落里意思意思
    都那么微不足道
    长江,我们的父亲
    挑着春夏的风扛着秋冬的雨
    唱着浪花的歌哼着波涛的曲
    岁月的坎坷日子的险滩
    就这么一路过去 
    几千年了  田园淌着他的汗水
    城市流着他的血液
    树林向他伸手草丛对他索取
    水里的游鱼和天上的飞鸟
    也都吸着他的骨髓
    对比黄河母亲大堰河保姆
    与珠江黑龙江那些兄弟姐妹
    还有高高低低山岭的近邻
    大大小小湖泊的远亲
    不仅是凭着血缘与遗传的关系
    就只是那忍辱负重的形象
    怎么看都是
    我们的祖宗我们的父亲
    咏 黄 山

    别说多情的文人骚客了
    仅仅是皇家的挑剔的脚印
    把那些宫院般的山头都盖满了
    石头们皇子皇孙般地挺着
    树的枝叶也都摆姿翘首
    溪水不是流着歌就是滴着琴
    云雾每一次聚散都有不同音韵
    风和雨来来去去也踩着平仄
    面对隐伏在山坡的词句
    我上来了几次都张不开口
    想说的话全都那么不好意思
    秦 淮 河
    夫子庙的香火还在延续
    乌衣巷的燕子没再看到
    那些粉黛人物和公子哥们
    都已成为远去的话题
    河面上残留着的桨声灯影
    仅在比水还长的诗歌里
    平平仄仄地飘着摇着
    当然还有那比岸还宽的画幅
    已经在商机里四散开来
    除了更新换代的照相机兴趣不减
    却也很难再耍出什么花招
    那么多的游客都麻木不仁了
    难怪我一次次铺开纸张
    把星月的光芒推敲成瞌睡虫了
    季节的须发也都捻出了白毛
    可这根磨秃了的老笔
    还是写不出一句好词语来
    青 藏 高 原
    许多地方看不到人迹
    很多时候听不到鸟声
    如果仔细地看与认真地听
    看到云有声听到风有影
    这时的你来到的地方
    挥挥手踏踏脚就史无前例
    点燃一堆篝火升起一缕垂烟
    所有的山与水都会向你致敬
    如果这时向天空大喊一声
    那时的你就注定了会
    与高峰齐名
    名人与凡人
    他们的区别并不难说清
    名人歪戴着帽子比样板还好看
    凡人穿着再整齐也是俗气
    名人发错的音比本来的还动听
    凡人标准的方言却受到嘲笑
    名人躺在那里都高大
    凡人站着就那么回事
    名人撒泡尿都有人留意
    凡人在流血也没有人理睬
    石头叫成名人石头都成精了
    纸一样的数字也在小瞧凡人
    名人常常说自己是凡人
    凡人却总是看不起自己
    可是凡人忘记了
    所有的名人都是他们叫出来的
    老同学聚会
    从各地的方言里赶来
    却回不到最初的方言里去
    不同的浓度不同的腔调
    只追求合情无所谓合理
    把一次聚会演成杂剧
    以校花变成笑话拉开序幕
    风趣的挖出早已阴干的秘密
    淘气的足球与难忘的电影
    永远的遗忘成为永远的记忆
    班长的诙谐书记的幽默
    过去的严肃全都收起
    意料之外的细节确实很多
    遗憾的故事最是动人
    课间操的磨擦早结成融洽
    图书室的友情在网络里继续
    小树林拒绝的往事
    酒宴上演绎为真挚
    稚嫩的粉红色以老练的气质
    把歉意表达成暧昧的结局
    掀起热烈而够味的高潮
    聚会是现实与浪漫的经典
    观众与演员的角色不停换位
    剧里剧外嘱咐了又嘱咐
    落幕时盼望十年后的续集
    金  钱
    你这狗娘养的婊子
    不光嫌贫爱富  还总是见死不救
    穷人把你心肝宝贝似的对待
    不管你多脏多烂多碎
    总怕碰伤了你  把你裹了又裹
    心头肉似的放到最保险的地方
    怕你不翼而飞
    不像富人历来把你不当回事
    他们的出手不凡只有风流和是非
    可你总还是赖在他们家
    那些城里的民工田里的农民
    为你流着汗流着血
    更不用说经常为你流泪
    可你却从未心存感激
    那些被烧疼肉被冻僵骨的
    多想有你伸出手来
    你却总是远远的躲避着
    于是我们为你生气骂你这王八蛋
    可我们这些贱人还是惦记着你
    甚至对死去的最可敬可爱的人
    送去虚假的你为他们祈祷
    回过头后还继续为你流汗流血
    在铜臭面前除了骨头能挺起来
    抬起头为什么就这么沉重
    名  誉
    面对这金钱的亲兄弟时
    全世界都会神经一揪
    所有人都君子似的弯腰屈膝
    高高在上的皇城放下架子
    躲在深山的乡下也有节有礼
    成就大业的帝王天下都莫非王土了
    还那么真诚的俯首表白
    千方百计掩饰弄出的风流飘絮
    默默无闻的老乡们已穿风戴雨了
    还挺着没几个人在意的骨气
    我那一辈子苦爪样子的老祖婆
    为图个牌门似的笔直姿势
    让那么多的蜚语望而畏惧
    难怪瞬间一现的昙花寻求知音
    还与流星的陨落相提并论
    只有自命不凡的鹤立群鸡者
    才张扬似的招风惹雨
    还把是是非非弄得叮当作响
    可那曾权倾一世的佞臣政客
    无论怎样立传如何树碑
    也会在几年几十年后的一个秋天
    被口碑的风揭开原形
    回头再看这金钱的亲兄弟
    就站在旁边
    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作者简介:2004年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2007年始发表作品。在《诗刊》《星星》《诗潮》《作品》《广州文艺》《诗林》《诗歌月刊》《诗选刊》《秋水诗刊》(台湾)《圆桌诗刊》(香港)《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等十多家报刊发表诗作二百余首,散文、书评十多篇;有诗作入选诗刊社编选的年度《中国诗库》及全国性诗歌选本;曾多次获得全国、市级等诗歌奖项;出版诗集《涩果》《家园》两部。原籍山西永济人,现在珠海市某企业供职。
    通信地址:珠海市华发新城20栋902号
    邮    编:519060
    作者电话:15626996686
    电子邮箱:ydbq6686@sina.com
  • 上一篇
  • 下一篇文青:流落于光阴的春天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