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紫陌红尘:蝴蝶飞不过青苔
    紫陌红尘:蝴蝶飞不过青苔
    • 作者:紫陌红尘 更新时间:2010-05-09 08:35:49 来源:互联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507

     





           她撑着一把油纸伞,袭一肩薄帛,持一卷冰绡,在墨色的雨巷里静静地走着,走着,幽深的眸子一如春水,飘逸的秀发散发着丁香一样的气息,在这悠长悠长的青石铺成的街巷,翦翦轻风吹来阵阵凉意,她的薄帛不胜春风的凉意,她禁不住双肩微颤。许是因为要远离这烟雨楼台,她的视线有些许模糊,鼻翼尽情的呼吸着这粘稠空气,眼眸中有一抹淡淡的忧伤。


         他也撑着一把油纸伞,着一身长衫,挟一卷诗书,戴着一付珐琅质眼镜,秀气的脸上却有一丝抹不去的忧郁,薄薄的长衫,被春风吹拂着,犹如有一双调皮的少女纤纤素手的抚弄,放下又撩起,撩起又放下,那样多情又缠绵。

          看到他从雨巷的那端走来的这般模样,她的脸上漾起淡淡的笑靥,仿如水中第一朵盛开的水莲花,那么清新而又格致独标;他和她就在我的旁边相遇。当他们相遇的刹那,他和她的心好象被什么东西撕扯了一下,麻酥酥的,有点痛又有点快乐。他从她身边走过,他看到她眉稍眼角弥散着与生俱来的清雅,令人心悸难忘;而她温柔又微翘的嘴角,那从唇间飘落的雨滴好似百合的泪痕,温柔又晶莹地闪烁着,让他充满了想去亲吻的冲动。这一刻,他宿命地被这个纤弱的江南女子迷醉。

         她轻轻地走着。曲径通幽的雨巷里,她看见一角飞檐探出屋顶,象是引颈翘望的痴心女子,等待着心爱的人儿归来。而他在向晚的青石街道上,目送着她走向了渺茫的远方,丁香一样颜色的油纸伞,如一片飞花,正应和了这江南“风飘一点正愁人”的景象。他想着难道她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女吗?人间那有这般清新雅致的女儿?难道这是命运的捉弄,在他决心要离开这阴冷潮湿的江南时,他却遇到了她。思绪如一片一片的丁香花瓣飘过他的脑海,丝丝雨滴,凉凉地涌进他心里,似有一双纤手在用古筝鸣奏千古绝响,他的心因这刻的交会而迷乱。此刻,他的伞从他的手中滑落,任凭凉凉的雨将他的衣衫慢慢浸湿,他浑然不觉,眼里只有她漫飞的裙角、纤弱的背影。他想:她会是父母给自己选定的对象么?

         而她也如他一样,这次真的决定离开,离开她曾经迷恋的青石板,离开这多雨而又潮湿的江南,离开父母给她规定的命运,离开这闭塞的故乡,离开这错误的命运,远离她少女的悲寂、萧索和迷茫。

            从她经过我身旁那决绝的步履,我知道,她这一去决不复还。而他与她相遇的那一刹那起,便决定不再逃离。自此他便迷恋起了这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路。每个清晨,每个黄昏,不管是炎炎酷热的夏日,还是雨雪飘飘的冬日,他都会在这条青石板路上踟蹰。我知道,他是想再遇到她吧。因为那天他们相遇的情景,再也无法在他心中抹去。街上的人说,他得了花痴,因为他总是喜欢在下雨天,张开手臂,像是要拥抱什么,而且听着清脆的雨声他会痴痴的微笑。没有人能理解他为何终日在这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路上留连,也没有人去探寻他为什么喜欢这江南的烟雨,看到下雨他会发笑。只有我理解,下雨对于他的意义,也只有我知道在这多雨的季节,他的心里会萌动一半儿欢喜一半儿忧伤的情绪。看着他时而微笑、时而忧郁的模样,望着他越来越瘦弱的身躯,我但愿自己能化作那个他每天想念的、撑着油纸伞的、长发飘飘的女子,静静地走近他,微笑,然后拥抱他日日被思念缠绕、衣带渐宽的身躯,默默的给他温暖、给他期盼的幸福与快乐,让他的心不再这样寂寞而悲伤,让他的青春不再这样磋跎而迷茫。可是我什么也不能为他做,因为我只是他脚下每天必经的一块微不足道的青石板,只能默默的看着他流连在他曾经邂逅她的雨巷,见证他的忧伤与怀想,从春到夏,从秋到冬!

           而“这次第,怎一个愁字能说”?思念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他病入膏肓,于是他祈求上苍,让他化成了一只蝴蝶,翩翩于她的梦境。他告诉家人,死后,要埋葬在雨巷尽头的荒园里,坟头面向雨巷。而在它乡漂泊的她,夜夜的梦境里便有了一只蝴蝶翩飞。她梦见她又回到了昔时曾经踟蹰的雨巷,梦见她走出了结囿她心的小小荒园。荒园里,她变成一束盛开的小野花,每一片花瓣都有一只蝴蝶翩飞,日日夜夜,蝴蝶将玫瑰的花粉授予她,让她吸收着玫瑰的精华,成长着,于是,她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受梦的牵引,她又回到了久别的故乡。而故乡再也不是她旧时的模样。年迈的双亲因她的出走而急火攻心,一病不起,不久相继离世。因无她的消息,无法联络她,更无法通知她。因她的任性与叛逆,因她的无知、无情,使她失去了她的双亲。看着荒废的庭院,昔日承欢父母膝前的情景犹如昨日呈现,不禁悲中来,让她放声痛哭。乡人还告诉她,多年前,这里发生过一件奇怪的事:就是有一位长得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子,不论雨雪纷飞,不论寒冷暑热,总是在她家门前的主这条青石板路上徘徊、流连。人们说,他是受父母之命,从北方来此解除他父母给他定下的婚约,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再也没有回到北方,而象是中了“蛊”一样,镇日在这条青苔斑驳的路上来来回回的走着,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任谁也不能阻止,任什么医术都无法医治他的这种毛病,没几年就客死在这里,坟就在雨巷那头的荒园里,而那园子再也没有人敢去。她的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种痛,这痛如钝切割。她知道他是为她而来,而她却弃他而去。为他曾留下的遗憾、悲伤、等待、孤独、期盼。她也知道,因为她的任性、因为她的叛逆,因为她的无情,她失去了生命中最爱的人,也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从此,她为他和父母,选择了寂寞,选择了孤独,选择了青灯黄卷的相伴,直到终老,再也没有再离开这多雨的江南,再也没有离开这长满青苔、潮湿润滑的青石板路。因为父母,她懂得了生命的无常,因为他,她懂得了生命的脆弱。而他短暂的生命,却是在对她的思念里度过。她不忍心责怪他的突兀、莽撞、痴情和疯狂。她要为他守着这份痴情、这份深爱。也许只有带着他的梦继续前行,才是对他最好的怀念,那样,他的梦才能坚强的在凡间开花、结果。回头看那曾经令她憎厌的青苔,竟是一片片不羁的生命,是他没有雕刻的青春身影。

           也许,在来世,当她撑着油纸伞的再一次走过雨巷,回望的瞬间,她和他的眼眸再一次相遇时,她不会再错过他了。她会挽着他的臂膀,一起漫步在这青石板路,听雨滴瓦檐的快乐呼喊,看云穿过天空,与翘起的飞檐相会的浪漫。


              附注: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末,是我的一个远房姑妈的故事,我将故事演绎成文字,以此纪念那个终生末嫁的姑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