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图书出版 >>  出版资讯 >> 东方文化:诗人舍利诗集《空门独语》出版
    东方文化:诗人舍利诗集《空门独语》出版
    • 作者:卜一 更新时间:2010-05-11 04:22:22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758
    [导读]舍利诗集《空门独语》(上、下卷),定价72.00元,欢迎邮购。
     
     
     
     
    作者简介:包容冰,笔名舍利,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在《朔方》、《飞天》、《诗刊》、《诗歌月刊》、《中国诗人》、《诗潮》、《中国文学》、《人民文学》等国内外刊物发表作品500余首。出版诗集《我的马啃光带露的青草》,作品入选《甘肃散文诗十家》、《中国朦胧诗纯情诗多解辞典》等多种典籍。《岷州文学》主编。
     
     
     
     
    空门独语(组诗)
     
     
     
    1
     
    空旷的雪域高原静谧
    禽鸟栖于巢窠,以梦取暖
    走兽敛迹,在洞穴谋算
    我踽踽独行,兀鹰孤翱
    远方以远,所有天堂的门环
    被风雪不断摇响
     
    2
     
    继续嘈喧的陆地
    纷繁扰攘的海洋
    万物不断生长
    万物又不断灭绝
    生生灭灭的世界
    饥饿追赶着野狼
    野狼追赶着荒野
    在沙洲疯跑,寻觅活命的亮点
     
    3
     
    瘟疫,疾病,屠戮,死亡
    你不唱,他在唱
    早不演,晚在演
    轮回的是灵性
    腐烂的肉体上
    一株罂粟花盛情开放
     
    4
     
    奋勇出击,倒在地上的是
    血肉的躯壳
    奋勇出击
    倒在地上的是
    破碎的良知——
    一地白花花的银两
    如果不是浇梁的吉雨
    便是掩墓的白雪
     
    5
     
    挣脱梦魇的深夜
    听走累的风雨窃窃私语——
    家家紧闭的门扉上
    褪色的秦琼和敬德日夜站岗
    多日也等不来一壶酒喝
    多日也未见主人投去一丝
    敬仰的目光
     
    6
     
    因缘而居,缘尽而散
    山盟海誓的情人
    反目成仇
    回到大河的源头
    搁置千年不烂的陶罐
    古老久远的彩陶——
    三只鸟飞行于野
    两个人挑水在岸
     
    7
     
    雪天温一壶老酒
    烧一碟土豆三人聚首——
    说经年的闲话
    话今年的桑麻
    闲话在桑麻里找不到头绪
    于是看见雪落在屋脊上
    比喝醉的人还要高傲
     
    8
     
    隐遁歌舞升平的闹市
    拔一根哲人的头发
    撷一条圣贤的肋骨
    缝补心灵褴褛的衣衫
    月光照不到秃顶的额
    深陷的皱纹还在说法
    和谐的国度——
    那永恒的一方净土
    冉冉升起的旗帜
    引领万民安乐的经幡
     
    9
     
    苍天在上啊,在上
    一步一叩首的信徒
    朝拜的路好长——
    五体增厚的老茧
    投奔光明的前程
    案头燃烧的酥油灯盏
    灵魂栖居的驿站
     
    10
     
    把仇视逼出沸腾的胸膛
    让206根骨头支撑
    三百六十五个风雨飘摇的日月——
    秋天的麦子熟了
    熟了的麦子与稼禾
    等待火把与爱镰
     
    11
     
    什么名都争啊——
    什么利都逐啊——
    问一问恒河边上散步的佛陀
    那私奔的女人
    谁能一生拥有的财富
    那私奔的女人
    谁敢轻易放弃的财富
     
    12
     
    天黑下来,路上风大
    借人家的屋檐避风点烟
    感恩油然而生,但
    这是一座我不敢靠近的森林
    九色鹿正值
    给幼崽喂奶
     
    13
     
    蝴蝶潜入花丛
    花香迷人又醉人
    故事醉人又迷人
    被花魂所伤的是带剑的侠客
    侠客啊,千万别揭露
    油菜花下隐藏的秘笈
    千万别告诉
    四处打探消息的奸商
     
    14
     
    攥住城市摇摆的尾巴,怎么就
    淡忘凋蔽的乡村
    风吼草飞的乡村
    儿时的梦里打碗碗花盛开
    打猪草的妹妹进门就喊饿
    拉风箱的母亲撩起衣襟
    给年逾不惑的儿子擦泪
     
    15
     
    九月,雪域高原落雪
    雪落在塔尔寺大金瓦殿的屋脊上
    落在青海湖的蛋岛上
    落在我望湖兴叹的睑毛上
    于是才意识到,我被丢弃在
    吟诗学画的荒滩上
    试问,大雪纷扬的天路
    布达拉宫的经辩结束
    宗喀巴大师去了何方
     
    16
     
    放弃了就不再追问下落何处
    所以明心见性地度日
    见性即见如来
    犯错与悔过
    此岸与彼岸,佛光照彻
    一群红衣喇嘛列队前行
     
     
    17
     
    欲望炽盛的肝火,那是
    灵魂受刑的镣铐
    那是通往地狱的门票
    深入三界的大火宅
    这生死不息的冤家呵
    我难道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堕落
     
    18
     
    循着父辈的足迹
    我来到祖先安息的家园
    晴明的五月
    尕脚花与牛蒡草多么葳蕤
    还有桀骜不驯的荨麻……
    祖父祖母,你俩寂寞时
    就靠他们的根系
    在地下悄悄拉手说话……
     
    19
     
    雷雨初歇,晚阳卸下黑云的行囊
    大地湾的先民坐在土窑旁
    给一只人头彩陶添色加彩
    遥想当年,那个人
    可能就是掴了我一记
    耳光的父亲
     
    20
     
    亿万年前,我也许上过天堂
    也许下过地狱
    亿万年前,我也许吮过牛奶羊奶
    也许吮过狗奶猪奶……
    今天有幸来到人间
    走过拉卜楞寺炳灵寺
    走过塔尔寺布达拉宫
    听到的全是僧团念经
    求佛引渡的声音……
     
     
     
    21
     
     
    一支烟吸了一半掐灭
    一句话说了一半打住
    半个月亮爬上来
    独坐故乡的田塍上
    夜晚还是那样的黑呀,模糊不清
    我不再叙说这个夜晚
    继续将要发生的事情——
     
    22
     
    又看见雪域高原
    又看见飘扬的经幡
    一个喇嘛在泉边汲水
    一头牦牛找不到归圈的路径
    一只苍鹰兀立巉岩眺望世界
    一缕淡蓝的炊烟
    在孤庙的屋顶
    冉冉升起……
     
    23
     
    大风打开经卷
    神在无声地诵读
    草原打开经卷
    牛羊放声诵读
    天空打开经卷
    星辰默默诵读
    油菜花打开经卷
    蜜蜂争先恐后诵读
    舍利打开经卷
    罪孽深重的灵魂一边忏悔
    一边诵读
     
    24
     
    静坐——
    倾听天籁的无限寂音
    静坐——
    倾听山河交谈的妙趣
    静坐——
    倾听心跳的木鱼击岸
    仿佛有人敲门,敲门
    打开——茫茫大雪
    正将山川精心描绘
     
    25
     
    一棵视野中挺立的树
    摇曳再三
    一株视野中挺立的树
    我没有把他看成植物
    那是一个失恋的男人
    那是死了女人的鳏夫
    保持孤独与无奈的牵挂
     
    26
     
    五月的油菜花金黄耀眼
    采诗的仙子们放声朗诵
    赶路的人坐在卵石上兴叹
    当擦去额头的虚汗
    当心旌摇荡万千
    啊——人间的黄金大道
    魔鬼怎敢践踏
     
    27
     
    遥望乡村的缕缕炊烟
    在零乱的屋顶袅袅升起
    我站在山冈上,仿佛
    一幅无人赏读的风景
    渐渐走向残败——
    瞽目的娘啊,只有你蹀躞到门外
    手拄着龙头拐杖
    才能一声声喊我的乳名
     
    28
     
    风雨骤急,雷暴轰响
    下地还未归来的亲人
    雨滴打在裸露的脊梁上
    如同打在一截斑驳的城墙上
    水花四溅
    洮河水涨,泥石流逼近
    萧索的村庄
    羊皮筏子摆渡麦束的村庄
    我的亲人在龙口夺食
     
    29
     
    适逢伸手讨钱的老妪
    我才想到了贫困
    看见跪在街头行乞的女学生
    我的心才猛然抽紧
    给一棵树包扎伤口的疯老头递一支烟
    目睹垃圾堆里觅食的残疾流浪汉
    我才理解了今生的幸福
    ——我不敢多看一眼存在的现实
    像一个窃贼偷偷溜走
     
    30
     
    秋深草黄,鸟鸣变得
    有些苍凉。走进回乡的路上
    淫雨连绵,山道泥泞
    烙炕刚把我的泥腿焐热
    一只山雀飞来,落在
    庄窠的树杈上鸣叫,突然想起
    我的父亲还在野狼湾
    寻找丢失的那只瞎眼的羔羊
     
     
    梦 里 梦 外
                 
     
    远离城市花红酒绿的灯火
    在鸡鸣狗吠猪走的牙利
    听洮河浅唱低吟
    猫头鹰在夜间叫声凄凉
    半夜醒来
    少不了一番胡思乱想
    梦中的事物淡远又切近
    让我惊恐之后感到
    莫名的惶惑
    逝去多年的祖父频频在梦中显现
    父母年事已高但暂切安康
    阳宅的庄窠遭受大水塌陷
    阴宅的坟茔沙棘长势葳蕤
    祖父住的是否安乐
    在这淫雨连绵不绝
    房淌锅漏的日子里
    父亲打来电话叫我割上塑料布
    不管雨多大路再滑也要在天亮
    赶到沟深山大的村庄
     
    纷纷不断的梦里
    神鬼预示将要发生的吉凶祸福
    佛说福祸本无门
    唯有人自招。还说过
    人要心善,心善即恶也善
    切莫心恶,心恶即善也恶
     
    在风雨无常的人生守住正觉
    阴晴圆缺的日月耐住寂寞
    诽谤,暗箭,阴谋
    那是神赐给我苦口的良药
    以牙还牙那是自戕的砒霜
    为名为利奔波累了
    再加心灵倍受的暗伤
    我在月黑风高的牙利心静如水
    独自一个人遁入深夜
    聆听圣贤的教诲
    佛陀李耳说了什么
    耶和华穆罕默德说了什么
    老子孟子说了什么
    我都一一记在心上
     
    回忆四十多年走过的坎坷历程
    一半是飘摇的风雨
    一半是打滑的泥泞
    滑倒的是影子
    站起来的还是挺直的脊梁
     
     
    我为一棵死去的侧柏心痛
     
    大地春回
    春天姗姗而来的脚步声
    越踏越响
    当夜深人静
    我在伏案疾书的空档里
    点一支烟休歇
    便能听到轻轻地呵气声
    芬芳我的心扉
     
    于是,我的心渐次有了绿意
    于是,我每天都在注视校园
    38棵走过严冬的侧柏
     
    日子一天天变暖
    三月的软风吹到侧柏的脸上
    她们一天比一天变得妩媚
    一天比一天变得有了朝气
     
    偶尔,我抬头发现
    其中的一棵精神异常
    浇水,再浇水
    她还是睡得那样沉重
    总是不见苏醒
     
    她是在去年冬天睡去的
    刚刚二十岁的妙龄
    我责备过挨她最近的年轻同事
    这棵侧柏比你小两岁啊
    她虽不是你的妹妹
    也应当看作是你难得的情人
     
    每当看到她枯萎的样子
    我的心就隐隐灼痛
     
    桃花红,梨花白
     
    想起二十岁的春夏之交
    我在高考落榜后的伤情中
    独自来到梨花盛开的果园
    手捧刘半农的《叫我如何不想她》
    反复诵读
    蝴蝶听了几句走了
    蜜蜂听了几句走了
    唯有百听不厌的梨花
    仿佛是我知情的妹妹
     
    桃花已经红过了头
    梨花正在绽放洁白的心情
    我猜想不到半农先生
    想的是桃红还是梨白
    反正我陶醉在他的诗境中
    泪水打湿了衣襟……
     
    二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我的头发开始花白
    对镜修胡或梳头
    我把扎眼的白发拔掉
    还将髭须间探头探脑的家伙
    悉数剪去
    老婆站在身后讪笑
    你再修剪,我的老公哎
    也剪不来二十岁的青春
     
    老婆啊,当年我想的人不是你
    你想的人不是我
    为啥我们走在了一起
     
     
     
     
    通联:748401   甘肃岷县政协院内《岷州文学》编辑部   包容冰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