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会员作品 >> 言浅:大凌河
    言浅:大凌河
    • 作者:言浅 更新时间:2017-08-04 08:13:3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02

    不知大凌河拐了几道弯,但是,进入朝阳市区之后,便失去了许多野性,丢掉了一些顽皮,规矩了许多,温顺了许多。

    颇有些智慧的人们,按照自己的情愿,筑堤、修坡、清淤,用黑色的橡胶坝截成湖一样碧波粼粼的水面,清风徐来,水波娴静,给这座塞外的古城平添一波波灵气,古城的人们又多了一地去处。从水面向两岸延伸开来,颇爱生活的人们栽树、植草、种花,其间,又铺上蛇形的羊肠小道,鸭蛋似的鹅卵石,很谦恭地迎接着人们不同型号的双脚,有点疼,却是一种不用花钱的保健。

    古城的人们很满足了,那些臭味脏水已经滚滚东逝去,风清气正的环境正在簇拥着古城,美化着古城。晨风中,或者夕阳下,缓缓在河畔走上一走,又不知令多少人们冒出一股股惬意来,用东北人学说的河南话讲:真得!

    曾几何时,古城悠悠地慢着,像蒙了眼的老驴拉着一盘石磨,噜噜地响着,沉重地转着,一年,十年,百年……。人们如在梦中一般,突然,古城速度了,是一跃冲天的速度,不到十年的光景,古城东侧的大凌河上居然架起五座大桥,有斜拉式、简支梁式、悬索式等,桥上装上了彩灯。待到夜晚,灯光一色追着一色,流水一般,闪闪烁烁,循环往复,无穷无尽,点缀得凌水迷迷离离。据说,有好多漂亮的图片传到了网上,流向了世界,人们还错把古城“朝阳”当作了天堂呢!更有那酸溜溜的文人,临风立在大凌河畔,吟诵毛泽东的诗句而感叹:“天翻地覆慨而慷。”

    当然,如我这般吃货,感慨的方式就不同了。男男女女约了六人,驱车两辆,在凤山和凌水之间,在朝阳所谓的外环,顺着宽阔的黑色油漆马路,一路狂飙!我们是要去河边野一野,去河边烤一烤的。

    绿树成荫,绿草如毯。树叶沙沙,树荫斑驳,从河面飘来一阵阵沁人的凉气,让人产生一阵阵浸肤的舒坦。大个小王,捂不尽一脸坏笑,勾腰夹腿屈膝地讲:到了杨树林,总有裤子下坠的感觉。我低头看看他修长的下身,果然,他的腰带已经滑落到肚脐眼以下,裤裆颇像倒空的布袋,干瘪地垂着,而且还有下滑的强劲势头。

    大家在说笑声中支桌子,架烤箱,卸啤酒,布调料,如儿时过家家般起劲。那场面真是“重男轻女”,男人们个个逞能,想在女人面前表现似的,专挑些重活干;女人们就扒扒蒜,调调料,偶尔给男人们递几个很暧昧的眼神,惹得男人一身的狂躁和冲动,顿有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雄心和壮志。大个小王挽起裤腿,撸上袖子,戴上白色的手套,坐在一只粉红色的小圆凳上,猫腰撅腚,一脸傲气地当起了烤工,嘴里嘟嘟噜噜,宛如大师传经一样,讲解烧烤的步骤、要点和注意事项。

    大个小王烤得有模有样,女孩小马吃得有滋有味,帅哥小邵喝得有声有色。三两袋烟的功夫,就一地狼藉。空了的酒瓶东倒西歪,隐约在绿色的草丛里,尽管一个个不甘寂寞,但它们都像扶不起的“阿斗”。血管里流淌着酒精的人们兴致高涨起来,激情噼噼啪啪地燃烧着,几个男人解扣宽衣,坦胸露乳,一副副放浪形骸的样子,大有晋代竹林七贤喝酒的风范。巾帼不让须眉,也像汉子一样对瓶狂吹,那神态仿佛熊熊的烈火,烧灼着男人们一浪又一浪的亢奋。阿春饮尽一瓶啤酒,玉臂一扬,酒瓶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瞬间惜别在碧波荡漾之中。阿春又是玉手一指:看,漂流瓶!随后,笑声一串。大家一脸醉意,一身醉态,在饮酒作乐间,消磨许多快活时光。

    酒是一种神奇的流体,它催生多少玍古的人间故事,爱爱恨恨,聚聚散散,喜喜悲悲。有时,它像一种催化剂,让好人更向好,坏人更趋坏;有时,它又像一个幽灵,深入到你的骨子里,暴露隐藏在你最深处的本性。如那《水浒传》所云,武松醉酒去打虎,西门醉酒戏金莲。酒啊,植根于传统,浸透着文化。像我这样既非传统,又非文化的人,不知被酒撂倒过多少次?那烧干的水壶,裂纹的浴盆都想着义务地作个物证。可是,我骨子里隐着虚伪和倔强呀,虽有懊悔终不屈服,何况,又有好多人怂恿我去斗“酒”。

    这一天,我没被撂倒,只是很快地失忆了,好像那段时光被谁偷走,本不该属于我。直到河边响起沉闷的雷声,那雷声如病弱老者的干咳,无力无奈,却又抑制不住。我醒了,记忆仿佛猛然又回来了,如产生灵感那样快。黄昏慢慢融进夜色里,要合力吞没那片杨树林,想要掩盖一些什么东西似的。

    落雨了,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像是砸在兴奋点上,疼地滋生丝丝快感。于是,有很多的人开始奔跑,拎着鞋子,光着脚丫;也于是,有很多人去追,好像去追赶一种渴求,一种快乐,一种幸福。

    雨歇了,有人在杨树林插上了男人的标志,那是刻骨铭心的标记。杨树林默然,夜色无语,似乎一切又归于平寂。

  • 上一篇一朵火烧云
  • 下一篇一个村庄的内涵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