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念人:《曙光》第二章:潘沿美让妻求官(二)
    念人:《曙光》第二章:潘沿美让妻求官(二)
    • 作者:念人 更新时间:2018-02-13 01:04:2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94

    (三)

    不一会儿,潘沿美喝得东拉西扯,其他三大金刚也是喝得放饭流歠,在陪酒小姐的扶持下,他们分别来到张艳老板早为他们备好的房间,在潘老板一伙的威迫下,几位陪酒小姐都脱掉短裙子和外套,只穿着性感的“三点式”泳衣,正处于半醒半醉的潘沿美一伙,尤其是潘沿美,此刻,他的眼睛马上变得格外发亮,昏沉沉的脑袋犹如就将要熄灭的火苗遇上汽油,立即燃烧起来,此刻,他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啊!做官真好,大吃大喝,有红包,处处都有小姐泡,贪污受贿有门路,财源滚滚进腰包,想到此,他脱光衣服,抱住叶小姐,一起倒在床上……

    不知是过度兴奋还是其他原因,潘老板没有立即睡去,他看着睡在自已身边的叶小姐,总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打算睡一会儿,储蓄精力,以利再战,可是,怎么睡也睡不着,他看到自己是年近六十的人了,今后,这种机会就来之不易了。他回想起刚当上省乡村局领导时,以扶持空白乡村发展企业为名,贪污政府扶助基金一千三百六十多万元;以查封《广南乡村》杂志社为名,从中贪污二百三十万元;以合办乡村科技基地为名,贪污五百五十多万元,此三笔上千万元款项中,除送给省委好友300万元,省人大、省委组织部的好友各100万元外,其余的款项都存在化假名的账号中。这几笔款项王学瑞、莫晓兵尚不了解,他们所上告的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贪污款项,由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每当告状信告到中央,中纪委就批转回来,又被自己的好友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以没证据为由扣押住,使自己逃过一道又一道关卡。在官场上,靠官吃官,贪贪相护,贪污致富,这已是事实中的事实,而且形成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潜在贪腐网络。这网络,不仅省有、市有、县镇有,中央也有。前不久,国家药监局贪污窝案、国家资源部贪污窝案等,中央对各部、委、局的腐败都顾不上,哪里还有精力顾及地方政府。而地方官员的腐败,要依靠地方政府来解决,那简直是掩目捕雀,掩人耳目。想到此,他的脸上露出狞狰一笑,表示出对王学瑞、莫晓兵的上告不屑一顾,我贪我的,你告你的,官我照做、小姐照陪,任凭你如何告,也动摇不了我潘沿美一根毫毛。这时,他的脸上由狞狰的笑变为伪善的微笑,转过身来压住睡迷迷的叶小姐身上,极力地使自己重新奋起,可是,他出尽浑身解数,仍然像一条断了气的蚯蚓,软溜溜的动弹不得。他恨死自己这个不听话的东西,难道就这样付之东流了吗?不,决不能白白放弃。此刻,他立即回想起第一任情人陈香香,曾经要求他吃‘伟哥’的经历,当时,他尽管没有服用,可是,陈香香将‘伟哥’说的那样神奇,那样的性感效力,在他的脑海中仍留下深刻的现象。想到这里,回去后,他决心去购买‘伟哥,’以便尽情享受退休前的激情日子。

    在回家的路上,潘沿美坐在轿车内仍然沉醉在和叶小姐的感情旋涡之中。当然,在当官的生涯中,与叶小姐这样的女人逢场作戏上百场,具体数字多少人,他也记不清了。但是,像叶小姐这样的白皮嫩肉,丰满滋韵,如此吸引,确实没有几个人,真是千载难逢.。尽管情人陈香香、林花花也曾经使他重新淫欲过的念头,可是,他们属于那种生于禁欲年代,思想防线没有彻底开放,那种情调仍然比不上叶小姐这样云龙风虎,随心所欲,眉飞色舞的激情。

    “老板,到了!”刘曹苞提醒地说。

    一上车就陷入美妙回忆之中的潘沿美,被刘曹苞这么一叫,马上醒悟过来。

    “嗳,到家了!”潘沿美半醒半醉地下了车。

    下车后,潘沿美脑海中仍然回味着与叶小姐做爱的场面,当走向楼梯时,灯光昏暗,右脚踢上楼梯栏,差一点撞在墙壁上。可是,这一踢,倒把他的神经系统从迷梦中彻底清醒过来。

    他吃力地上到三楼,按响了门铃。这时,老婆穿着一套透明的睡衣,一边唠叨一边开门,然后,她随手打开大厅灯,迷迷地看了一眼挂在大厅中的时钟,自言自语地说:“一点多了才回来!”

    一进门,潘沿美看到老婆穿着透明的睡衣,他就走上前去把老婆抱住,亲了亲老婆的脸孔说:“老婆,我爱你!”

    “老是爱来爱去的,不知道爱到哪里去了!”说着,她用力推脱丈夫的搂抱,转身往房间走去。

    话说老婆邓芳,自从潘沿美指派她与省委组织部C部长勾搭上后,一直保持十年的情人关系,保证了老公潘沿美官至副厅级干部。可是,前年这位C部长患上肝癌死后,潘沿美就叫她下班回家,不允许她再参加任何社会活动。然而,过惯了情人无忧无虑生活的邓芳,一下子像被‘双规’的人一样显得十分不自在,心里总是疼疼痒痒频频蠕动,惦念情人C部长微笑的脸孔,那坚硬有力的功底。有时,她想利用当护士长的身份参与一些社会活动,在潘沿美的坚决干预下,她也不敢贸然而动。今晚,潘沿美突然抱住她吻了吻,这一突如其来的亲吻,使她立即联想到潘沿美又要有大动作了。因为,她对潘沿美的生活习惯十分了解,当有重大事情需要她来相助时,肯定要表示一些异常的动作。

    (四)

    潘沿美急急地洗澡后,就赶紧上床睡觉。可是,叶小姐那激情的场面,老是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一下子难以入睡。此时,他看到邓芳尚没有入睡,身体在转动,于是,他翻过侧身抱住邓芳,用一种温和的口气与邓芳拉起话来。

    “老婆,我今年已是五十多岁了,再干两年就要退休了!”潘沿美说到这里,便停下来,想听听邓芳有何反应。果然,不出邓芳的意料,今夜会有重要事找她,按夫妻十多年相处情况来看,好事是轮不到自己的,凡是有求她自己的事,十有八九是伤天害理的事。今夜,他究竟求自己干什么,只好提心吊胆地静静倾听。这时,潘沿美看到邓芳在侧身听自己说话,于是,他接着说:“我依靠你当上这个副厅级干部,已经有好多年了。同年的人,有的是正厅、有的是副省,他们早就为退休做了准备。目前,省农村厅里党组书记位子正空缺,我想让你去拉拉关系,就像当年拉C部长一样。”

    听到这里,邓芳立即转过身来反驳说:“你还让我去干那种事?”  

    “那种事不是不好,咱们家这十多年来,生活过得这样顺畅,我有官升,咱‘狗仔’能有机会到美国留学,全都靠你的扶助。俗语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位鼎力相助的女人。”潘沿美半求半逼地说。

    听着潘沿美这么一说,邓芳的心犹如十七八级狂风恶浪在翻滚,说实在,自从自己的情人C部长肝癌死后,心里暗暗深受打击,涕泪交流,其悲痛不亚于失去老公。由于尝到了甜头,她从不情愿到情愿,朝梁暮陈,难舍难分,如鱼得水。尤其是C部长离去后,起初一段时间里,她空坐洞房,心痒难挠,每当心烦意乱时,总是想出去寻找刺激,可是,潘沿美硬是令其下班回家当主妇,一年后,那种心痒难挠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如今,他又要求她重上战场,为他冲锋陷阵,此刻,邓芳的心犹如打破贮藏几十年的虾酱罐,不知是香还是臭,总有说不出的滋味。不过,她倒还是有自知自明,二十四岁嫁给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潘沿美,又是十多年过去了,自己已是三十挂八了,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想起自己是山里出身,本份做事是山里人的优良传统,不能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

    “今年,我已是年近四十的人了,还叫我去干那种事?”邓芳故意显出厌烦无奈的样子说。

    “年近四十更有魅力,人常言,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潘沿美看到老婆说话情绪不错高兴地说。

    “谁不想年轻漂亮的?”邓芳反驳说。

    “三十多岁的女人,风韵、成熟,素质高的男人都喜欢。如成克杰的情人就是46岁,胡长清最后的女人就是41岁,马向东第一个女人就是39岁。”潘沿美如数家珍地津津有味地说。

    邓芳静静地听着,她真有点弄不懂现在男人的心。一个男人为了当官,竟让自己的老婆与别人上床,这是爱吗?面对如今这扑朔迷离的特色社会,她也分不清道德是什么了?在当C部长情妇的几年中,现实使她渐渐认识到,社会已从一个温暖和谐的社会演变为冷酷无情的社会。从C部长的发展史,在她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基本概念,认准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官发横财。现实的冷酷,使现代人的观念转变,与时俱进。过去,做妓女是件耻辱事,如今却变成了光荣;过去,国家干部搞男女关系,要撤职开除处分,重者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如今却是官越升越大。面对这样的社会,要想守闺女房是不容易的。可是,不容易也要守,决不能再次把山里的传统丢掉。如果丢掉了,以后如何返回山里探望父老乡亲呢?一个女人,为了老公升官发财,去与别的女人老公上床,去卖身,其实是一件相当羞辱的事,像潘金莲一样,永世都受到人们臭骂不绝口。在这特色社会里,尽管她知道面子不值几个钱了,但是,想起老后陈皮人们的臭骂,她暗暗下决心不再去干那种事了。

    潘沿美看到她不作声,就翻过身来问:“究竟去还是不去?”

    “那种丢祖宗面子的事,我不想做了。”邓芳有点不满地说。

    “为了我的前途,为我这一级待遇,你就再干一次吧!”潘沿美放慢口气地说。

    “我不想再干那种事了。”邓芳哀求地说。

    “我问你,你爱不爱我?”潘沿美紧迫地问。

    “爱!”邓芳紧接着回答。

    “既然爱我,就要听我的话,我叫你干你就干!”潘沿美用官腔口气威迫说。

    “我爱您,不是为您去和别人上床!”邓芳反驳说。

    “老婆,你要与时俱进,你要改革开放,向深水区发展,不要老是停留在原基础上。你要转变思想观念,为了老公升官发财,与别人上床,这是改革开放的需要,这是新时代当官意识。你懂吗?”潘沿美忍耐着性子开导说。

    “你们这些当官的,整天高喊改革开放,不就是卖国企,卖土地,卖老婆,叫自己的老婆与别人上床……”邓芳刚说到此,潘沿美大声说:“你懂个屁!”

    “是的,我不懂你们当官那一套新意识,反正,为了自己升官,叫老婆与别人上床,这种改革开放法,我做不到。”邓芳坚持地说。

    潘沿美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好话,邓芳都不愿意听,便严厉地说:“做不到也要做!”

    “你叫我做什么都行,叫我去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打死我也不想干了。”邓芳倔强地说。

    潘沿美看到邓芳对抗自己,于是,怒火冲天,立即翻起身来,压在邓芳的身上,像武松打虎一样,举起巴掌对着邓芳的脸,‘噼噼’左右开弓。他一边打一边说:“去,还是不去?”打得邓芳‘哗哗’直叫,嘴角流出鲜血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