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曙光》第八章:邝水扁床上办案(一)
    《曙光》第八章:邝水扁床上办案(一)
    • 作者:念人 更新时间:2018-03-14 08:32:4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05

    话说潘沿美黑干将刘曹苞,因为犯下诈骗罪,被公安局逮捕后,这样,在潘沿美的腐败集团中,仅剩下矮仔干将邝水扁、狗头军师梁大庆,与被称为上床助手林花花了。

    立案多年,没有找到王学瑞一分钱贪污证据,造假材料又被王学瑞一一揭穿,走也不是退也不是。此案弄得潘沿美焦头烂额,犹如落汤螃蟹。

    王学瑞案件的烦心,刘曹苞节前被抓,一件件不顺心事,像用绳子捆成的圈子,套在潘沿美的脖子上,越勒越紧。对此,今年国庆节,他不像往年那样携带情人外出旅游,只是在家闭门谢客。

    这天,是国庆节七天长假的最后一天,潘沿美吃过早饭后,一人回到房间,撩开面临大街的窗帘,双手倒叉背后,眼睛往外望。晨幕下,他看到一个个穿着漂亮连衣裙的女人,在大街上慢条斯理地走。突然,他触景生情想起,王学瑞手下的那位杂志社财务科长刘慧,这位女科长是邝水扁对《广南乡村》杂志社广告一科科长饶石、广告二科科长叶强、广南市越北广告公司经理吴波‘双规’失败后,十多天前,才被邝水扁‘软禁’的与王学瑞案件有牵连的人员。俗语言,漂亮的女人不耐熬。他想到刘慧是王学瑞的财务科长,掌握着杂志社一切经营情况,只要她一开口,王学瑞的防线就会全线崩溃。对此,不惜采用任何手段,一定要突破这一缺口,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也是“八、二七”案件胜败的关键。想到此,他立刻转身走到床头拿起电话。

    “水扁,我是潘沿美。刘慧承认了吗?”

    “没有,她就是不开口!”

    “不开口,就将她脱光,看她开不开口!”

    “好!我一定想尽办法,让她开口!”

    “刘慧,是我们的唯一希望。要抓紧,要想办法!”

    “好!请老大放心!”

    邝水扁放下电话后,带上助手黄德彪急急走下楼梯,他坐上自己私用的局监察室的小车,往坐落在郊外的南青公司开去。

    再说刘慧,广南财经学院专科毕业,担任《广南乡村》杂志社财务科长十多年之久,工作诚实,业务熟练、认真,她外表温柔,说话清晰,平时脸上那两颗小酒窝,每当一笑,就显得十分楚楚动人,她今年38岁,生有一女儿,身材丰满。三年前,老公遇车祸身亡后,她一直独身生活。除工作外,她还跳得一身好舞,尤其是三步,在全省乡村企业舞蹈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是杂志社难得的人才。在杂志社,她热情大力支持社长王学瑞的工作,在搞好财务的基础上,还主动帮助发行科做好杂志邮发工作,他是王学瑞的得力助手。十多天前,邝水扁以她与王学瑞有经济牵连为名,悄悄将她带到南青公司“双规”起来,十多天来,她独自一人被悄悄的禁在五楼一间房子里。她整天眼瞪瞪望着天花板,泪水满脸,心中十分痛苦,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被邝水扁悄悄地关在这里。

    南青公司远离省城,坐落在远郊东海县的山沟里,这是一家倒闭的企业,说是公司,倒不如说是拘留所。当年,林魁就把王学瑞‘双规’在此。这里,本来就偏僻,又逢假日,有两位保安人员看门口外,这里显得格外的寂寞与恐惧,刘慧一人被关押在这里,对一个女人来说,真是度日如年啊!

    下午三时左右,邝水扁二人驾车来到南青公司,气势汹汹地登上五楼,当一打开刘慧被关押的房门,他那双猴眼立即紧紧地盯住刘慧。原来,由于南方十月天气较暑,刘慧身上仅穿着一套薄薄的白色睡衣,从外面隐约看到胸前戴的那对黑色卫生衣。此刻,他那显露着狡诈眼光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温和起来,他叫黄德彪在楼下站哨,不准人进入。黄德彪走出去后,他转身随手关上房门,然后,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走近刘慧,用左手轻轻地把刘慧前额的头发往后拨了拨,与刘慧交谈起来。

    “怎么啦,想好了吗?”邝水扁用从来没有过的温和口气问。可是,刘慧仅瞪他一眼,就转身过去。

    邝水扁看到刘慧心中有气,他就改用一种更加体贴的语言对她说:“我知道你心中生气,但是,这是潘局长交代的,我搞纪检的要服从领导、服务于领导,有什么法子呢?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还年轻,只要你说出王学瑞贪污的罪行,潘局长保证提拔你为副处级干部,当上副社长职务,月工资就是七、八千元啊!”

    “这种没有良心的钱,我不想要。”刘慧气愤地把邝水扁的话顶回去。

    “怎么没良心的钱?这是组织需要吗,这是国家的钱,不是王学瑞个人的钱。”邝水扁慢慢的诱导。

    “你们立案调查了九年,查出王社长一分钱都没有贪污,没有就没有,叫我怎么说?”刘慧反驳道。

    “你与王学瑞共事十多年,又是长期担任杂志社财务科科长,是王学瑞最信任的人。王学瑞当十多年社长、总编,一权独揽,不贪污,难道连一顿公饭都没有吃过?”邝水扁诱导地说。

    “没有吃过就是没有吃过,有什么大惊小怪,王社长就是这种人。”刘慧厌恶地瞪了他一眼。

    “你想,这个年代还有这种人吗?”邝水扁反驳说。

    “怎么没有?你们这一帮腐败分子,贪多吃足了,有人不吃,你心里倒不舒服,你想全社会的人都像你一样,见钱就贪,见饭就吃,那么,这个社会会变成了什么样?”刘慧不客气地说。

    “如今,有哪位领导不贪?”邝水扁狡辩地说。

    “那为什么不去抓?哼!你是专抓好人,不抓坏人,一群废物。”刘慧瞪了邝水扁一眼,显露出瞧不起这位矮仔干将的眼神。

    听到刘慧这么一骂,邝水扁倒不生气,向刘慧靠近一点,装出很关心的样子,用一种哭笑不得的口气说:“我是为了你好呢!”说着,他看到刘慧没反应,接着转话题说:“你年轻,又这么美丽丰满,一个人生活不枯燥吗?”说到这里,他看到刘慧转身看了自己一眼,又转过去。邝水扁以为自己的话说到了点子上,使刘慧动了心,于是,她贴近了刘慧,将双手放在刘慧的左右肩膀上,然后,装出笑容可掬轻声轻气的样子说:“慧,我也很寂寞,你能不能陪我一下?”刘慧看到邝水扁用双手摇着自己的肩膀,心里明白他要想做什么了,于是,不理睬地重重摇了一摇,摆脱了邝水扁的双手。这时,邝水扁看到刘慧没有气愤怒骂,以为是在心中不好意思地默认了,对此,他放开胆子说:“慧,我知道你生活很枯燥,今天我来陪陪你!”说着,立即从刘慧背后伸手过去搂住刘慧的胸膛。

    刘慧看到他紧紧地搂住自己的胸部不放,于是,双手用力扒开了邝水扁的双手,眼睛露出愤怒的光芒说:“流氓!”

    邝水扁看到她坐着不动,又用一种引诱的口气说:“今天,你陪我一次,完事后,我就放你出去,不揭发王学瑞的问题就算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