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洛夫:雪崩
    洛夫:雪崩
    • 作者:洛夫 更新时间:2018-03-19 08:06:0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969
    [导读]沉痛悼念洛夫先生!

      微信图片_20180319111049

     

    雪崩


    我们一脚将他踢进焚尸炉,他便遽然坐起

    享受这被燃烧时的片刻宁静

     

    1

     

    众叶俱白,而黑降伏了另一面

    一株树便不再在我们体内跃动

    狂风起兮,那人逆风追上

    勿触摸那个死者,听!兄弟

    年轮中走动的正是我们伤心的母亲

     

    2

     

    谁是层岩,谁是粮食,谁是火焰中的双手,谁是钢铁中的傲慢,谁是舌底

    默不作声地焦渴,谁是那血液在麦子里波动,谁是那断剑在碑石上霍响,

    谁在母体内扑翅欲飞的惊喜,谁是悲剧落幕前的一声铜锣

    谁是那吃月光的醒者

    雪崩之后,这些就让他们自己去诠释

     

     

    以后又怎样;芒鞋停在疾走之上,河川死在奔流之上,床褥找不到睡眠,

    歌声找不到嘴唇

    哦诸神,以羞辱盖住一切的衣裳

    自己裸着,以突出的部分向我们显示不朽

    且穿过路人的怒目哄笑而去

    如今,雪堆积在我们的内部

    使我们听到寂静在擂起轰轰的回响

    而回响追上了惊惶的步履

     

    雪崩之后,我们将热度逼出炉火

    飞翔逼出羽翼

    惊悸逼出镜面

    富饶逼出美目

     

    如许的天空塌将下来,毛发缤纷

    我们以愤怒顶住,以女性的唾沫顶住

    一千页历史因而化为蝶羽,多美的践踏

    (我们的灵魂常如告示

    处处要人诵读

    而又暗地被人撕毁)

    我们的肌骨不再重振田亩的光辉

    我们一生腥臭,不能因死而更臭

    能不腐朽,我们的脚掌最接近泥土

    能不卑微,我们如一条弄皱的裤子站在镜前

    雪崩之后

    轰然不再是一种声音

    让我们再跳一次,只要高过自己的额角

    让我们再飞一次,只要飞离自己的羽翅

    然后跃进历史,奔驰而去

    追赶瘦了双乳的母亲

     

    3

     

    哦母亲,那条黑河又在我们脊背上流过,四足翻踢

    痛楚由左岸窜向右岸,而后集中

    如一队狼,在雪地追击一个逃亡的太阳

    如一群鹰,啄食挂在悬崖边的一声哀鸣

    而雪崩往往在暗地进行,某种革命在进行

    我们借来了辉煌,自杀伐声中,自旗的拔地而起中

    在金属捶击中不灭,在庆典的钹声中不灭

    在皮鞭与肉体的拥抱中不灭

    在森林与大地的团结中不灭

    远方,隐闻鼓音,将军们的双足陷落,陷落

    且仰首,望着自己的黄铜雕像从身旁冉冉上升

     

    这些正是使你们昏眩的事物,审判你们的事物

    在你们那破眶而出的目光中

    与乎不为甚么而颤动的两腿之间

    果子的成熟与坠落之间

    你们是霹雳,饥馑走过打谷场的声音

    你们是旷野,食尸鸟在身上研究甲骨文

    你们是灰烬,被人叫做丽质之类的东西

     

    4

     

    你们互在眼中布置新房,活着如明日

    早晨走过来,犹之新娘前额的清朗

    你们把颊上的吻痕锁在镜中

    然后爬上露台,踮起脚尖

    去看太阳第几度在海面写着

    早安,虚无

    你给她柔顺以呼吸,她给你执拗以血液

    你们曾试过,努力使爱从里面红出来

    所谓爱,即是逼出来的汁,酿酒的过程

    它不说甚么,在被压榨中制造力量

     

    牙齿读着牙齿,乳房访问乳房

    你们的缠绵捆住了大地的跃动

    你们目光的互撞,震响了满城的钟声

    一个引力,万物凝聚其间

    一个静止,一切动于其中

     

    任何事物,握在掌中便化成灰

    放在嘴上便刺伤舌头

    谁愿意将盐渍抹在可有可无的云上

    让我们的泪水去咸遍所有的手帕

    谁愿意栽一株白杨在无定河边日夜潇潇

    让我们的隐痛在泥土中发声

    谁愿意将太阳在一次拥舞中燃尽

    ——只剩下一堆姿势

    谁愿意将大海藏在眼中

    而在涸辙中坐看落潮时的悲壮

    涸辙哦涸辙,你们原是那挥鞭而去的两条轮痕

    在我焦唇上辗过……

    (我是那尾东海鱼,渴哦

    海水不再从我目中流出

    而被斩断的尾巴

    在鞭影中跳起,而后软软死去)

    我们咬你,兄弟,只因欲望被鞋底踩死

    若是微尘,被抹掉有时也造成一种痛快

    若是轻烟,被焚烧后才能飞升

    若是野冢,唉!狐鼠之穴,弃物之穴

    当我们在碑文中找不到自己的门牌号码

    便谦虚地让路,鞠躬,而后抱起自己的尸骨回家

     

    雪崩之后,我们便在酒杯中

    捞起一个溺死的上帝


    5

     

    雪崩之后,你的存在轰然来到

    光一般来到,刀尖一般来到,黑死病一般来到

    扫荡之风,闪击之风,溃败之风

    你进入我们的界,进入我们的生存

    进入我们的光,进入我们的时间

    进入我们的喜悦,进入我们频频往上的仰视

    你立着,大漠孤烟般立着,怒发立于狂暴中

    你卧着,仓廪般卧着,谷物在其中清醒

     

    降伏那座山!将其塑成一个希望

    降伏那片光!将其逼入那些盲瞳

    一系矿脉在后面展开,这是生命

    从中采集坚实中的坚实,闪烁中的闪烁

    去完成我们内面的建筑

    且使千年的迷惘在一声轻咳中惊悟

     

    你双手捏弄一个呼唤,那声音有神性的孤高

    设使你是青果,便向晨曦索取衣裳

    设使你是道路,鞋子就是方向

    哦!你是钢铁中的暴力,冰雪中的火焰

    你征服你的影子,征服作为一座铜像的悲哀

    征服果壳中的奥义,征服一幅面具的未知

    如此勇狠,如此将大理石中的白征服成为欲望

    成为主题,成为众人的掌声,成为擂向死亡的拳

    成为舞者之舞

    武者之不可侮

     

    雪崩之后

    一只豹在舐着那人的脸

     

    6

     

    荆棘之冠,戴它永成不了一种时尚

    为甚么不?为甚么我们的血不让大地吸干

    而使婴儿草枯萎在母亲的墓旁

    为甚么我们的神祗不再内里呼救

    而使一些雄辩在舌尖上僵死

    降伏!所有的颜色均要在掌上出声

    降伏!所有的语言均要在唇上屹立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