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方阵 >> 藏马:锻造坊
    藏马:锻造坊
    • 作者:藏马 更新时间:2018-04-11 09:45:3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47
    用水冲洗着这双油污的手
    工人们收拾着工具,把这些
    凌乱的扳手、螺丝和螺帽,逐一
    安放在木箱里。有一片碎铁扎进了拇指
    血丝随着沟槽,流进了地里

    先是卸下那面罩壳。然后是
    电机座——齿轮张嘴,缺了一颗牙齿
    爬上这台机床的脖子,用凿,和三角抓
    退下了它旋转时的沉重,而在
    敲开的铜套里,轴承也变形了

    把螺纹重新地绞了一遍。就像
    早年,我父亲在做木匠时,用线钻
    往深处拉动。而我父亲的父亲,却是
    在一块不大的田地里,用犁摆动着
    一遍遍地——他们也像我一样,半撅着屁股

    有一次,在拉钻时,木头跳了起来
    击中了我父亲的前额。而那面铁犁,却闪亮地
    切开了我父亲的父亲,脚指中间的那个部位
    可真幸运,我没像他们那样,残留下什么疤痕
    宽宽地——血随着沟槽,流进了地里

    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会呆在这里。一整个
    下午,蹲在机器旁,对付着丛多的零件
    和油污。那个班长请假了。就像,我父亲
    和我父亲的父亲(一个躺在了地下,而另一个
    坐在了轮椅上),如果我不做,谁来替代呢。

    孩子,还在妻的肚子里。可这也仅仅是
    仅仅是曾看得见的生活的一部分。偌大的车间也
    并不比,田亩狭窄。以及木头。你想像着
    它们,就是词语的另一类组合,从我

    父亲的父亲开始,就已经在脑海中扎根。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