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诗评 >> 李树喜:女性诗词漫谈
    李树喜:女性诗词漫谈
    • 作者:李树喜 更新时间:2018-04-17 09:50:2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15
    [导读]中国作协荐稿,请勿转载!


    《漱玉词》是宋朝著名女诗人李清照的诗词集名称。后人常以“漱玉”代表女性诗人的作品。中国历史上女诗人的数量虽不及男性,但亦有相当数量的精彩篇章,在文学史和诗词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上篇  述古

     

    西汉卓文君是著名才女,其与文学家司马相如自主结合,有诗数首传世。相传文君不满相如后来的移情别恋,写下“白头吟”铭志,其中有“竹竿何袅袅,鱼尾何徒徒!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的句子,谴责男人的用情不专、不能始终;东汉末年的蔡文姬屡遭磨难,使得蔡文姬的视野和笔触更加广阔。其作品直描那个战乱时代和人民的痛苦。例如”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尤其是“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的句子,令人惊心动魄,不忍卒读。蔡文姬个人遭际是远嫁匈奴,生儿育女,生死离别,留下了著名的“胡笳十八拍”倾诉自己的悲苦;“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十八章节,千字以上,泣血悲鸣,哭天抢地,幽怨深沉。


    五代末的花蕊夫人,姓徐氏,青城人。幼能文,尤长于宫词。得幸蜀主孟昶,其宫词描写的生活场景颇为丰富,不乏清新朴实之作,如“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生动活泼,富有生活情趣。后蜀亡,被掳入宋宫,深得宋太祖宠爱。其“述国亡诗”却是感慨大气,出语不凡:“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以一个柔弱女子谴责屈膝投降的君王及其军队的无所作为,历来为人称道。


     宋代词人李清照, 号易安居士。其理论和实践都体现了“词别是一家”的主张,可谓女性诗词的集大成者,其词清新委婉,感情真挚,具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对后世影响较大,称为“易安体”。例如: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理性观察;“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深婉细腻等,至今为人称道。其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 不肯过江东。”更是以歌颂霸王项羽的气节作比兴,指斥匆忙逃跑的赵宋廷及大员。表现了其风格的另一面-雄豪。


    值得一提的是宋朝风尘女子严蕊。在其被污蔑、迫害的时候义正辞严,写下一首《卜算子》自白:“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一个身陷逆境的女子,不为权势所屈;尽管薄命如纸,依然不亢不卑,意欲寻一清白之地托付余生,语调凄婉而倔强,颇有性格,让人不禁同情和钦敬。

     

    明清之际有一位女诗人郭纯贞,湖南桃江人。是明江西巡抚郭都贤的二女儿。她熟谙经史,长于诗文。明清鼎革之际,父亲为她许婚黔国公沐天波的儿子沐忠亮。不久,明朝覆亡,沐忠亮投靠南明唐王,率部败走广东转入缅甸,客死异乡。郭纯贞与沐忠亮的联系隔绝,忠于爱情,誓不再嫁。其父因忧世伤时,出家为僧,纯贞亦遁入空门终老山林。


     最值得称道的,是郭纯贞的爱情诗。其以“驿梅惊别意,堤柳暗伤情”,作拆字诗十首,例举其三:


    其一

    马蹄踏破板桥霜, 四顾无人暗断肠。

    幸有香魂萦妾梦 ,驿门深锁五更床。

     

    其八

    日渐西驰事渐遐 ,立盟空复待年华。

    音书一断鱼沉海 ,暗地思君哭落花。

     

    其九

    人间何必辨春秋 ?人死人生总是愁。

    易理既明休问卜 ,伤心唯听泪珠流。

     

    坚而韧、“秀而雄”。郭诗颇有风骨。

     

    历史上第一个为正义和进步牺牲的女诗人是秋瑾。为着推翻封建统治,秋瑾投身革命,高唱“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算平生肝胆,不因人热”(满江红)。秋瑾的“对酒”诗,更有超越男儿的豪爽和胆气:“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秋瑾最后慷慨就义,血染神州,成为世人敬仰的“鉴湖女侠”。

     

    下篇 揽今

     

    当今时代,男女平等。九州诗坛,百花争艳,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女诗人群体,其作品的数量和质量已堪与男性匹敌。尤其是爱情感情诗词,对以往历史有明显超越,爱情及观念的“深、广、新”,使得爱情和情感诗的内涵与表达方式新局大开,好句叠出。


    一、 万紫千红


    “南国春风路几千,骊歌声里柳含烟;夕阳一点如红豆,已把相思写满天。”形象而宏大,色调斑斓,有很高的美学价值;


    “夜阑转向街头去,怕见单人怕见双,”“说好不为儿女态,你回头见我回头”等,皆是佳句。


    古代社会不可能涉足的失恋题材,在女诗人笔下别有韵味,其“清平乐·失恋之后”云:


     “晓风吹送,回首些些痛。燕婉深盟终底用?不过槐安旧梦。


    城郊紫陌荒寒,因缘世界三千。扫取颓枝怨叶,烧成一个春天!”尤其是下半阙和结句,既有新诗的意像和风格,且又是规范的诗词形式。有什么样的爱情,就有什么样的诗句。这些,或以情胜,或以细微胜,俱独到有致。超越以往,充满时代气息。


    二、创意迭出


    近见女诗人可儿自制“安排令”一阕,俏丽温雅,颇有风致,婉尔可喜。且附和者甚众,显示了一定的合理性。兹摘录数篇,以斑窥豹也!

     

    可儿一:

    安排花睡,安排風睡,安排明月向西墜。安排不了、詩心碎。

    留她花裏,留她風裏,留她新月眉彎細。留她夜夜、燈如水。

     

    和可儿:

    安排春雨,安排秋雨,安排花落幾多許。安排寂寞、愁千縷。

    難聽鶯語,難聽燕語,難聽道不如歸去。難聽最是、相思句。


    三、乡愁取胜


    陕西汉中女诗人张小红。参加笔会报名径直填写“农村妇女,"其所写都是些离情恨,当代乡愁。其他新锐青年诗人的笔触,一会儿天下一会儿地下,一会儿山水一会儿怀古,而主打乡愁任是让张小红展现了特别色与优势,获得“乡愁小红"的赞誉。


    “玩具岂能消寂寞,新衣岂可替温柔,”留守儿童已不缺吃少穿,而精神亏欠难以弥补,这是新时代的乡愁;“强支病体村头立,独羡临家小麦青,”农民打了工挣了钱,病了身,荒了田,是新的困窘;更有:“一文不值是相思”!痛恨忙于打工赚钱而荒废爱情!一语七字,含血带泪,爱恨交加。痛哉斯言,愤哉斯语!独树一帜。这是盛世的乡愁,新生的哀怨。小红之愁句,以往所无有,他人道不出也!故奇。


    一般说来,女性更内敛、含蓄、幽婉,感情细腻,表述曲折,多做长短句。是其所长也。



    微信图片_20180416093445


    李树喜   河北省安平县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高级记者,作家,人才学与历史学者。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光明日报出版社原社长兼总编辑。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