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王琪:乡愁十韵
    王琪:乡愁十韵
    • 作者:王琪 更新时间:2018-06-06 09:44:4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18

    1、草木

    白雪过后,所有的草木,与一场春风,握手言和。

    故乡的原野,是我梦中的新娘,眉黛含春,桃腮含笑。

    春光融融,一行白鹭飞不过故乡的山头;杨柳依依,两只黄鹂啼不透苍茫的暮色。古老的村庄,像一支生锈的民谣,等待一棵草弯腰拾起。我的心,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长夜来临,小草点亮星辰。每一窝草,都是一粒星子。繁星满天,草木遍地。星在天,草在地,孤独在村庄。

    夜色如此苍凉。一万头牛羊,在我心头咆哮。一滴清露,滑落陡峭的枝头。

    2、青瓦

    月挂林梢,风吹老庄。

    佛在天堂听经,我在瓦下听风。

    风从远方来,带着远方的故事,带着流水的芬芳。月光下的青瓦,瓷器一样纯净,古井一样深沉。风走过时,我听到了青瓦那来自地心的心跳和均匀的呼吸。谛听青瓦,青瓦如歌如麻,如风如水。诗经打开,农耕花开。一页瓦,就是一世人生,一本家谱,一部村史。纵然梦回前世,我也走不出青瓦那忧伤的目光。

    月光舔舐青瓦的脊梁,有酒花之美,表里俱澄澈。一树桃花,打开春的路径;一片青瓦,指引家的方向。

    今夜,我从一片青瓦里出发,又从另一片青瓦里归来!

    3、农具

    一张犁铧,静默在时间之外,春光之内,等闲眉心锈蚀,蚂蚁搬家。一条扁担,悬挂在新月之下,湖泊之畔,垂钓岁月如麻,光阴似箭。

    春光不老,田野如情欲饱涨的少妇。农具绝望,被逼到死亡的悬崖。性感的眼神里,倔强地传递着泥土的温度、五谷的温度和亲人的温度。

    每一件农具的内心,都收藏着一个家族的来路,一个村庄的来路,和一个民族的来路。

    我勤苦的父亲,在月光下,用锄头缝补岁月;我辛劳的母亲,在渭河边,用水桶打捞星辰。他们生命的每一根白发里,都贮满了对农具的崇拜。

    我站在一部村庄史泛黄的扉页,那些日渐荒芜的咏叹,已被岁月装裱,被记忆收藏。

    时间的车马来来往往,我的心空空荡荡,犹如我日渐丰满的村庄,已容不下一件农具。

    4、堡子

    冷月无声,古堡无言。

    堡墙内,盛满善良与悲悯;堡墙外,盛开月华与年华。

    夯土的号子,早已沉淀为青苔上的信仰、檐角下的钟声;站立的堡墙,业已定格成绝版的风景、陡峭的灵魂。白狼已成往事,炊烟抒情壮美。

    风吹古堡,雨落心田。前朝的堡子,如过时的戏子,没落的王侯,掩面而泣,绣迹斑斑,早已忘了是非恩怨,爱恨情仇,只在北山,吃斋打坐,寡欲清心。

    秋风带不走野菊花的香味,月光不说穿老堡子的秘密。

    月在读天,草在读地,我在读堡子。一些古堡的旧事,从我身边悄悄溜走。不歌唱,也不悲戚;不锋利,也不呼啸,却悄悄打湿了我的忧伤。

    5、戏台

    我在正月的风里,斟一杯浓烈的乡情,与一座戏台对饮。

    一滴穿肠的酒,落在了谁的心上,又迷醉了谁的双眼。

    一出古老的戏,藏着今人的梦,在村庄的额头,徐徐展开。

    铜锣滚过山梁,戏袍穿起月色。台上的戏子,浓墨重彩,唱别人的传奇,流自己的眼泪。台下的众生,心事纷纷,借古人的事,还各人的愿。唯有对面大殿上的神,缄口不语,默不作声。

    戏台再大,也大不过人情。台口再深,也深不过人心。

    正月的戏台,是神的盛宴,是人的盛事,是人神共赴的盛会。正月,在一场戏里开始,又在另一场戏里结束。

    我在正月里的戏台下,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我在戏台上的一出戏里,看到了乡愁的容颜。

    背上行囊,揣上戏台,在远方,唱一出比自己还孤独的戏。

    6、炊烟

    炊烟是诗,是画;是家的封面,村的飘带;是青瓦上盛开的花朵,是牛背上栖落的牧歌;是母亲唤儿长长的声音,是父亲脚下弯弯的山路。

    炊烟升起,打开天空的扉页;炊烟袅袅,擦亮故乡的黎明。炊烟以温情的刀子,雕刻村庄的容颜。

    一缕炊烟,牵着太阳的头颅,走过大地。一群牛羊,牵着夕阳的裙裾,走进村庄。炊烟以诗人的柔情,为村庄,写一部旷世的诗集。

    月光搭起舞台,微风请来乐队,星星伴舞,蛙鸣伴奏。炊烟让荒凉生花,让寂寞唱歌。

    烟与云为伴,但烟是烟,云是云,云无心而烟含情。丰腴的烟,伶仃的烟,飞翔的烟,思念的烟。复制得了白云如絮,复制不了炊烟似家。

    今夜,我握一把苍凉,回忆炊烟的前世今生。

    7、古巷

    比梦还幽深的,是一条条古巷。

    蓝色的月光下,一株丁香,在巷底,回忆从前的爱情。一只小花猫,走着猫步,模仿那位结着怨愁的丁香姑娘。只有长情的古巷,紧抱朴拙的青砖,遥望蓝天。

    巷口的一株古槐,已长出了绿色的新芽,挺拔的身姿,反衬着村庄的高度。斑驳的青苔,是爬满树身的童话。春光下的古巷,像一部摊开的《诗经》,古意悠悠,诗意盎然。

    每一条古巷,都是村庄的根脉,每一户人家,都是根上的枝叶。翻阅古巷的史书,追问生命的来历,我的命运和祖先的命运,环环相扣。根系清清,枝叶殷殷。

    古巷啊,这么多年了,那里的风物,那里的人事,一直都深埋在我身体里最疼痛的地方。

    十万月色,十万诗行,是我对你一生层层叠叠的思念和幻想。

    8、农谚

    农谚,是解读农耕的密码,是打开乡村的钥匙,是田园最朴素的诗,是四季最明亮的歌。

    梨花带雨,是农谚的美丽;燕子来时,是农谚的秩序。

    一穗麦子,被五月的农谚,镀上金色;一头老牛,被季节的农谚,牵进牛圈。

    缓慢的时光,留守在一行行节气的诗里;疲惫的村庄,歇息在一句句农谚的歌中。

    炊烟环肥燕瘦,是农谚的修辞;村庄悲欢离合,是农谚的比喻。

    今夜,我和月色一道,在一条条生锈的古道,捡拾那些被岁月遗弃的农谚,我听到了乡土深处动人的喧响。

    它们是村庄的古董,村庄的图腾。

    9、牌坊

    种下白骨,长出石头。

    忠臣孝子,贞洁烈女。时间的囚徒,墙上的玫瑰。

    死背叛了生,睡背叛了醒,黑夜背叛了白昼,时间背叛了牌坊。

    种下的石头,开不了花,结不了籽。而满腹的心事,也早已化成一堆堆白莲似的砂砾。

    长夜漫漫。大地不眠。站在牌坊下,远眺暮色,才知道当年的夜有多么沉重,才知道当初的梦有多么缥缈。站在月色下,仰望牌坊,才知道牌坊的高度,就是意志的高度,才知道牌坊的两端,就是事非的两端。

    牌坊,是历史的淤血,时间的疼痛,大地上隆起的结疤,是我无力回首的往事。

    10、水井

    月亮和星星,在一口井里团圆。

    炊烟和白云,在一口井边私奔。

    夜色苍茫。井底的叹息,比刀子还快,比歌声还轻,比爱情还美。身边的一棵老槐树,已成精,无意去留。

    落霞怀念孤鹜,秋水怀念长天,水井,怀念辘轳和女人。

    燕子来时,梨花开后,一口井和一条河达成协议。老井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村庄里的一口老井,像一顶反扣的草帽,像天空下的一只鸟巢,留下一个固执的意象。

    乡愁悠悠。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