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推荐:耿翔——大地神灯
    推荐:耿翔——大地神灯
    • 作者:耿翔 更新时间:2018-06-15 10:52:5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56

    1 ▲ 在疼痛逃离的伤口上。

    只要有一粒盐,带着阳光勇敢地浸入,痉挛,就会降临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而在生活中,我应该知道,陪伴着我,一直受伤的肌肤,已经失去了多年携带在身体里的野性。我的羞愧,不是难当,不是在接近一个人的路上,伤口,还会遭遇比起一粒盐,更痛的浸入。

    我的羞愧,来自深不见底,又软弱得不敢抬头,逼近一个人的目光。

    在逃离所有疼痛的伤口上,我要你成为一粒,浸入我生命的盐。因为此刻,没有钻心的疼痛,我接近衰亡的心就会突然死去。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就是世界的解药。

    就是一粒盐,带着一束冷光,从伤口之上把我救活。


    2 ▲ 要么飞,要么死。

    这是我受伤的身体,昨天向我,发出的最真实的密令。

    经过一个夜晚,或一个季节的真伪和译码,被愁绪染白,一个冬天的雪,全部落在我昂首挺进春天的头上。有一束泥土的火焰,向我传递一只陶器,在陶窑里裂变的声音。

    我不是你等待的那一件珍品。

    我的身体里没有藏下,你要的温度,也没有裂变出你要的一束惊艳。从天空低下,一件瓷器没落后的高贵,我受伤的身体,应该是你最好埋藏往事的,一片泥土。

    要么飞,要么死。要么,在接近绝望的路上,为你开花。


    3 ▲ 你说,牵一匹马回家吧。

    我受伤的身体,能否在马背上,和你一起颠簸过这万卷江山?低头在,所有因你而美丽的河流上,我和一匹马正在你柔软得,可以融化铁蹄的心里,沿河奔流。

    而流落在河床上,我的汗水带着我身体里,你的血液时刻敷化过的伤痛,正在抵达你的美丽。

    我的汗水,流落进我背叛过的家乡,能否让一个,宽容过我的村子,再一次为我回头。

    我想,谁会牵我回家呢?


    ▲ 有人翻过,故乡的山冈,却在陌生的地方放马。

    有人扛着,天空的云朵,却在无雨的早晨醒来。

    有人收好,一年的粮食,却在饥饿的城里流浪。

    我的身体,因为受着伤,只好在你的心里睡去。


    ▲ 想击打我的心理,雷雨没用。

    就是突然拔地,把天空吹暗的那一阵大风,也没用。

    我的心里,已经结满了一个铁打的男人,用生离死别织出的网。那些年月,你没能赶上,我的身边不缺少伤痛,也不缺少寂寞。那些年月,我一定通过上帝——

    让你完美地缺席。

    我不要你看见,一个男人,带着一身贫穷,在埋葬了父母的土地上,怎样远行。我的眼神里,一定流露着,一束让土地也会喊疼的目光。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女人,超越母亲,而触摸过我。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在另一条冷暖的水边,你也在风里雨里,为我成长着。


    6 ▲ 暗香浮动。在我抵达你离开后的村庄,或留下身影的麦田时,暗香浮动。

    一棵树的生死,或许就是一片土地的生死。

    而一段带着麦子的气息,让你在每一个,死去了的夜晚,还能活过来的文字——

    就是这个世界,对于生命最象形的安慰。

    就像我,期盼今夜能在你的心里,放下脚步,也放下一个男人,为了尊严而挂在身上,被蚕食得已经很破碎的疲倦。今后的日子,相约在哪里都不重要。

    而重要的,是你时刻能向我释放,一束麦子带着上帝的安慰,传递人间的力量。


    7 ▲ 要么飞,要么死。要么,远走他乡。

    而一个人的生命里,有多少条河流,可以不被岁月无情改道?又有多少条河流,可以不被时间污染?

    你在我面前,带着少有的清澈流过,让一根在岸边追随的芦苇,知道在风里怎么摇曳,才不是搔首弄姿?才能把爱情里的,万卷江山,放心交给正在红尘里,还乡的人。

    要么飞,要么死。要么,削掉长发。


    8 ▲ 就像我,只能是农民的儿子。今生,只能是你唯一的爱人。

    我的身骨,可以为你瘦削成一座山,像被刀斧劈过一样。一座山,一座挺得过所有灾难的山;一座山,一座宁为一棵草木,一生垫底的山。

    而被刀斧,劈削的过程,只能在山的褶皱里,又没有泪水地记载下来。如果有风吹来,就让它听一听,我的过去,怎样为你疼痛。

    一切都是命运。

    而一切都要山一样站着,而且只为你。


    9 ▲ 没有一匹马能驮着我,也驮着我的饥饿,离开一个叫马坊的地方。

    由于饥饿,我的目光可以强烈地,越过一个女子很美丽的走动。田野上,有一束野菜的光芒闪烁。我逃离五谷的胃里,就会升起,活命者的旗帜。

    爱情遭遇野菜,爱情,一定比野菜还贱。

    那个时候,你没有出现,没有带着一身美丽,在我的饥饿中,像一粒有着很多故事的粮食出现。后来的日子,有重要的细节,不是与你无关,而是灾难没有击倒我的同时,再伤着你。

    你就是一匹,能驮着我收拾苦难的马。

    饥饿过后,我们如果还有爱情。


    10▲饥饿过后,一切仍在世间流传。

    就像那间低矮的屋子,依然住着我们一家。

    白天,陪土地流汗;入夜,听邻家吵架。

    被饥饿折磨过后,病体,躲避着青春。

    我的心,不会哭泣;我的泪,不会说话。

    带着少有的痛,在乡愁里流浪。


    11▲那个时候,我已经看见一座青春的墓地。

    因为饥饿,我在马坊荒废生命的原野上,没有多少可以消费的体力。从一架山上走下来,我的目光,没有发现一棵庄稼,还像亲人一样能够认识我。陌生带着仇恨,已经蔓延到一匹牲口的眼里。

    而村子后面,真有一片墓地,能遮挡目光,供我藏下,青春中的身子。

    后来看见,梵高也画过的丝柏,我的心里倒抽着一口凉气。

    那个时候,丝柏不只陪伴一村亡灵。我的叹息缠绕它的形体,向着天空慌乱地上升。

    一座青春的墓地,告诉我:要么飞,要么死。


    12▲很多时候,我像一只蚂蚁。

    我在乡村,沿着墙根穿行。

    一切都在头顶。就像太阳,就像月亮。但我很少感到,被一束光芒照耀。很多时候,我被脚步或车轮,逼近死亡。而背在身上,山一样的麦梱,在七月的原野上,压着一个穷人的成长。

    我像一只蚂蚁,头顶大地上的万物。

    而一棵野草,一棵在我,挥出的镰刀下死和不死的野草,与神的距离,也比我近。

    陷在大地纵横的裂纹里,我的命运,只有冒死穿越。

    也只有你,能看见我并且懂得,一只蚂蚁的穿越,留下什么。


    13▲把你隐藏得,如此完美的时间,却在我的头顶,最先落下一生的大雪。

    我没有怨言。只要你知道,一个男人剩下的骨头,还能为一个女人,打磨一根针,我的一生就没有白活。

    我的一生,也被神隐藏在大地的,另一个角落。行走和劳动,直至一身伤痕——

    只为你最后的到来。

    在大片的云朵,掀开天空的一刹那,让我从最干净的泥土里,伸出还能抚摸你的手。


    14▲要么飞,要么死。这是大地,从堆满死亡和新生的胸腔里面,向我们发出的唯一忠告。

    这个时候,我能选择的,就是穿越千山万水,就是放下马坊根植在我身上的,病症一样的纠结,一个人来到,你也孤单的身边。

    不是救助,也不是怜悯。山环水绕,自然的相依,无法逃离。

    这个时候,若能打开,大地上我所熟悉的山峰,或者河流,我会竭力,把它们一一打开,让你从中看见我的过去:一个穷人的生命,面对万物,在山水里,

    也会开出一些花朵。

    请你记住,我能在熟悉的山水之外,也像水一样,流到你的身边。

    我的前边,一定有谁引导着。


    15▲不在高山上,行走,也不在河水里奔流。

    你走过的地方,就是最高远的山峰;你流过的地方,就是最宽大的河流。而你完整得,有如神器一样的身体,就是让我写满诗篇的山水。

    一篇写罢,世界落雪。

    再写,大地也陪我流泪。

    就在你,神器一样的身体上,写神的诗篇。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