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主编评诗 >>  新诗 >> 阿长的诗
    阿长的诗
    • 作者:阿长 更新时间:2018-06-13 09:44:0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775

    阿长原名苌凤玲,中学语文教师,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协会会员,宿州散文协会副秘书长。有作品发表在《诗歌月刊》《青年作家》《美仑文学》《巢》《零度诗刊》《诗歌周报》等期刊。2014年荣获“宿州市优秀女作家”称号,出版个人诗集《蓝色影子》。


    惊蛰


    别忘了醒来

    眼里嫁接着给夏天指路的血脉

    它能让黑色抽枝发芽

    它的道路漫长

    用寂静穿过一些被遗忘的褶皱


    雷声衔着钟声

    穿行在雨里

    滴落的词语

    一粒比一粒更亮,更赤裸

    偶尔,还在我的姓氏上吃草

    把时间插进盛满时间的瓶子

    然后,我们看远方

    我们从嫩枝里挖掘出谚语的影子

    编织花香

    让三月漫向三月


    喝了雨水

    我们悄然爬上山顶

    等鸟鸣——


    蕨在井边徘徊


    蕨,在井边徘徊

    我幻想着在蕨丛中驰骋


    起风了

    沙丘起起伏伏,被追逐到苍茫的远处

    好像想藏匿水的蓝

    和翻滚的黑暗

    我们跳舞吧

    肩胛,肋骨

    凹陷的影子穿过黝黑的叙述

    杏仁眼般的肚脐

    发出阵阵狩猎的哨声

    马蹄急驶

    荒芜的肌肤是等待燃烧的画布

    眉心,嘴唇上气流有声

    鹰和星星直冲下去

    踏破贺兰山阙——


    蕨,仿佛只是风中的帆

    一次次倒下

    又一次次扬起


    ◆卜一赏评 


        诗是时间的介质,更是心象的导体。在季节的光束里,“惊蛰”是生命复苏的转折点,诗歌深入节气,需要在格局和境界里透视淋漓的在场,“让黑色抽枝发芽”,抽象感知如何对应经验事物,形成模变,“用寂静穿过一些被遗忘的褶皱”,在这里“寂静”以可见的形式行走,将诗人的想象以词语的动能态传递出来,一粒一粒的生命被赋予形之上的“蕨”,“马蹄急驶/荒芜的肌肤是等待燃烧的画布”,两首诗作为一个整体,被诗人细琢在一个能指里,如此切“体”地化入,没有一定的诗歌自转功力,是难以完成的。黑暗来临,光开始回家。诗人的“光”就是诗歌中的“象”,“雷声衔着钟声”、“鹰和星星直冲下去”,虚象对应实象,以大地为起点,“雷声”、“钟声”、“鹰”、“星星”,我早年提出过诗歌的“衍架结构”理论,得到诗坛广泛的回应,阿长的这串诗链不正是她诗歌得以撑持的“衍架”?这种大跨度的垂直,对写作者是一种挑战,同时诗歌又是一种克制。言说的叙事与叙事的言说都需要抒情的血液,在诗本身、诗人、读者的结构融合中,写作的路径、阅读的路径以及诗之所以为诗的路径,必须在一首诗中统一为一个“中心”,前提,这首诗必须是一首能称之为诗的诗。读过这组诗,开始跳舞吧,自肩胛,自肋骨,“凹陷的影子”在诗的光束中穿过!


    (注:收录在《东方作家》公众号chinadfzj并被主编点评的诗歌作品,择优收入《中国100家实力诗人作品赏析》一书,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发行。欢迎投稿,拿出您最好的力作吧!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