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会员作品 >> 罗拱北:时光藏在草木里
    罗拱北:时光藏在草木里
    • 作者:罗拱北 更新时间:2018-07-27 11:20:4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93

         鱼腥草

    年关时节,我们像候鸟一样回到老家。冬天的农村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但是有一件事是我们几十年来乐此不疲的,那就是挖鱼腥草。

    鱼腥草其实是书面语言,在我们老家那地方,它有一个很土的名字叫臭耳子,因为它的叶片像极了耳朵,那浓烈的气味让一般人接受不了;有的人还把它叫折耳根,因为它深藏在地下的根一节一节,曲曲折折,有的甚至能蜿蜒数米。在外漂泊的日子,在酒店里偶尔也能见到鱼腥草,但那种味道已经与家乡的吃法相去甚远。我们正宗的吃法是吃臭耳子的根,而不是它那暗红甚至已经发绿的叶子。

    寒风肆掠,万物萧条,地面上还看不到任何春天的迹象,在哪里去寻觅臭耳子的身影呢?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在川北,臭耳子是一种极贱却又有着极强生命力的野草,只要有土它就能生长,任何一个角角落落,沟沟坎坎,都有它倔强生长的身影,虽然只有初夏才能看到它碎碎的白花开遍原野的情景,但是在春节前,深埋在地下的臭耳子已经开始在积攒迎接春天的力量了,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用来描述它再贴切不过。

    我们心里暗藏着欢喜,拿了锄头撮箕,走到田间地头随便挖,一锄头把土块翻过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在湿润的泥土的包裹下,白白嫩嫩的臭耳子根在泥土里纵横交错,暗红的芽尖似乎正要破土而出,向人们宣告春天的到来。这时候,你千万别急,只管静下心,把泥土一点点掰碎,那一条条臭耳子根就到了你手里,然后再挖下一块……不一会儿,小小的撮箕里就装满了春天的美味。

    臭耳子的做法是极简单的,把它洗净切成小段,连葱姜蒜这些基本佐料都不需要,只需放上盐和油泼辣子,一道让我们垂涎欲滴、有着故乡泥土气息的时令蔬菜就端上了春节的餐桌。一年的光景,就从亟不可待的筷子尖上开始了新的征程。


    车前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