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中国诗萃》:杨斌的诗
    《中国诗萃》:杨斌的诗
    • 作者:杨斌 更新时间:2010-05-27 04:47:53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628
     
    在九月 
    在九月,父亲攒完最后一捆玉米秸
    伴干瘪的蝉音回到老屋
    解下腰间携带镰刀的布带
    随手挂在木板门后面
    燃袋烟,捧壶茶
    时光随意悠闲在院墙
    桂花树下的石凳上
     
    风,拂过屋前的矮墙
    穿堂而入
    母亲,以心灵即开虔诚
    燃一柱香
    焚一份纸
    在观音佛像前三拜五叩后
    回转瘦小的身影
    端起簸箕,颤悠着双腿
    唠叨着走近父亲身旁
     
    今夜的村庄 
    今夜的村庄,田野空旷
    月光洁白,了无虫音
    霜冻的手臂
    悄然侵入梦境
    一只老鼠,试探爪子
    窥视院墙
    三两片树叶
    不慎高处寒意
    零落为尘
    草垛上的风
    和远处的山林对歭
     村庄,和我对歭
     
       
    宣威以北四十公里
    威宁以东六十公里
    莽莽乌蒙山腹地
    生长着太多人
    一辈子见不到的倘塘
    八万父老乡亲
    赡养风高云淡的蓝天
    一方水土一方人
    憨厚朴实,从容平淡
    从篝火中取出焦味土豆
    从泥土里抱起孩子 
    扶起爱人,不高尚也不卑贱
    说自己的话,唱自己的歌
    将一些心酸荣辱
    一年一年
    删减在梦中的家园
               
     天亮时的一场雨 
    无数细小音符
    梦幻般
    抵临天亮时分
    如爱人的手指
    轻轻抚摸发梢
    一只肥胖的母鸡
    挤过栅栏
    融入晨烟笼罩的田野
     
    爱人轻声缠绕耳畔
    五年前的一顶小花伞
    此时正在车站等候
    我落魄归来的脚音
     
    彻底醒来吧
    这些细小的音符
    怎样触摸过村庄
    汇成什么样的溪流
    注入浪花汹涌的江河
     
     
        
    时至深冬
    孤灯一盏
    临照午夜的院墙
    身着素衣的你
    怀抱琵琶
    两袖轻舞
    千古绝唱谁人听
     
    身边的美人
    梦中独自掖被罢
    那首和李杜媲美的诗稿
    弃笔罢
    我要到苍莽雪原
    进行一场
    自古到今从未演绎的爱情
     
          
     村庄,夜幕渐次隐退
        寒星雨点
        滴落芭蕉
    轻缈雾气
    缠绕过栅栏
    抵临门扉
    度过五载时光的公鸡
    张开喉咙
    一声声啼唤着村庄的黎明
    一只疲惫的萤火虫
    在高大的柿树上
    调整好睡姿
    熄灭了小小灯盏
     
    那盏灯   
    莽莽乌蒙山腹地
    羊肠子一样向上的山路
    那盏灯
    寂静地在山腰闪烁
    干净月色里
    一步一步,渐次看清了村庄的轮廓
    几间红墙青砖的小屋
    一道鸡仔可以飞越的栅栏
     
    那盏灯温暖的火焰
    没有疼爱我的双眼
    揪心地撕咬着视线
    火焰里煎烙玉米饼的身影
    儿时,我蹒跚学步的双腿
    缠绕着呀呀学语
    此时,远涉千山外归来的脚步
    沉重得不能抵临
    灯火内那两行喜悦的清泪
     
                          
    星期六,我都回家 
    星期六我都回家
    回到红墙青砖的瓦屋
    陪妻子烧火,做饭
    或步入院落
    听喜鹊鸣枝
    品母鸡产蛋的欢腾
    待女儿的爹哋音
    晨辉里唤我入饭桌
     
    星期六,我都回家
    回到挤满庄禾的田野
    何锄日当午
    小憩时分
    赏蝴蝶翩舞
    品蜜蜂采花
    偶然米一眼
    妻子溢满幸福的双眼
     
    星期六,我都回家
    回到披挂晚霞的村庄
    赶牛羊入栏
    拢鸡鸭归巢
    待干净的月光抵临院墙
    伴老爹剿匪
    改革开放,三个代表
    怀揣,别离了乡忘了本的叮咛 
    碾转至天明
     
       
    九月,粮食们  
    随父亲回到老屋
    你打点行装出发
    娇小的身影
    寂静在村庄四周
    替父亲忧心守候
    点点微黄的灯盏
    照亮月色里
    最后抵临的脚步
    无声于一夜霜雪
    独自零落为尘
     
       
    三月,雨来自梦中
    瓣瓣桃花的芬芳
    伴彻夜不眠的灯火
    窗外轻声低语
     
    三月,风
    穿过木门的缝隙
    父亲的木犁
    在低矮的院墙下
    点豆还是种瓜
     
    三月,羊群
    散落山坡
    咩咩鸣唤的云彩
    遗失的书本和羊鞭
     
    三月,我十五年前一次叛逆 
    失落在故乡
    只有迷失的鸟儿啼过眉梢
    只有炊烟伴白云在梦里晶莹
     
      
    细小音符
    凄苦话语
    弄得我很伤感
    白天夜晚的风中
    像脱离母体婴儿的泪花
    作一生痛苦穿越
    什么样的花后
    结什么样的果
    桃林最初那朵落花
    你的果实还临挂树梢吗
     
    雪花落下来 
    屋里的人熄灭灯火
    他们不想打扰
    雪花落下来
    他们习惯性地渡过黑夜
    待梦醒时分
    该白的会白,不白的
    依然保留昨天的颜色
    他们延时间的指引
    点燃爆竹,辞旧迎新
    懒散着融化落雪
    按部就班地进入春天
     
    驿  
    过黔入滇,大多数人未知的倘塘
    宽五尺,不足一公里
    被时光翻版的古驿道
    一个小小的破折号
    连接着威宁与宣威的群山
    翻启历史
    千年的马蹄声传来
    沉沉踏过我的心坎
     
    巷子深处,一枚枚
    明清浩月临照过的青石
    晃着浑圆光滑的脑袋述说
    马帮鱼贯,商贾摩肩
    官员赴任,书生赶考
    怨妇待归,老吏回乡
    那是怎样一副浮华雕版
    泛着微光,骚动一些驻足者的心窝
     
    那把悬挂古道驿站中的铜壶
    肯定还装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
    需要驻足者们耐心等候
     
       
    荞橞像锣鼓
    密集的响声在村庄周围
    稻草人在风中传来呼声
    横卧屋檐下的磨刀石
    静静等待父亲吧嗒完那袋草烟
     
    雁叫霜临
    宣威以北的村庄
    荞们站在向阳的坡地
    焦急等待归家的信息
    然而父亲不急
    看一眼院落翻晒稻谷的母亲
    节奏性地磨几下镰刀
     
    母亲絮絮叨叨
    鸟儿返乡的路途上总有饥饿
    让他们携带几粒饱满的荞粒
    捎个信息给归途中的孩子
    赶路时要不慌不急
     
    宣威以北 
    鸡鸭无栏啄食田野
    犬吠无影响动林间
    羊群无路上了山顶
    篝火沉寂传出野兽的鼾声
     
    前辈后辈同辈
    峭壁下饮马
    山崖上种瓜
    花丛中恋爱
    茅屋旁生子
    一代代一年年
    延续着土生土长的命运
     
    宣威以北
    今夜月朗星稀
    山风低吟
    我在崎岖的山路
    撰写一首传世之作
     
     有一种幽香 
    当大地被雪花覆盖
    当村庄只有一盏灯火燃烧
    我多么庆幸自己从梦中醒来
    有一种幽香和我的触角对话
    那不是身边熟睡美人发出的
    只有倚墙而居的梅离我最近
    此刻是她凌雪自开
    越过院墙姗然抵临我身边
     
     
    他是个大意的人
    坐上老牛车
    叮叮当当就出发了
    那根长长的旱烟袋
        还悠闲地靠在墙角
        柱子上挂着的半壶米酒
        多少次向院门张望
     
        山那边的两亩荞地
        少有炊烟的余香传来
        你高兴时,吟长长短短的诗句
        为南迁的鸟儿送行
        寂寞时,吼几声高高的号子
        把抵临的野兔遣返山林
     
        一路衣襟咧咧
        晨送寒露
        暮迎彩霞
    守望着荞们
    苦甜苦甜的体香
    一天天变得悠远绵长起来
     
    黄昏时看见两只燕子
      夕阳和山顶的磐石挥挥手
    匆匆赶路
    两只燕子,不离不弃
    吱啾着在山间飞行
    筑在村庄老槐树下的巢
    张望着入村的路口
    这熟悉的身影
    和爹娘荷锄而归时的情形
    一模一样
     
    作者介绍:杨斌,74年出生于宣威市倘塘镇,学习人民文学作家班,获人民文学征文优秀奖、笔会三等奖,有诗作收藏在贵州遵义博雅苑陈列馆和入选8种诗歌选本,在报刊发表诗作百余件。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