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征稿 >>  书讯 >> 东方文化:吴玉垒诗集《在另一个方向上》出版上市
    东方文化:吴玉垒诗集《在另一个方向上》出版上市
    • 作者:本站出版部 更新时间:2018-08-25 10:36:4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513
    [导读]本站邮购。


            



            


    吴玉垒本名吴玉磊,曾用笔名偶尔、恪一客等,山东新泰人。在国内外刊物发表诗歌、评论数百首(篇),近百首诗歌入选多家权威选本。出版诗集两部,其中《在另一个方向上》被《台湾好报》大版面推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诗歌学会会长,《泰山诗人》主编。


    太阳看着他自己的光

     

    太阳看着他自己的光

    被黑夜吞服,像父亲

    咽下大把的药,又眼睁睁地看着

    他自己的光,被大海吐出

    像母亲,喷出最后的血

     

    这个顽劣的孩子,每天乐此不疲

    看大地如何葱茏,看长空如何万丈

    看人在光景中留连、沉浮

    然后相忘

     

    一如白昼忘尽黑夜,果实

    忘尽花朵,一如他看着自己的光

    被乌云捻成万千条思念

    与整个世界,相忘于一场哭泣

      

    落日,长河

     

    “我有太多泪水,它们属于远方”

    “我有一柄火炬,我只用以自焚”

     

    所以我是雪山!

    所以我是太阳!

     

    接下来的无边的黑夜,你请记住

    不间断的寂寞的消亡,你要走好

     

    “我还有大海,它是我的另一滴泪”

    “我还有万物我是它们的另一重身世”

     

    那个无家可归的还乡人,是你

    投向人群的影子么?你不知道他有多无辜

    就像他从不知道你有多么悲伤

     

    那个背井离乡的流浪者,可是

    你逃离天堂的灵魂么?但愿有一条鞭子

    从此懂得他的方向

      

    此刻,我在

     

    在一封前世发出而今生

    不曾送达的信中,我举手加额

    敲响人世的门。后来母亲说

    鸡叫了,你哭了

     

    年轻的父亲,一边狠狠抽着星月

    一边模仿着先人为我命名。一个因此

    被错置的词,在滴水穿石的等待里等待着

    水滴石穿

     

    应是三月,鸡叫头遍

    世界与黑暗尚未诞生谎言

     

    此刻我醒来。在一回头的天空中

    谢天谢地,扮个鬼脸证明我在

    我在,原本是不需要证明的

    就像一场误会或者,假面舞会

     

    孩子们欢腾着,越走越远

    我一脸幸福,欲哭无泪

    若无其事地守着一个时代


    ◆卜一赏评 

        诗歌有可能是精神认知的一场误会!在人类的神元世界里,思想的有限性和宇宙的无限性构成了文字表达与空间极限的二元对立,诗歌成为既是具象又是幻象的载体。实力诗人吴玉垒提供给我们的这组诗,无疑是个体生命脉动与时空速率所标示的节点样本!太阳被诗人称为乐此不疲的顽劣的孩子:“看大地如何葱茏,看长空如何万丈/看人在光景中留连、沉浮/然后相忘”,物理的太阳是我们看到的8分钟前的太阳,光的本质是波粒二象性,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光速是永恒不变的,光一秒钟可以环绕地球七圈半,距离我们100光年、1000光年、10000光年的星星,在现世的地球上看到的有可能全都是幻象,甚至是一些残破的影子,那些让我们忘情、让我们流泪的星星,说不定早在100年、1000年、10000年前就毁掉了。诗人的心中,“太阳看着他自己的光”,这里的“他”是人字旁的,太阳契入诗歌的核心,“与整个世界,相忘于一场哭泣”,在我们居住的星球上,太阳是万物之源,而在其他遥远的星球上,太阳有可能就是一缕微弱的光,甚至连光都不是。所以太阳很珍惜自己的光,诗人很珍惜那忘尽的花朵!之所以从六首诗中选择三首进入板块,是因为这三首诗存在一条共通的内在刃线,诗人在主体模态的介入下,大海是“我”的另一滴眼泪,一条鞭子抽打天堂,“那个无家可归的还乡人”,不就是你、我、他吗?至于故乡在哪里、乡愁在哪里?一如昌耀“地球这边,一人无语”。诗写到一定高度,现场“抽离”是诗人无法绕开的一个课题,吴玉垒的诗是“大诗”,在他出版的诗集《在另一个方向上》这类诗作特别多,比如“慢慢地我就接近了它的另一头/慢慢地,我就老了(《隧道多么长》)”,所以,《此刻,我在》不能绕过“在一封前世发出而今生/不曾送达的信中”,想到了我们为之倾情的星星,“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诗人在抽离中,给语言留出了巨大的空间。一首诗之所以称之为一首诗,预留是十分重要的!时下诗坛,充斥着大量“单层”诗,来个语言技巧,搞个急转弯,缺少思想性的时空跨度,缺少真正的生命颗粒,微信的传播光速了,诗的整体质量却下降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作为诗歌领地的坚守者,保持定力,保持原力,“我一脸幸福……若无其事地守着一个时代”,屈原守住了一个时代,海德格尔守住了一个时代……我们能否守住这个时代?吴玉垒没有回答,我更是回答不上来!


        【卜一:笔名江雪,文学硕士,独立文化批评人,某单位国家公职人员。有作品300余万字发表和结集出版,2000年到2007年协办《诗刊》(上半月刊)理论栏目计96期,曾任《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王朔“海马工作室”勤杂工;在中国诗歌的寂寥期,曾连续16年独立编选年度选本《中国诗萃》,被谢冕老师定义为“诗歌农民工”,和国内外5000余位诗人发生过诗歌关系;参与策划影视剧《春草》《青春期》《因为爱》等百余集(部),组诗《奔跑的骨头》入选2016年中国作协•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十佳榜;近年主要从事汉语文学理论研究与建设,《东方文学网》主编,凤凰文化专栏作家,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创始人;其团队策划出版的“文化中国”、“魅”系列图书连续进入京东、当当、凤凰畅销榜单。】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