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图书出版 >>  出版成果 >> 东方文化:刘合军诗集《叶落无声》、《红尘四季》出版上市
    东方文化:刘合军诗集《叶落无声》、《红尘四季》出版上市
    • 作者:本站出版部 更新时间:2018-09-02 08:53:3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88
    [导读]欢迎邮购!


                



                


    刘合军:笔名,大漠尘沙。祖籍江西萍乡,现居珠海。《诗坛周刊社长,中华汉诗联盟副会长。著有诗集《红尘四季》《叶落无声》,有作品在国内外报刊杂志与网络文学发表。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理事。


    人间再无出口


    天空种下黑夜,在草根种下箭

    种下回不去的断桥,种下血红的眼睛

    种下燥热的风高出自己体温

    种下与蜗牛赛跑的路,驶向另一个朝代

    种下人间晃荡已久的喧嚣贴紧耳膜

    那些最原始的声音,像故土一样遥远

    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虚弱

    虚弱到无法抵达


    一条好汉真的要等20年


    六十八年前,那些按比例消失的人

    又回来了,他们在阴间积累了大量财富

    再次圈人间的地,这次不像从前

    不让历史重演,不守该死的地

    把他切成小块卖给从前打倒他们的人

    不与上帝结为仇敌,伺候他们

    用最好的钢,回炉梭标上的老锈

    一层一层绕上去,接近天堂

    然后,擦掉每一座建筑上的斧痕

    办一张绿卡

    不做地主,真的不做


    只剩沉默


    早上起来,阳光正解读暗藏天象

    光入初秋,我心荒凉

    腐烂的泥土生出百味,什么时候

    神学会了谦卑,放任黑夜中一切事物

    不再执掌法器

    布下泥潭,布下无尽悲悯

    留下,尘埃的我与众生

    苍穹闭目养神,只待收割

    白莲洞的玉观音,仍在接受群蚁朝拜

    谁都知道,流传千百年的一句名言

    观音难救世间苦哟


    雨水被劫持


    一阵,两阵,又一阵,响的都是干雷

    似乎要吐尽一生怨气,从今天起

    红云,红叶只管翻飞,有多大力,使多大力

    不必忴悯束手就缚的草木

    让他们无法抵抗的身体早点死去

    打开抽空部分,关节,手

    用厚厚的围巾裹住眼睛,带上钢制的口罩

    留下一对衰竭的耳朵

    听,寒风中飘来荡去的鬼魅声


    ◆卜一赏评 

        

        一首诗的气场饱满而通畅,诗的基因是其结构意义的支撑!《诗坛周刊》在坊间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中国一线实力诗人几乎都在他的平台上发表过诗作,作为主编的刘合军付出了许多时间和精力,这是让人尊敬的!在本人的日常交往中,好好的朋友,一提到诗歌,脸色就变了:不知你们诗人在胡说什么?这时,我乖乖地低下头,谦恭地对不起地:让您眼睛受累了!——在抨击诗人之前,你究竟对诗歌懂多少?究竟是诗人写得差,还是您的大脑真的差,有时连省级作协的主席也日弄我,反而是拍人间烟火电视剧的导演有点认同:这几句不错,加到台词里。30多年前,阅读海子的《亚洲铜》“祖父死在这里,父亲死在这里,我也会死在这里/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而泪流满面,谁在北京什刹海简陋的酒吧里祭奠海子而痛不欲生!英国有一半的人购买诗集,经济一般化的俄罗斯人的存书量是中国人均存书量的80多倍……如果诗歌是任人宰割的阳具,那么你阅读的文字就是这阳具的毛毛!在这个人人朋友圈刷存在感的季节,诗人就此“隐形”,是文字的悲哀还是时代的悲哀!答案当然是不言而喻的!选择实力诗人刘合军四首诗,我首先想到了诗人群体之外的你,这四首诗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诗人将诗的在地性隐忍在整体的痛感里,杜甫一样的情怀在幽暗、冷酷的语言环境中缓缓掘进,贯穿始终。《人间再无出口》可以作为这组诗的小序:“天空种下黑夜,在草根种下箭/种下回不去的断桥”,这种方式与特点的进入,容易将诗写者引入断崖,诗歌的把控将变得非常艰难,碎片与整体的捏合、闭阖与翻拂的开张勘验着诗人对诗歌压强的引导和疏解。我曾经在睇人诗作的评述中写过七里庄人漂泊于城乡之间的酸涩:自然联想到那些离开村庄而外出的打工者,他们像寒风中的一根根枯草,无助又无奈。年过完了,又要出去寻找工作,打工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却又没有工作。他乡存不下乡愁,有乡愁的故乡又养不活自己,一生漂泊,一生无穷无尽充满对家人的内疚与牵挂!刘合军的组诗无疑也有这些漂泊者更深的影子:“六十八年前,那些按比例消失的人/又回来了,他们在阴间积累了大量财富/再次圈人间的地”,这惊雷一样的诗句意味着什么?那些该死的人,那些暴富的人,那些让我们买不起房子的人,那些瓜分我们劳动者血汗的人,回来了,都回来了!“腐烂的泥土生出百味,什么时候神学会了谦卑,放任黑夜中一切事物/不再执掌法器/布下泥潭,布下无尽悲悯/留下,尘埃的我与众生/苍穹闭目养神,只待收割”,连“神”和“苍穹”都害怕这些肆无忌惮的“收割者”。一首诗的形成不在于跨过多少界域与节点,只需将屈原骨子里的血变为汉字中那些没有变节的文字。诗的基因存在于每个具有民族良心的诗人笔下,在“雨水被劫持”的时间裂口,“用厚厚的围巾裹住眼睛,带上钢制的口罩/留下一对衰竭的耳朵”,至此,诗人驱策灵魂的一万匹马,该去投江了!


    ●◆●◆●


    (注:收录在《东方作家》公众号chinadfzj并被主编点评的诗歌作品,择优收入《中国100家实力诗人作品赏析》一书,本书作为中国作协文学理论重点诗歌工程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发行。欢迎投稿,拿出您最好的力作吧!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