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李瓶儿(之二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李瓶儿(之二
    • 作者:段家军 更新时间:2018-09-07 08:47:2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8


                            一

    偷情比嫖娼刺激多了。

    一夜偷欢,西门庆爽翻了,李瓶儿更是心满意足,真真如久涸的白牡丹喜逢甘霖。心满意足的她在西门庆起身回家前送了他两根金簪,并亲手给西门庆带在头上。她叮嘱西门庆:千万别让我老公看到了。

    西门庆大喜过望,这回一分钱没花,既赚了人,又赚了钱。虽然他有的是钱,也不缺这两根金簪,但这金簪意义不同寻常。他手拍着李瓶儿的白腚,嘴巴在李瓶儿的奶子上乱拱着。心说,多少年了,睡女人竟向外掏钱了,今儿老天开眼,可算见着回头钱了。

    有人又会说了,西门庆偷情是不是有啥妙招。其实西门庆的招法很简单,就是俘获自愿的女人。读懂她们的暗示,或诱导她们做出暗示。只要人家愿意了,他甚至可以设计让人家自己送货上门。        

    在《金瓶梅》中,和西门庆有关系的数十个女子都是自愿的,他从来没强迫过谁。而另有两个被惊为天人的美女,西门庆却始终上不了,到他死也没成过,为啥?因为人家不愿意。不愿意,招法就失灵了。

    可见,并不是西门庆真的有多么厉害,一个巴掌拍不响嘛。

    西门庆和李瓶儿缠绵够后就翻墙回了家,那李瓶儿则暗下决心一定要和西门庆走到一起,无论如何现实的生活要改变。她四肢慵懒,大劈着腿睡了结婚几年来第一个舒心觉儿。

    偷情如同吸毒,是会上瘾的。当然,女人一有外心,自家男人想管怕也管不住了。从这之后,只要男人花子虚不在家,她就叫丫鬟拿梯子爬上墙头,或学猫叫,或以咳嗽为号,或是扔一块瓦片。

    这边,西门庆就掇过一张桌凳来踏着,暗暗翻过墙去厮会。第二天早上,再照前越墙而过,回到家中。两个约定暗号,隔墙酬和,窃玉偷香,根本不从大门里行走,神不知,鬼不觉的,街房邻舍又怎会晓得?

    即使花子虚在家,李瓶儿也会想方设法的把他支使出去。《金瓶梅》第十三回,九九重阳节,花子虚在家中请客赏菊,李瓶儿为了与西门庆幽会,竟然赶花子虚到妓院喝酒:“你既要与这伙人吃,趁早与我院里吃去,休要在家里聒噪我。半夜三更,熬油费火,我那里耐烦!

    花子虚死后不久,西门庆也曾问过李瓶儿:当初花子虚在时,也和他干此事不干?一句话点到了李瓶儿死穴,她是杏眼圆翻,快别提那个无用的货,提起他来,奴家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妇人道:他逐日睡生梦死,奴那里耐烦和他干这营生!他每日只在外边胡撞,就来家,奴等闲也不和他沾身。况且,老公公在时,和他另在一间房睡着,我还把他骂的狗血喷了头。好不好对老公公说了,要打倘棍儿。奴与他这般顽耍,可不砢硶杀奴罢了!

    看来,夫妻间的男女性事是何等的重要哟。

    西门庆太能干了,他的床技令李瓶儿如疯如魔,她从生下来第一次享受到爱的滋润,心中无比感慨。李瓶儿越发的离不开西门庆了。她再也不想这样偷偷摸摸了,她要做西门庆的明媒女人。西门庆何尝不想这样,可中间有个花子虚,尽管花子虚和李瓶儿早就没了夫妻之事,但李瓶儿毕竟是人家明媒正娶的。

    这件事,让李瓶儿和西门庆伤透了脑筋。

                                二

    西门庆被李瓶儿迷住无非有三个因由。

    其一,李瓶儿的容貌:李瓶儿是《金瓶梅》中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其姿色堪与潘金莲抗衡,所以才深得西门庆的宠爱。这位大美人长得啥样呢?西门庆眼中的她“生得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面儿,细弯弯两道眉儿”。五短身材在这里是娇小玲珑的另一种说法,并不像后来那样用来讽刺人长得腿短脖子粗的。而在《金瓶梅》这部书中,五短身材的女人不止李瓶儿一个,光是在西门庆的六房妻妾中,就有三个是五短身材的。除了李瓶儿,还有吴月娘、孙雪娥,书中说孙“生的五短身材,有姿色”。可见五短身材不单不会减分,反而有加分的可能性。李瓶儿在西门庆眼里,是别有一番可爱可怜之处的,足以压倒金瓶群芳。其二,李瓶儿其官宦女子散发的新鲜味和富贵气:西门庆再有钱,充其量就是个清河县的土财主,那怎能和京城里的达官显贵相比。所以,他就像个老赶,京城里贵官达宦如何穿衣戴帽、吃饭待客、做房中功夫?都令他好奇。自从他第一次见了李瓶儿,从李瓶儿的时髦衣饰,到花家酒席上的银高脚葵花酒杯,都叫他艳羡不已。西门庆是个土鳖,只要哪个女人跟他玩过的女人稍不同,都引起他盎然兴趣。李瓶儿这从京城来、官宦时尚女人,能叫土财主西门庆尝到时鲜。更有甚者,李瓶儿的进口性爱工具缅铃和皇宫传出的春宫图,令西门庆大开眼界。其三,李瓶儿是清河县第一大富婆儿:六十锭元宝共三千两白银,两口描金箱柜里全是珍宝古玩,还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

    李瓶儿的名字是很有深意的,她出生时恰好有人送了对鱼瓶,于是她小名叫瓶姐可以盛东西。李瓶儿遇西门庆之前,一直在贮存财宝:梁中书家的;花子虚家的。她有现银三千两----约相当于现金六十万----还有更值钱的金器珠宝。当她的财富积攒得满满当当时,她遇到西门庆。瓶儿遇(罄),消耗得干干净净。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就在李瓶儿和西门庆各打小算盘时,老天给他们帮了个大忙:花子虚贪了官司。

                                    三

    金瓶梅》里,有两个冤大头,武大郎是第一个冤大头。不仅老婆潘金莲红杏出墙,最后还搭上了老命。另一个冤大头则是花子虚了。

    说起来,花子虚的家境还是不错的。他的大伯是近侍太监,比较得皇上信任,后升广南(云南)镇守,那是皇上在外的耳目,在地方上算是权重一时的。他去云南就带了花子虚去。那时候花子虚已经娶了李瓶儿,他俩的婚事还是他大伯做的媒。遗憾的是花太监身体不太好,到云南才半年就得了病,皇上体恤他,让他回清河县养病。他回清河县买了房子住下,没多久就死了。

    尽管《金瓶梅》中没有明确标示,但凭推测,花太监是把花子虚当过继的儿子来看的,至少在心里是这样想的。正因为这样,花太监才会把四箱细软私下交由侄媳妇李瓶儿保管。

    西门庆有应伯爵、谢希大、祝日念、常时节、孙寡嘴、白来抢等十个会中朋友,每天轮流做东请酒,找小姐作陪,花天酒地,好不快活,本来没有花子虚啥事。后来那十个人中有个叫卜志道的突然死了,十人中缺了一个。因为花子虚有几个钱,遂被介绍引入了西门庆的朋友圈,顶替了那个叫卜志道的。

    在这帮老友记里,因为西门庆的生药铺生意好,出手阔绰,其他几个都簇拥在他周围,推举他当了大哥。花子虚迷恋青楼,包养妓女,常常在外喝得大醉,甚至眠花卧柳夜不归宿,李瓶儿深为痛恨。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成为花子虚短暂人生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那就是花子虚吃了官司,被捉去东京。把花子虚告上法庭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几个叔伯兄弟。因为花太监死前都是和花子虚住在一起,估计是死得仓促,死前不及留下财产分配遗嘱,死后留下的房屋田地及金银财宝全被花子虚占用,其他几个叔伯兄弟大为不满,联手向有司递上了诉讼状。《金瓶梅》第十四回:西门庆见妇人下礼,连忙道:“嫂子请起来,不妨,我还不知为了甚勾当。”妇人道:“正是一言难尽。俺过世老公公有四个侄儿,大侄儿唤做花子由,第三个唤花子光,第四个叫花子华,俺这个名花子虚,都是老公公嫡亲的。虽然老公公挣下这一分钱财,见我这个儿不成器,从广南回来,把东西只交付与我手里收着。着紧还打倘棍儿,那三个越发打的不敢上前。去年老公公死了,这花大、花三、花四,也分了些床帐家伙去了,只现一分银子儿没曾分得。我常说,多少与他些也罢了,他通不理一理儿。今日手暗不通风,却教人弄下来了。”
    尽管此时李瓶儿和西门庆已经勾搭在一起,但花子虚毕竟是自己的丈夫,李瓶儿心生恻隐,请来西门庆,希望他能找关系疏通一下,不要让他在牢中挨打。也许是担心花子虚的几个堂兄弟抢夺财产,李瓶儿将家中的三千两银子(用于打点)和数箱细软全部交由西门庆托管:妇人便往房中开箱子,搬出六十锭大元宝,共计三千两,教西门庆收去寻人情,上下使用。西门庆道:“只一半足矣,何消用得许多!”妇人道:“多的大官人收了去。奴床后还有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都是值钱珍宝之物,亦发大官人替我收去,放在大官人那里,奴用时来取。趁这时,奴不思个防身之计,信着他,往后过不出好日子来。眼见得三拳敌不得四手,到明日,没的把这些东西儿吃人暗算了去,坑闪得奴三不归!” 西门庆道:“只怕花二哥来家寻问怎了?”妇人道:“这都是老公公在时,梯己交与奴收着之物,他一字不知。大官人只顾收去。”
    银元宝是伪装成食盒抬进西门庆家的,箱子则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墙头搬过去的。奸情使他们相近,此时的西门庆已经成为李瓶儿的异性知己,可以托于重事。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西门庆确实帮了花子虚的忙,上下疏通,令他在狱中既没挨打,更没挨拶:西庆收下他许多细软金银宝物,邻舍街坊俱不知道。连夜打点驮装停当,求了他亲家陈宅一封书,差家人来保上东京。送上杨提督书礼,转求内阁蔡太师柬帖下与开封府杨府尹。这府尹名唤杨时,别号龟山,乃陕西弘农县人氏,由癸未进士升大理寺卿,今推开封府尹,极是清廉。况蔡太师是他旧时座主,杨戬又是当道时臣,如何不做分上!当日杨府尹升厅,监中提出花子虚来,一干人上厅跪下,审问他家财下落。此时花子虚已有西门庆捎书知会了,口口只说:“自从老公公死了,发送念经,都花费了。止有宅舍两所、庄田一处见在,其余床帐家火物件,俱被族人分散一空。”杨府尹道:“你们内官家财,无可稽考,得之易,失之易。既是花费无存,批仰清河县委官将花太监住宅二所、庄田一处,估价变卖,分给花子由等三人回缴。”花子由等又上前跪禀,还要监追子虚,要别项银两。被杨府尹大怒,都喝下来,说道:“你这厮少打!当初你那内相一死之时,你每不告做甚么来?如今事情已往,又来骚扰。”于是把花子虚一下儿也没打,批了一道公文,押发清河县前来估计庄宅,不在话下。

    花子虚回到清河县的家中,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他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房子和田地都被拍卖,折成银两分给了其他几个叔伯兄弟,老婆李瓶儿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一颗心全系挂到西门庆身上。

    花子虚惦记着家里还有三千两银子,问李瓶儿拿出来再寻一间房子买下度日。这时候的李瓶儿女舌如剑,再不是啥“好个温克性儿,把花子虚骂得狗血淋头。李瓶儿大发雌威。《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李瓶儿送奸赴会中这样写道:花子虚打了一场官司出来,没分的丝毫,把银两、房舍、庄田又没了,两箱内三千两大元宝又不见踪影,心中甚是焦躁。因问李瓶儿查算西门庆使用银两下落,今还剩多少,好凑着买房子。反吃妇人整骂了四五日,骂道:呸!魉魉混沌,你成日放着正事儿不理,在外边眠花卧柳,只当被人弄成圈套,拿在牢里,使将人来教我寻人情。奴是个女妇人家,大门边儿也没走,晓得甚么?认得何人?那里寻人情?浑身是铁打得多少钉儿?替你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甫能寻得人情。平昔不种下,急流之中谁人来管你?多亏了他隔壁西门庆,看日前相交之情,大冷天,刮得那黄风黑风,使了家下人往东京去,替你把事儿干得停停当当的。你今日了毕官司出来,两脚踏住平川地,得命思财,疮好忘痛,来家还问老婆找起后帐儿来了,还说有也没你过眼。有你写来的帖子见在!没你的手字儿,我擅自拿出你的银子寻人情,抵盗与人便难了!花子虚道:可知是我的帖子来说,实指望还剩下些,咱凑着买房子过日子,往后知数拳儿了。妇人道:呸!浊蠢才!我不好骂你的。你早仔细好来,头儿上不算计,底儿下却算计。千也说使多了,万也说使多了,你那三千两银子能到的那里?蔡太师、杨提督好小食肠儿!不是恁大情嘱的话,平白拿了你一场,当官蒿条儿也没曾打在你这王八身上,好好儿放出来,教你在家里恁说嘴!人家不属你管辖,你是他甚么着疼的亲?平白怎替你南上北下走跳,使钱救你?你来家也该摆席酒儿,请过人来,知谢人一知谢儿,还一扫帚扫得人光光的,到问人找起后帐儿来了!几句连搽带骂,骂的子虚闭口无言。

    这花子虚估计从来没见识过李瓶儿撒泼,甚至丝毫没怀疑过她和西门庆底下有私。他的要求简单得很,就是问问那六十锭大元宝三千两白银是不是能剩下一些,好买房子过日子。按西门庆的意思,他还愿意从中拿出几百两给花子虚,算是三千两银子经上下打点后还剩了一些,居然遭到李瓶儿的阻止。

    其实这时候,李瓶儿已经打好了主意,自己早晚是西门庆的人,对花子虚,她连先前的一点恻隐之心都丧失了。经过官司的打击,花子虚得了伤寒,李瓶儿竟然都不舍得花钱给他诊治,可见妇人变心后情分之薄。试想,如果花子虚不是因病而亡,他也活不长久。李瓶儿要跟西门庆,只有谋杀亲夫一条路,就像潘金莲之于武大郎

    由此:金瓶梅写尽因果,这话不假。潘金莲毒杀武大郎,后有武松杀嫂,与王婆儿一起曝尸街头无人收拾,弟弟算是给哥哥报了仇。李瓶儿与西门庆通奸,贪财寡义,也得到了报应。她后来生儿子夭折,自己又得重病,花子虚世间没人替他出头,死后阴魂不散,纠缠李瓶儿,也使后者死前受尽折磨。李瓶儿于《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死于崩漏之疾。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