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图书出版 >>  出版资讯 >> 子丁小说集《野言·家丑》出版
    子丁小说集《野言·家丑》出版
    • 作者:东方 更新时间:2010-05-28 04:40:21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506

     

        

    子丁,原名马广东,出生于大汶口,谋生于泰山脚下,启蒙于“文革”中,工作于改革后,从事过教师、公务员,现为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文联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业余创作,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作品40余万字,著有散文集《生命断想》。

    当代社会生活的生动画卷
    ——《野言·家丑》序
    吴开晋
          子丁是文坛新锐,发过不少作品,但我未系统阅读。富宽先生把他的《野言·家丑》中短篇小说集拿来,嘱我作序,才得以读了他这本代表作。如从叙事形态来划分,此书可分三大类:一是带有村语传言性质的“野言”部分,有些民间口头传说的色彩;二是“家丑”部分,是以第一人称形式讲述“我”的家庭中所谓的不合常情的“丑”事,其中有世俗眼光下的不合常情的“丑”,其实并非真丑,当然,也有违犯法律和人伦道德的真丑;第三类则是对现实生活中各类人物命运的描绘,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并折射出浓重的时代气息。读第一部分作品,你可以以一种观赏的态度去体味作者笔下的风土人情;而读第二部分作品,则被人物的命运所牵引,进入到作者设置的悬念之中;读第三部分作品,又会被一组组善与恶的搏斗场景所吸引,使读者的灵魂也受到冲击。
          作者是一位有才华的青年作者,他对当代社会生活的生动描绘,可说是一幅幅斑驳陆离的精彩画卷,是对当代文坛的一个贡献。我认为,这部小说集最突出的特色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现实社会生活的深刻揭示,闪烁着现实主义的光芒。其中所描写的善与恶、真与邪的激烈冲突,既展示了一些普通人美好善良的人性,又剖示了某些大大小小的当权者、社会渣滓等一些丑类卑劣的兽性(人性中的丑陋部分)。“野言”中的四个短篇,尽管带有一些传奇色彩,甚或是一些“迷信”传说,但农村中许多普通劳动者在患难中乐于助人的“天性”还是可以看出。“家丑”中的《悠悠父魂》,主人公虽然穷困,但也勇敢地放弃了一笔本属于他们的台商百万赠款,而把它捐给了地方的公益事业;《眷眷血魂》中的老母亲,在挨饥受冻的日子收养孤儿,虽非亲生,却视为己出,又把爱和心血乃至生命倾注到孩子们身上,最后使他们结为连理;还有《凄凄游魂》中的哥哥,在战斗中为保护敌方女兵遭到自己人的伤害,而他却毫无怨言。最为精彩的当属《王八传奇》中的男主人公了,由于“血统论”的影响,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一家十余口先后亡故,自己在歧视和侮辱下生活长大,而罗老师、老贫协主任陆伍却仍然给他温暖和关怀,使他能生存下去,这些都使读者怦然心动。
           而最令人切齿、扼腕的则是小说中那些丑类,他们不学无术、也无什么大的才能,但凭着奸诈的心机和阿谀奉迎的本领,加上极左路线给他们提供的土壤,他们个个成为当地或单位的权力核心,残害群众、聚敛财富、明夺暗抢无所不为。像《鬼治》中贪腐的村干部,虽未受到法律追究,但在传说的“鬼治”中夭折了。《哀哀孤魂》中的大贪官、交通厅长景向前,在批准的交通项目中大捞好处,独占别墅,包养众多情妇,逼奸女大学生,而自己暴病而死,爪牙们却杀人灭口,并给他大修墓地。后来这墓地竟成了当地的旅游景点,为政府带来新的财政收入,真是带有“黑色幽默”的绝妙讽刺。《雪恨》中的县革委会副主任潘麻子更是让人痛恨。而最为使人悲愤难平的当属《王八传奇》中爬上县镇村权位的几个坏种腊月、“大肚皮”派出所长、“九指”等人了。腊月本是老贫协主任的儿子,但吃喝玩乐不干正事儿,不但一次次迫害王八,甚至逼得老爹上了吊。在四娃等人的不断告状中,“大肚皮”受了惩处,但腊月却花言巧语骗过审讯员,调到别处当官。“九指”由于射杀了王八的二女儿,又使王八的儿子、媳妇身亡,被群众活活打死,但一笔笔血债如何还得清。同样,在《倒流河》中混入教师队伍胡作非为、奸污女教师的胡二黑子虽然被气愤不过的苏学宝杀死,可苏也自杀了,好人又为坏人做了殉葬品。作者对这些反面人物描写时,并未漫画化,而是揭露了他们的丑恶本质和人性中肮脏之处。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提示,使我们感受到:广大农村和乡镇并非是歌舞升平、莺歌燕舞,这里有血、有泪、有不平、有冤屈,那些执掌官印的正直的公务员们,应该从中得到有力的警示。我想,这可以说是这部作品最大的贡献。
           二是对城乡各色人物的真实描绘,丰富了当代文学的人物画廊。老舍先生在《人物、语言及其他》一文中谈短篇小说创作时曾指出:“写短篇小说时,就像画画一样,要色彩鲜明,要刻画出人物形象。所谓刻画,并非指花红柳绿地作冗长的描写,而是说,要三言两语勾画出人物的性格,树立起鲜明的人物形象来。”(见《出口成章》,作家出版社1964年版)中国传统小说与西方小说写人物的不同也在于这一点。子丁在创造各种人物形象时也继承了这一优秀传统。作品中没有那种冗长、静止的人物刻画,而是通过简短的介绍或他人的议论使人物形象凸显出来。如《二锅头》中人称“半锅肉”的泼辣、风骚但不失善良本性的农村妇女,她和别人疯、和别人浪,但却不允许相好的库赌博,她也能帮助家无女人的罗锅父子做些家务。她鲜明的个性就是在作者的简单叙述和他人的对话中表现出来的。《雪恨》中的佟智、辛颖、冯雷等年轻知识分子形象,则是通过“文革”中各自不同的命运展示出来。冯雷一家因县革委会副主任潘麻子的陷害死的死、逃的逃,而冯雷则被逼成精神病,一心帮他的“调皮鬼”,后来因为到处找潘麻子为社会讨公道也成了精神病。二人的结局虽一样,但性格却又迥然不同。《直路弯弯》中乡村中学的校长教师们,作者对他们着墨并不同,但也有各自的性格,他们面对低薄的待遇、恶劣的生活环境和简陋的设备,仍把自己的心血都倾注到农村教育事业上,令人感怀。我认为最成功、最典型的人物形象当属《王八传奇》中排行第八的王志鲲(王八)了。他因爷爷当过王耀武的兵,建国后父兄辈一直被打入另册,在历次运动中都是挨整的对象,人们戏弄他、污辱他,他都逆来顺受,当然也有像罗老师、老贫协主任那样的好人保护他,他也违心地检举过罗老师“私藏黑书”,在那样恶劣的人文环境中他小小年纪也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直到新时期到来,他的才能才得以施展,成为种果树专家,可是又在贪官污吏的迫害下家破人亡,好端端的家只剩下他和妻子与其前夫生下的大妮。从结局看,他们似乎生活在了一起,但也铺写了最悲凉的一页家史。他的苦难经历、他的畸形性格,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不同于他人的小说创作的“这一个”,是作者对当代文学的一个宝贵贡献。
           三是在艺术手法上多方面地探索。作者不满足于时下流行的小说创作模式,他运用构思之功,在艺术手法上进行不同的实验,成效颇著。如“野言”中的四个短篇,风格一致,基本上运用了传统小说的白描手法。如《二锅头》中描写“半锅肉”的语言非常生动:“半锅肉是个爱热闹的人,整日嘻嘻哈哈、咋咋呼呼、没大没小的,大伯哥小叔子叔公公大侄子的界限对她来说非常地模糊,她敢拧大伯哥的耳朵,也敢拽叔公公的胡子。”她的个性跃然纸上。此外对《周四书》中那位农村饱学之士周训修的描写也同样生动。他替人算生辰八字虽说带有夸张传奇色彩,但周的含而不露、胸有成竹、稳如泰山的性格也是鲜明的。对此,作者不尚繁琐描绘,而是在人物行动中展示其性格,可以看出作者在向古典小说学习方面所下的功夫。而对“家丑”系列采用的手法,则是叙事抒情并重,往往通过第一人称的自叙写其心理活动和变化,把读者的心弦抓住。如《眷眷血魂》中的“我”,当知道所爱的小妹穗不是亲妹妹时,作者写道:“眼前的她,就是那个无拘无束、总扮演让人保护的角色、总让人放心不下的妹妹么?多么可怕的直率和成熟啊。可是又无法否认,我很幸福,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幸福;我感到慰藉,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感到慰藉。”这种用抒情笔法写出的心理自白,是很感人的。至于以《王八传奇》及《倒流河》为代表的对现实生活正面揭示的篇章,表面看来是冷静、客观地描写,但作者火热的激情是隐藏其中的,爱与憎、美与丑都在情节的进展中渗透出来。如《王八传奇》中写造反派揪斗王八家人、罗老师的同时,也把他抓去陪斗;他被逼交代了罗老师叫他藏“黑书”后内心的痛苦;后来经营好好的果园,却被腊月一伙当权者生生没收,房子也被占有;他二女儿(亲生)二妮被“九指”用猎枪打死,小儿子掉进水沟淹死,妻子又撞死,他由悲痛进入麻木,等等,作者似是在平静地讲述事件发生的经过,但作者内心不平的波澜却在内里涌动,对善良人不幸的同情与爱,对那些丑恶之人的恶行的愤懑与憎恨,都可以让读者感受到。再如《倒流河》中写胡二黑子精心设计陷害金灵芝和郭琳的诡计,并闯入金灵芝宿舍强暴了她;还有《代价》中写下岗女工贺云清为保住一个临时清洁员的位置忍辱负重,为按时接放学的儿子向围堵政府机关的群众跪地哀求放行,雨天为接孩子被大货车轧断了腿……作者仍不事声张地平静地叙述,然而其内心澎湃的激情同样感染着读者,这些叙述标志着作者的艺术功力日臻成熟。
          除上述用三种类型的艺术手法写出的作品之外,末篇的《发之祸》似是另类,又具有独特的艺术韵味儿。作品叙述公务员钟成二十余年来一直过着平庸的机关生活,但却因为脑后突然长出一绺红发遭到世俗者的歧视,并被领导警告。然而,又在染发店被一群先锋少男少女所崇拜,把他当成酷哥、帅男,最终被新潮女孩梦橙所俘获,坠入情网,最后终于双双逃离该市。其中不但有黑色幽默成分,也有点超现实的魔幻韵味,当然还不能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因为发生在主人公身上的事,现实生活也多少存在,只不过作者把它们放大和升华了。但是,就其艺术手法来看,却是作者进行的一种新的探索,值得肯定。总之,子丁已是一位有了自己创作个性的小说家,他所走过的创作道路是扎实的,也是会给许多青年作者提供启示的。
          小说中也有一些不足,读后也有不解渴之感。那就是作者在对社会生活进行艺术描绘、在揭示某些人物性格冲突和社会矛盾时,尚未更深入地开掘深层的社会原因和文化背景,这就容易让人只随着人物和故事的进展停留在社会生活的表层,也就难以产生更大的撼动人心的悲剧力量。同样,对善与恶、美与丑的人性的揭示,亦可深入剖析,也即是说,应挖掘出形成这不同人性的更深层的原因,如能做到这一点,就会成为不朽之作。此外,还可增添一些更浓的文化色彩,加大作品的文化底蕴。我想随着年龄与创作经历的增长,加上作者不懈的努力,是会做到这一点的,预祝他今后在创作上更上一层楼,写出无愧于我们时代的更多的优秀作品。是为序。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