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王亦标:酱园、祠堂、垚阜院和一瓣瓣梨花飘在胸前 ——故乡十六章之六
    王亦标:酱园、祠堂、垚阜院和一瓣瓣梨花飘在胸前 ——故乡十六章之六
    • 作者:王亦标 更新时间:2018-10-12 09:29:1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65


    “南义合”,“北仁和”,那批百年老字号都哪里去啦?

    只有“信合园”酱品还在苦苦地支撑。

    要知道,大庄的豆瓣酱曾盛极一时!

    从乡村作坊走入知府公案,从百姓餐桌走进道光皇帝的御膳房,从国内市场走向国外市场。

    这是否感召于两千多年前季子挂剑留徐的高风亮节?!是否得益于一百多年来酱园信奉的“仁”、“义”、“信”的商业内涵?!

    一缕令人心醉的浓香,一张过目不忘的名片。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豆瓣酱,这个传统佳肴,渐渐淡出了时尚,但泗县人仍把它当做土特产馈赠亲朋好友,远道而来的客人临走时也喜欢带两瓶“绿瓷罐”回去。

    怎样缭绕百年老酱的浓香,怎样擦亮代表形象的名片,大庄民风淳朴,民性敦厚。

    天生豆质,就地取材。

    传统工艺,传统做法:选;泡;煮;酵,道道工序都十分地用心、精心和匠心。

    晒酱的时候,还需用秫秸或苇子编成的大草帽罩在酱缸上,透风又防雨。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多月过去了。天帮忙人努力,色红味浓的豆瓣酱就此诞生了。

    闻一闻,酱香扑鼻。尝一尝,新鲜入脾。

    有滋有味有生活。晒酱,融入了晒酱人的日子、脉搏、骨髓和灵魂。

    像对待宗教。

    那一粒粒酱黄色的豆瓣啊!



    朱家祠堂,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

    四百年来,带有皇家血统的朱家祠堂,见证了大庄这片热土的荣辱和朱氏家族的兴衰,默默地承受着时代风尘的变迁和历史风云的变幻。

    祠堂通体青灰。青灰色的古老,让人有些茫然,茫然得可望而不可到。

    青灰色已经沉到青砖小瓦的肌理中去了,散发出历经岁月、上了年纪的沉稳气度。

    这可是当年祖先灵位排放的地方?这可是当年家族议事的地方?这可是当年宗法彰显的地方?

    走进祠内,莫名庄严。走进祠内,倍感威严。走进祠内,有种尊严。

    我肃然凝眸。试图从留存的族谱里觅寻这一朱姓辉煌显赫的痕迹。

    然而光环早已不再,失去了当年的气场。杂草丛生,断壁残垣。

    望着日益破败的祠堂,看祠的老人,神情凝重,脚步拖沓。

    支柱倾塌,灵魂何以安放?

    (有趣的是,旁边的土地庙里,一个土地老爷,却有三个土地奶奶。)

    一声叹息,一阵心疼。一声叹息,一阵心痛。

    阳光从跌落的瓦砾上滑过。月光从剥落的泥坯上滑过。目光从沦落的废墟上滑过。青灰色的朱家祠堂,谁能够让你的香火兴旺如昨?

    房顶上的香椿枝繁叶茂。



    一片废墟被一大片杂草包围着。残砖烂瓦凸显着垚阜院万劫不复的惨烈。

    一番番祝告,一把把烈火,还俗的行真师父把最后的佛爷送上了西天。

    一场中日之战,终于击碎了僧俗两界所谓的无事相安。寺院的晨钟暮鼓,也被定格在民国二十九年。

    老和尚涕泪横流,长跪在老佛爷面前,竭力争取千年寺院最后的尊严。

    (一千年,在时间的长河里,也只是那么一眨眼。太短,太短。)

    三间宽、三间长的无梁殿,到底有多少扇门,只活在小庙人的嘴边。

    日子还很年轻,我已白发苍然。

    不见了四月八庙会,也就不见了垚阜院昔日的鼎盛与光彩。

    俯瞰碣石,有大清遗篇。述说着或是见证了垚阜院最后三百年的兴衰。

    有谁见过神像流泪那令人动容的一幕?天将明未明,朝霞还没露出脸来,大雾就已乘虚而入。世事飘忽,耳朵破窗而出。

    我侧耳倾听。那可是来自垚阜院的呼唤?

    刘伯温曾匆匆来此点化。可是他把风水点没了,把传奇点没了,把垚阜的龙脉点没了。东风不与寺院便。

    漂来的大钟又将漂往何方,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准确的答案。

    一日,土地公公和土地奶奶的连体石刻也不见了,神秘失联。这就注定了垚阜院要褪去千年修来的肃穆和庄严。

    注定的劫难,注定的机缘,能否面对和坦然?

    总被传说,总被挂念。历尽劫波,总想重建。这岂止是老百姓的心愿?更是期待!

    这是一座建在高地上的寺院。

    这是一座坐落在乡间的寺院。

    这是一座闻名古今中外的寺院。

    春风里,垚阜院的废墟上,野花一簇簇,一团团,挤挤挨挨。谁也不能漠然,漠然废墟上的静!

    就像谁也不能漠然在此出土的汉代画像石:灵动,厚重,令人肃然起敬。

    (梦回大汉,给我留了三分薄面。)

    触摸这些汉代画像石,就像触摸到先人的脉搏和生活,栩栩如生。



    春天来了,你我邂逅在小宋庄千亩梨园。

    遍地梨花。遍地梨花。吹弹即破的花荡漾开来。

    梨花,清香袭人,似你;梨花,慧外秀中,如你。你是花中仙子,一袭素洁的裙裾。

    微风过处,花瓣与花瓣触脸,白得耀眼;叶子与叶子鼓掌,翠得欲滴。

    有瓣瓣梨花飘落。我仰起脸,承接着似雪非雪的关怀。

    春风吹开了心扉。我把一瓣瓣梨花捡起来,用情感之线串联,挂在你的胸前。

    你说,这是独一无二的项链。清丽,雅淡。

    我说,春暖花开,心中涌海。

    布谷声声,春深无边。云飘水流,世外桃源。

    梨园左右,是农家的菜园,种些辣椒黄瓜茄子韭菜。

    一只大公鸡带着一群小母鸡,在园子里,觅食,散步,谈恋爱,并不惧怕游人的指指点点。

    炊烟摇曳,那是笑颜绽开的农家乐。

    农家乐,乐农家。远处,麦苗碧绿连天。我听得见季节在嘎巴嘎巴地拔节。





  • 上一篇李衔夏诗十首
  • 下一篇王家新的诗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