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双百工程”小说类:红脸
    “双百工程”小说类:红脸
    • 作者:羊毛 更新时间:2018-11-06 08:36:2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363

           在乡政府点过名,郑浩决定去鲁庄村找鲁飞。郑浩是乡纪委书记,党委书记唐子厚的一句牢骚话提醒了他。“郑纪检,我好不容易栽培的一个王牌书记,就这样被你一个处分,外加一个通报给毁了。”乡里上上下下都喜欢喊郑浩叫“郑纪检”。郑浩平常很少与唐子厚发生言语冲撞,这次因为是在唐子厚的办公室,于是他忍不住顶了两句:“鲁飞要毁,也是毁在他自己手里。毁了一个鲁飞,是为了给赵飞钱飞提个醒。”

           鲁飞是鲁庄的村支部书记,因为收受本村村民“喷子”两条“红南京”,结果“喷子”的低保申请上面没通过,“喷子”怀疑鲁飞故意摆弄自己,就泄愤到乡纪委检举鲁飞。郑浩组织调查组调查了解到,鲁飞爱抽“红南京”,“喷子”当时要给他买两条好烟,鲁飞竟对他说:“买什么好烟,‘红南京’就行了。”按照唐子厚的意见,对鲁飞的问题,运用第一种形态,给他个提醒谈话算了。但“喷子”对鲁飞“盯得紧”,又提供鲁飞曾经在乡里的“老地方”饭店,接受过他一次吃请,此事经调查也属实。郑浩经请示上级审理部门,决定给予鲁飞党内警告处分。鲁飞对处分表面上乐于接受,工作却开始有意消极应付,私下里也说了不少怪话。鲁飞散布说,吃顿饭抽两条烟都要背处分,估计全乡的村干部没几个能剩下来。鲁飞的处分文和通报虽然已经下发,但如何做好后半篇文章,这件事像块石头一样压在郑浩的心上。

           郑浩将电瓶车在村部放好,看管村部的老李头将会议室打开,他一个人坐在会议室的长条椅上。等了一会不见鲁飞过来,郑浩决定还是亲自到鲁飞家里去。鲁飞的老婆芦花在外地打工刚回来,她之前认识郑浩,因为鲁飞背处分的事情,她对郑浩也很有成见。见郑浩上门,芦花冷笑道:“哪阵风又把郑大人吹上门?该不是要撤鲁飞的职!撤了职我正好把他带出去一起打工,不拿这一个月千把块钱的工资,我看人也不会饿死。”郑浩等芦花把心中的怪话倒干净,才微笑着说:“嫂子,看你说哪去了,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是想跟鲁书记聊一聊。”芦花怒气未息,道:“老鲁不在家,刚刚出去了。”郑浩擦耳细听,听到鲁飞在屋里一阵咳嗽声,就继续赔笑着说:“那我跟他打个电话,就在你家里等他。”鲁飞虽然待在屋里,但郑浩与芦花的对话他听得一句未落,只好主动出来和郑浩打个招呼。

           郑浩把事先想好的一番话,跟鲁飞刚说了一半,鲁飞就不耐烦道:“郑纪检,我是个粗人,我只知道自己吃了一顿饭,抽了两条烟,就被你给个处分。脸被你打了,现在你再和我说这细话没用,别再费口舌。”郑浩说:“鲁书记,其实我的话也不多,只是想跟你讲一讲,你可能还没有听到过的几句话。”鲁飞听郑浩这样一说,不禁竖起耳朵道:“那你也不要讨好我,我不喜欢人家这边打我一巴掌,那边又给我一块糖。”郑浩被鲁飞的神情逗笑了,摊开手说:“鲁飞同志,我今天喊你一声同志,我这手里哪有什么糖?只是仰慕你平日是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有几句话我不吐不快。”鲁飞着急道:“那你快说,我老婆估计也不会留你吃饭。”郑浩说:“鲁书记,我知道你对通报你成见很大,可张庄张书记、李村李书记他们私下里说,要衷心感谢你。”鲁飞不解,问道:“感谢我个汗毛?”郑浩说:“他们感谢你,虽然你背了个处分,但给他们提了个醒。”鲁飞听了这句话,低下头开始沉思。郑浩趁热打铁说:“鲁飞同志,你说你是个粗人,但我告诉你,你并不是莽张飞,工作起来有板有眼,你是鲁庄的书记鲁飞同志。”鲁飞没有吭声,郑浩更加动情地说:“鲁书记,你是喜欢别人喊你‘苍蝇’,还是喜欢别人叫你‘领头羊’?”鲁飞摆摆手,示意郑浩别再说下去,自己点燃一支烟,“吧嗒吧嗒”抽起来。郑浩了解鲁飞的性格,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奏效,就主动告辞。

           从鲁飞家出门,郑浩骑着电动车刚走出村头,电瓶车没电停下来。郑浩这才发现自己从早晨开始,心中满是鲁飞,竟忘记给车子充电。郑浩推着电瓶车走了几步,忽然手机响了。乡长老陶给郑浩打电话,说想来想去,镇区创建工作的通报,还是请他去读。郑浩道:“乡长,乡纪委‘三转’规定你忘记了?想让我挨批?”老陶笑着说:“郑纪检,是这样,我研究了一下,把检查结果改成问责通报,由你宣读力度大。”郑浩还想找话推辞,老陶道:“你别再推三阻四,快点啊,会议马上就要召开,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郑浩本来还想向老陶解释,自己电瓶车坏了,听老陶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就把电动车在路边锁好,拦了一辆过路带客的三轮车。

           郑浩在创建会议上宣读了问责通报。所谓问责,不过是老陶安排在检查结果后面加了几句,对落后单位的主要负责人进行通报批评。会议结束,郑浩和老陶开始参加乡“三套班子”联席会议。

           联席会议最后一项议程,乡党委书记唐子厚还是执意坚持,把清淤治污奖金分配方案上会研究。唐子厚道:“大家前段时间辛辛苦苦,我们‘三套班子’也是人嘛,也要养家糊口,办公室拿了个内部方案,准备给在座每人发两千元补助。至于财务上如何处理,请陶乡长会财政所想办法变通。”唐子厚让班子成员逐个表态。大家因为自身利益所系,何况又是唐书记提议,自然没有异议。轮到郑浩发言,郑浩道:“这个方案,之前唐书记征求我意见,我就明确表示这样行不通。违规发放津补贴,上级已经三令五申。”唐子厚红着脸,打断郑浩的话说:“郑纪检,这事我知道你不好表态,但你知道就行,只要求你不要向上级报告这事。将来有什么责任,由我担着。”郑浩还想继续把话说完,唐子厚道:“郑纪检,能干事的人被你处理了,给大家来点‘小刺激’也不容许,这以后,谁还来为我们做事情?你也要换位思考嘛!”

           郑浩见会议上对违规发放补贴的事没有堵截成功,散会后回到办公室,他本想再亲自到财政所一趟,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去,而是给所长老梁打了个电话。郑浩对老梁严肃说道:“老梁,发补贴是唐书记一时感情用事。但我交待你,这个补贴坚决不能发,表也不能造。反正你顶不住就拖,否则我会拿你是问。”在食堂就餐时,郑浩看到唐子厚,和他打了个招呼。唐子厚拉着脸没有讲话,只是轻描淡写地哼了声。

           不久,郑浩正在办公室思考如何处理唐子厚提议违规发补贴一事,忽然一个人敲门走进来。郑浩抬头一看,竟然是唐子厚。唐子厚平时一般不到下属办公室,郑浩很吃惊,慌忙站起身。只听唐子厚操着浑厚的嗓音道:“郑纪检,我是感谢你来了。”郑浩莫名其妙,唐子厚继续说:“县里召开党委书记会议,后岭镇党委书记老黄,因为变相违规给大家发福利,被巡查组发现,现在已经被立案处理。”郑浩认真地看着唐子厚,唐子厚的脸红红的,但他却上前一步,友好地握起郑浩的手。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